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
2018.12.06 09:00

【鏡大咖】諧不壓正 九孔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何姵嬅 

好久沒遇到九孔了,這幾年他合作的多是中國大陸的大腕,說起自己最近推出的,是與《後宮甄嬛傳》的皇上陳建斌合演新電影。提及皇上演技氣場強大,而九孔自己則始終當個盡職的螻蟻,托襯著強者更強。

不只訪問,就算只是閒談,九孔努力丟出笑哏,諧是種趣,若沒拋出諧趣讓你笑出來,九孔彷彿就失去安全感。諧沒能壓正,讓九孔扶正成為扛起票房的A咖,但同樣的,這種諧不壓正的特質,伴隨著逼出尖來的笑與痛,他的諧,精準成了億萬級電影旁那閃亮的點綴。

綠葉哲學家 九孔

1967年4月26日生。念空軍官校4年級時被退學。九孔後來至《連環泡》演蚊子等角色出道,之後在《全民最大黨》中常駐模仿,經典角色包括費翔、費玉清等人。2008年演出電影《瘋狂的賽車》犠牲丑角在中國大陸成名,陸續演出票房力作《西虹市首富》《猛蟲過江》《無名之輩》。由他與郭子乾、納豆等模仿班底演出的舞台劇《悶鍋出任務》將於2019年1月3日起演出4場。

年輕時當過飛官的九孔長得高,很想飛的他最後被退訓,於是他的神態往往是卑微求全的,存在感可以縮得很小。這樣的存在,令他有了奇妙的反差,有了邪惡的趣味。

 

嗜血的惡意 都被激發了

先別誤會了,不是他邪,是你邪了。或許真沒有人會為了看九孔去買票看一部電影,但看到他在電影中被折磨得很變態,心底那股嗜血的、想看別人慘下去的惡意,卻被激發湧了上來。即使惡意可能是一種文法模模糊糊的語言,但它意圖明確。是他的諧激出你的邪。

明年一月,在前輩郭子乾帶領下,九孔與納豆、唐從聖等人將演出舞台劇《悶鍋出任務》,每個人都會在當中重現、顛覆自己的經典角色。九孔當然會再現他把帥哥玩殘的那些好笑慘狀,反正就為台灣解解悶嘛。談及自己的角色,九孔說「我容易啦,一隻蚊子飛出來也不會很突兀。郭哥2、300個角色,是像的,我們是不像的,只是老天眷顧,我在不像當中還可以給大家快樂。」

被稱為巨星的毁滅者,但九孔自認已盡可能做到最好,「偉忠哥把最帥的角色都給我!」
被稱為巨星的毁滅者,但九孔自認已盡可能做到最好,「偉忠哥把最帥的角色都給我!」

「我跟費翔怎麼會像?這不是開玩笑嘛。但大家可以得到樂趣。郭哥說,有10個特徵,你抓一個,盡量玩就成立了。他們是10個特徵可以抓9個。」

他可以把臉瞬間排列組合成蚊子,乍看不像,可是神情的意思點到了。初出道時,九孔演的就是蚊子,也的確演得讓人想「啪」一聲打下去,滿足血腥的惡意。九孔說起悲慘,最後都能抖成笑話的包袱,或許他每個孔竅,都是為了要感受諸多痛苦的感覺,一轉又像蚊子嗡嗡,翻成笑點。

近年在大陸工作,他說起,「雙合約。我也雙合約,人家只給我2萬塊,我當然要說人家給我200萬。要不然沒面子。」

9年前,九孔在大陸演的第一部電影是寧浩導演的《瘋狂的賽車》,當時票房約新台幣4億4千萬。今年他參與的《西虹市首富》賣了新台幣100多億。

「拍《瘋狂的賽車》時,我兩邊跑飛來飛去,藝人愛面子總不能坐經濟艙,我坐商務艙,我的片酬扣掉來回跑2個月,剩下6千500元台幣。邰哥說『唷!電影明星,是不是請所有的團隊吃一桌!』我說『好啊!』吃一桌8千,扣掉6千500,我拍這電影倒貼1千500元。但那是開心啦。我們其實沒那麼好賺,好賺的是別人。」

九孔決定赴大陸發展的時間有點太晚,但他跟模仿節目有革命情感難放手。
九孔決定赴大陸發展的時間有點太晚,但他跟模仿節目有革命情感難放手。

 

小強很奇怪 吃了臭3天

或許九孔也勾起了寧浩渴望嗜血的那一面,於是九孔用血淚成就了《瘋狂的賽車》經典場景,活小強就往他嘴裡灌下去。「我們是還不錯的綠葉。主演的黃渤跟導演寧浩,他們一直在我面前講,打孔哥的話要怎麼打才精采,怎麼弄他,還問我說『孔哥怎麼揍你比較好,人家會接受覺得好笑?』從擀麵棍到海螺,最後不知道是誰說『我抓到一隻蟑螂餵孔哥吃!』真的是吃了,九孔悠悠說著,「但是蟑螂很奇怪,放在你臉上、吃了後,那蟑螂味要3天才能退去⋯」

或是演《西虹市首富》被鋼絲綁了10小時,綑到臉歪。「那是習慣那是正常,我們收人家錢了,當然要被綁成那樣⋯」習慣是養成的,一個高大的男人太習慣縮小了,他真的就被一個小小的空間給接納了,只習慣小小的空間,施展手腳都有著小心翼翼的細細舉止。

九孔(中)與郭子乾(左)扮周杰倫(右)與葉惠美,而周杰倫本人就坐在一旁,頗為趣味。(東方IC)
九孔(中)與郭子乾(左)扮周杰倫(右)與葉惠美,而周杰倫本人就坐在一旁,頗為趣味。(東方IC)

九孔演漢奸走狗、賣國賊、淫賊等小奸小惡之輩,但內心其實渴望往下掘的內心戲。「去演電影,我都準備深情的那一面,但通常他們會要你演放肆一點,找我們去演的就不要你正常。」曾演過第一男配角,外表強顏歡笑私下很有內心戲,戲演完就是上不了檔。

「但你貼著大咖的戲就一定會上,像沈騰、黃渤、皇上(陳建斌)⋯都是戲拍完不久就上了。」綠葉要向著日光舒展進行光合作用,演藝圈的綠葉哲學,自然也是向著更亮的光走。

《瘋狂的賽車》是九孔中國大陸成名作,同演的徐崢及黃渤後來都拿下了金馬影帝。(東方IC)
《瘋狂的賽車》是九孔中國大陸成名作,同演的徐崢及黃渤後來都拿下了金馬影帝。(東方IC)

九孔當然懂得求生。郭子乾帶他在《連環泡》入行時,教他進去一次要先拿兩個便當,「一個先嗑掉,一個藏起來,一次被罵得太慘,人昏掉忘記了,便當在葛姐(葛福鴻)的書桌臭掉。我當然不敢承認是我藏的⋯」

 

沒有不敢做 偷師補功力

小強都吃了,有沒有不敢做的事?九孔認分說「還真的沒有。因為我的天分不是太好的,我真的是沒有功力,我今天偷郭哥的、改天偷邰哥的,或偷偉忠哥的邏輯概念、你再笨,偷了20年你也會了。」管他是偷出來的還是練出來,現場即席模仿的功力已然深布於此,刻進那些他神經質的、緊張兮兮的時光。

「《悶鍋》初期很痛苦耶,我媽媽以為我瘋了,關到廁所自己演像神經病。在現場,我嚇都嚇死了,你不要看那些大哥沒怎麼樣,來就很好笑,私底下不知道準備多久。我被肯定的時候好開心啊!我扮費翔去唱知名殯葬業集團的尾牙,唱到老闆要拿靈骨塔送給我。我就唱『往生,每個人都會往生⋯』塔位早知道就拿了,現在很值錢。」

因為身邊都是大哥,九孔以前是緊張大師,要練了很多年之後,才終於懂了,自娛後方能娛人。
因為身邊都是大哥,九孔以前是緊張大師,要練了很多年之後,才終於懂了,自娛後方能娛人。

他當飛官被退訓的理由是「信心超過能力」,從此以後他就沒了信心。這麼多年的模仿秀練下來、大陸幾萬人場子上台前也發抖過了,「以前就真的在背詞,現在的表演,又有信心超過能力的感覺,讓你們看了開心,我被綁也開心,因為你自己不開心,人家看了就不會開心。」諧能不能壓正仍然未知,但若連自己都娛樂不了肯定無法普渡眾生。

51歲的九孔,承認跟女性相處時沒那麼好笑。羨慕兄弟白雲到處撩妹,對方依舊很愛他的女人緣,「白雲還否認跟人家交往,他憑什麼否認,像這種貨吃這麼好,嘴巴不會歪嗎?」還說「從從(唐從聖)也好厲害,小孩都生了⋯如果我要結婚就會辦,換一個賺錢的婚宴,我很羨慕阿姑,她敢做自己,有什麼不好,你看從從他都不敢⋯」

感情嘴砲專講別人,九孔最後才勉強吐實,其實自己感情很穩定⋯再一次訪問諧星,又再一次覺得諧星是特別的物種,帶著血的笑聲好熱,真心埋得特深。那我們就笑吧。

場邊側記

比起多年前見到的九孔,現在他的確有自信多了。他拋哏「物以類聚,以前都跟邰哥、郭哥在一起,不好說,現在都跟齊哥(任賢齊),比較不一樣。」他還會去任賢齊裡家裡拿衣服,「他穿1次,下次再穿會被比對,我們穿3次也沒人講。」本來不確定九孔是瞎扯還是說真的,不過當他要扣西裝卻扣不上時,我們便知道那是實情,有些悲慘,當然好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