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2.03 13:08

【巴黎暴動】環境和生計孰輕孰重?「黃背心示威」透露的警訊

文|劉瑞芬

連續三週的週末,由於不滿燃油稅提高以及生活水準下滑,巴黎的「黃背心」抗議在花都接連上演失序暴動,成了法國近十年來最嚴重的社會動盪。

這群示威者年齡介於30-40、分別隸屬極左與極右陣營的勞動階級,日前在巴黎幾個最富裕的街區縱火焚燒汽車、砸毀店面的玻璃,讓總統馬克宏甚至考慮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身穿黃背心的抗議人士則要求馬克宏下台。

馬克宏之所以決定調高燃油稅,是著眼於環境,為了對抗氣候變遷,但失控的暴力示威,深刻地突顯了這項挑戰之艱鉅。

環境和生計孰輕孰重?暴動給了個讓人憂心的答案。

剛自阿根廷20國集團(G20)高峰會議返國的馬克宏,面對的是一個滿目瘡痍的首都巴黎;多輛燒毀的汽車殘骸、富裕街區碎裂的窗玻璃,和知名地標凱旋門上胡亂的塗鴉,見證了人民的怒火。

導火線之一,是馬克宏打算自2019年元旦起實施的碳稅。在2022年前,馬克宏政府擬提高法國多數自用車駕駛支付的柴油價格,每公升增加26分錢。 推出碳稅,象徵了馬克宏對抗氣候變遷的決心;除了碳稅,馬克宏還同時推出其他誘因,鼓勵民眾購買電動車。

讓地球再次偉大

三年前,聯合國在巴黎舉行的氣候會議,協商出一紙劃時代的協定,這是破天荒第一次,全球150多國為了遏止氣候暖化達成一個涵蓋全世界的協議。

尤其在川普決定讓美國撤出協議後,馬克宏曾破釜沉舟地誓言,要「讓地球再度偉大」(make the planet great again),擺明了是衝著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而來。

馬克宏努力實踐諾言,但民眾卻不買單,至少在連續三個週末,穿著黃背心在巴黎抗議的民眾完全無法接受。(法國法律規定,為了安全理由,所有汽車駕駛都必須在前座置物箱內擺放一件螢光黃背心。)

法國總統馬克宏1日視察暴動過後的香榭麗舍大道。(東方IC)
法國總統馬克宏1日視察暴動過後的香榭麗舍大道。(東方IC)

馬克宏面對的難題,也是許多政治領袖無法逃避的:如何在不讓選民付出額外代價的情況下,實施長期而言對環境有利的政策?

馬克宏表示,他會和相關部會首長討論這場危機,法國總理則取消了前往波蘭參加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 24)的計畫。

事實上,馬克宏在總統大選競選期間,就把環境議題列為重要政見,但他就任後相關政策已打了不少折扣,使得他飽受愛戴的環境部長因無法接受牛步化的進展,已於8月間求去。

如今面對民意大反彈,馬克宏並未流露出妥協的跡象,不過上週,他在揭露一個法國中期能源計畫時,也不忘遞出橄欖枝,表示每一季會檢視燃油價格,但強調碳稅不會取消。

劃時代的巴黎協定

三年前,聯合國在巴黎舉行的氣候會議,協商出一紙劃時代的協定,這是破天荒第一次,全球150多國為了遏止氣候暖化達成一個涵蓋全世界的協議。

巴黎協定背負著環保人士的深切期許,但要真的發揮效力,前提是各國必須通力合作。協定預定自2020年起開始生效時,屆時每個國家都必須訂定自己的二氧化碳減量目標,之後每五年再選定一個減排的新目標。

馬克宏的目標是在2030年前,讓法國削減40%的碳排放,同時並提振乾淨能源的使用。目前法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正在升高,而法國境內75%的能源使用來自石化燃料。

他說,「當我們談到各國應對氣候變遷的挑戰時所做出的行動,只能說,大家做的實在太少。」

然而,民粹主義從歐洲、拉丁美洲到亞洲紛紛抬頭,更讓巴黎協定顯得搖搖欲墜,隨著今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 24)12月3日在波蘭展開,川普和其他民粹主義的領袖已成了氣候協議的最大威脅。

尼斯卡南研究中心(Niskanen Centre)主席傑瑞‧泰勒.(Jerry Taylor)表示,「應對氣候變遷,需要一個擁有全球觀點的反應,但如果你是國家主義者,這就不是你認為你來到這世上的目的。」

泰勒原本站在氣候變遷懷疑論陣營,然後在科學證據不容反駁之下,改變了觀點。「右派民粹主義的崛起讓氣候變遷懷疑論者聲量更大,因為它同時引入了反菁英主義、反全球化的元素。」

川普當選後,許多打著國家主議旗幟的領袖也一個個上台,巴西總統當選人Jair Bolsonaro不但放話有意追隨美國腳步撤出巴黎協定,甚至說他鬆綁亞馬遜雨林伐木的限制。

巴西前環境部長Izabella Teixeira說,「我很害怕,因為世上出現了新的轉移──從英國脫歐,然後是美國大選、澳洲。」

支持減排的澳洲前總理Malcolm Turnbull在8月被逼宮下台,德國支持和反對燃煤的陣營也將展開大對決,聲勢看漲的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同樣相信氣候變遷是個騙局。

更關心眼下生計

巴黎鬧區暴動過後,讓人怵目驚心。(東方IC)
巴黎鬧區暴動過後,讓人怵目驚心。(東方IC)

馬克宏說,他會試圖挽救巴黎氣候協定,三年前各國達成協議,目標是讓全球氣溫升溫幅度介於攝氏1.5-2度之間,這是一個不能跨越的臨界點,對於穩定大氣系統至關重要,否則異常氣候頻率會逐漸升高,釀成災難性的後果。

科學家指出,由於煤的消耗量越來越大,目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不減反增,即使各國承諾將削減溫室氣體的排放,但距離減排目標卻越來越遙遠。

科學家說,照目前的情況演變下去,在本世紀結束前,地球升溫幅度將達到攝氏3度,他們呼籲領導人必須展現更大的魄力和野心,但事實證明,一般民眾更憂心的,可能是眼下的生計。

法國的抗議在鄰近的比利時也誘發了類似的示威;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打算對拒絕對抗氣候變遷的省市課徵聯邦碳稅,也引起多場小規模抗議。

原本政府計畫過渡至較乾淨的可再生能源、號稱是環境和就業雙贏的政策,如今看來,卻因為短期內民眾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製造了大規模的社會騷動。

《紐約時報》報導,法國的黃背心示威者當中,許多人來自貧困的鄉間,領月薪的這些勞動階級,到了週五手頭已經沒有現金,週六的示威,於是成了一個洩憤的管道,讓他們對日漸擴大的貧富不均表達心聲。

馬克宏打算把計畫徵收的燃料稅金用來彌補法國赤字,而非如同加拿大把稅金返還納稅人,更讓他被示威者貼上「富人總統」的標籤。

幾乎毫無組織、全憑社交媒體串聯的這群人,從中南部鄉鎮自動自發來到塞納河旁集結,如今已成了一股不容忽視的勢力。

對這群人來說,他們擔心的是:薪水在20號左右用光後怎麼辦?當存款結餘是零,我和家人要怎麼過活?電費要怎麼繳?今天該省略哪一餐?

參考素材:紐約時報、金融時報 、 路透 、 The Globe and Mail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