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瑞芬    攝影|林俊耀    影音|李文顥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不容抹煞,但這個世界還是不乏懷疑論者,美國總統川普甚至說氣候暖化是個騙局。

令我們意外地,對這些雜音,漢森既不沮喪也不憤怒,依舊秉持冷靜理性的科學態度。「每當有新數據進來,你必須重新評估你的解讀詮釋,不受意識形態左右,但是否認氣候暖化的陣營則恰恰相反。」

採訪這天,懷疑/否定氣候暖化陣營正巧拿馬爾地夫的現況嘲弄氣候科學家。

氣候變遷的懷疑派譏諷地指出,30年前,部分環保官員警告,馬爾地夫30年後恐將完全被海水淹沒,島上20萬居民性命危殆。力挺石化能源的Power the Future執行總監Daniel Turner受訪時諷刺地說,「趕快打電話給諾亞啊,讓他建造另一艘方舟。」

我轉述這一段給漢森,沒想到他仍然不掀一絲波瀾,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我驚訝地問,聽到這種言論,他難道不生氣?

「科學的方法是必須審視所有數據,對自己的解讀也必須抱持高度懷疑。 每當有新數據進來,你必須重新評估你的解讀詮釋,不能受意識形態左右,但是否認氣候暖化的陣營則恰恰相反,他們只挑選他們要的數據,從來不會改變心意,他們不是科學家。他們或許有人擁有理科博士學位,但他們不是真的科學家,因為這不是科學方法。」

延遲效應

面對否認或懷疑全球暖化陣營的強辯,漢森始終不動氣,他說,必須用科學的方法驗證,不受意識形態左右。
面對否認或懷疑全球暖化陣營的強辯,漢森始終不動氣,他說,必須用科學的方法驗證,不受意識形態左右。

一講到氣候變遷這門科學,漢森冷靜的語調中明顯透著焦慮。「以海平面來說好了,它已經穩定了5000年,然而,隨著地球開始變暖,升溫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如今升溫速度之快更勝以往。 」

他說,科學數據不容反駁,也和科學家的預期相符。「當然,我們無法確知冰層(ice sheets)何時會崩裂,一旦海平面升高好幾公尺,我們將失去地表上所有濱海城市。我們不知道會花多久時間,但確定的是,如果照目前的排放速度,這一定會發生。然後,我們會留給未來子孫一個失控的環境。

他的憂心越來越深,「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說明為何我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也是這問題如此困難的一個原因,因為氣候系統的延遲反應。」

所謂延遲效應,是指聚集在大氣中的溫室氣體,不會立即造成溫度升高或者海冰融化,但終究會發生。

漢森耐心地解釋:「海洋中有很多的熱慣性(thermal inertia),經過100年,海洋升高的溫度僅達到預料氣溫升幅的三分之二,需要時間反映,其他的反應,例如冰架融化、冰層融化和海平面上升,就間隔更久了。因為發生得很緩慢,你不會立即看到重大變化,但科學證據清楚明瞭,重大事件正在醞釀。

他說,對於川普這些持否認或懷疑觀點的人,沒有生氣的必要,「我們只需要把情況說清楚,因為對年輕人和未來世代衝擊會很大。」

站上前線的科學家

當其他科學家因為政治壓力、機構的保守心態,或者因迴避爭議,不願面對大眾,把目前情況究竟有多危急說清楚講明白,漢森卻恰恰相反,一再站上第一線。(漢森提供)
當其他科學家因為政治壓力、機構的保守心態,或者因迴避爭議,不願面對大眾,把目前情況究竟有多危急說清楚講明白,漢森卻恰恰相反,一再站上第一線。(漢森提供)

在2012年一場Ted演說中,漢森戴著他的招牌印地安那瓊斯帽子,開宗明義便說,「我到底知道些什麼,會讓我這個沉默寡言的中西部科學家在白宮前的一場抗議中,讓我自己被逮捕?」

為了喚起人類儘快遏止暖化惡化的意識、聲張自己的理念,他不惜上街頭抗議,甚至被警察銬上手銬。

專訪中我們問起他被捕的經驗,「我第一次被捕,是因為一群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的學生告訴我,西維吉尼亞有個人拒絕把他的小屋賣給煤礦商,這些公司想進行所謂的『山巔移除』,就是把這些小山剷平,好開採底下的煤礦。但這會汙染河川,非常不健康,地下水也會受汙染,毫無道理可言,我們根本不需要這些煤。人類必須停止燒煤,因此我同意參加他們的抗議,也生平第一次遭到逮捕。」

漢森說自己很幸運,妻子Anniek Hansen是他的最佳後盾。
漢森說自己很幸運,妻子Anniek Hansen是他的最佳後盾。
漢森的妻子Anniek Hansen說,漢森下定決心要把暖化的問題,盡一切可能去講清楚,沒有人阻止得了。
漢森的妻子Anniek Hansen說,漢森下定決心要把暖化的問題,盡一切可能去講清楚,沒有人阻止得了。

當其他科學家因為政治壓力、機構的保守心態,或者因迴避爭議,不願把目前情況究竟有多危急說清楚講明白,漢森卻恰恰相反,一再站上第一線,我們不禁好奇,他妻子對於他多次被捕,難道沒有意見?

「她很支持我,我太太了解我在做什麼;事實上,我非常幸運,因為她容忍我(對暖化)過度的執著,這對我很有幫助,而且要是我沒有溝通清楚,她從不會害怕批評我。 」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