文|黃申    影音|黃柏崴

《博恩夜夜秀》甫推出就引發網友正反兩極的評論,有人說終於不用再看老牌政論節目了,也有人表示看得很尷尬、笑點不好懂。但無論如何,目前提到脫口秀節目,就必然會想到主持人曾博恩。

曾博恩

台灣脫口秀主持人,以「大奶微微」笑話開始火紅,目前擔任《博恩夜夜秀》主持人

頂英法雙碩士光環 放棄博士專攻笑話

或許觀眾很難想到,以脫口秀主持人出道的曾博恩居然是一位擁有超高學歷的知識份子。除了擁有台大外文、心理雙學位之外,同時還擁有倫敦大學學院、巴黎第六大學的腦與心智科學研究所、整合生物研究所碩士學位。照常理來說,博恩應該就會繼續攻讀博士,朝向學術之路前進。然而在實驗室中奮鬥的幾年卻沒有讓他燃起對學術研究的熱情。於是他開始嘗試一些新工作,並且重拾了大學時就養起的興趣:上台脫口秀。

「我從來沒有刻意選擇去走脫口秀這條路,完全是誤打誤撞。原本是想先做一些好玩的工作,所以先進了臺灣吧跟DJ Hauer一起共事。下班就跑去卡米地或其他地方表演脫口秀。一開始只是副業而已。」

但當副業越來越吃重後,博恩發現自己已經把大部分的精神投入在脫口秀上,因此他當機立斷,決定將副業轉正,中途沒有絲毫懸念。他辭退了臺灣吧的工作,並且跟Hauer一起於2018年創立了薩泰爾娛樂公司,首作正是以深夜脫口秀形式呈現的《博恩夜夜秀》。

台美觀眾各有偏好口味 博恩以憲哥為師

深受美國已故脫口秀演員喬治‧卡林(George Carlin)啟發的博恩,總是試圖將認真的美式幽默帶入自己的節目之中,不過他也知道不能只是將美式笑話搬來直接應用。他認為,台灣觀眾的口味和日本觀眾很類似,非常喜歡模仿或漫才式的吐槽。

博恩也曾跟阿滴英文的阿滴討論過「何謂美式幽默?」(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博恩也曾跟阿滴英文的阿滴討論過「何謂美式幽默?」(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英、美觀眾很習慣自己去找笑點,例如我講神風特攻隊有一回大採購安全帽,他們聽了就會開始笑。不過在台灣,我還需要再加上一句吐槽:『你都要去自殺了!還買甚麼安全帽!』觀眾才會抓到笑點。寫笑話的時候常常需要考慮文化和語言差異這兩點。」

博恩也坦承,自己並不是臨場發揮型的主持人,節目與表演大部分橋段都是有腳本並且事先預備好。也因此,他非常欣賞能隨口搞笑的本土綜藝天王吳宗憲,特別是他能夠在節目中持續丟出一條又一條的笑話,而且都是現編現說,題材都緊扣來賓。

「我們全公司的人都曾研究過吳宗憲,發現他在來賓講話時,一定會露出喜劇演員思考笑話的表情。他總是一邊認真聽來賓的話,另一邊想著等等要講笑話搭配,這種臨場發揮的功力真的很令人折服。」

一階一階挑戰極限,希望長江有後浪

2018年對於博恩來說是一段不斷挑戰極限的一年,他笑稱曾覺得自己枯竭到可以當柴來燒了。

在表演場上的笑聲,是犧牲睡眠跟腦力換來的(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在表演場上的笑聲,是犧牲睡眠跟腦力換來的(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今年其實度過了三個難關,一到三月我幫李四端寫《博恩話世界》,每周出三到五分鐘,我那時就想,怎麼可能每一週都想出腳本。然後四到六月在公視拍《博恩在脫口秀前一天爆炸》,每周出八到十分鐘,我又更崩潰了。現在是博恩夜夜秀,每周要出六十分鐘。每一次都是我覺得快陣亡了,寫不出來了。還發誓合約結束後我就不要再搞這些,但又會接下一個更大的節目。」

每一次衝破極限雖然也代表著事業正在走上坡,但博恩也知道這並不是長久之計。他認為目前這個產業尚處於不健康的狀態,資源與目光都過度集中在部分大咖身上。新人可能連上台磨練的機會都沒有,而老人們則會工作量暴增、品質也難以兼顧,反而會讓大家對這個產業失去信心。

一台筆電就可以開始工作了,博恩希望後輩越來越多。(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一台筆電就可以開始工作了,博恩希望後輩越來越多。(圖片來源:引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我要捧很多新人,就好像房子,一兩根柱子撐著很危險,我想要臺灣可以有好多柱子,然後我就可以退居幕後了。我沒有想一直待在幕前,看看誰可以在三年內頂替我主持人的位子,比《博恩夜夜秀》更紅,之後就可以我從演員變老闆了。」

就如莎翁所說,人生就是一場戲劇。目前還在開場熱身的博恩會繼續為觀眾帶來諷刺與歡笑,直到能鞠躬謝幕、換下一場表演的時候。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