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01.10 22:53

【日本女子監獄成老嫗天堂(中)】是犯人還是社會有病? 監獄官不堪負荷紛紛辭職

文|方凱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當照護需求不再是個案而變成監獄常態後,導致1/3的女性監獄官,做不滿3年就辭職了。(圖片取自news.yahoo.co.jp)
當照護需求不再是個案而變成監獄常態後,導致1/3的女性監獄官,做不滿3年就辭職了。(圖片取自news.yahoo.co.jp)

究竟是受刑人病態,還是社會生病了,日本監獄高齡化的議題,引起國際媒體Bloomberg的關注,在普立茲中心犯罪報導(Pulitzer Center on Crisis Reporting)和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International Women's Media Foundation)的贊助下,去年發表了一篇〈日本監獄成了老嫗的庇護所〉(Japan's Prisons Are a Haven for Elderly Women)的採訪報導。

老婦成竊盜慣犯 只盼回監獄養老

日本的女性受刑人,平均每5人就有一人超過65歲,而且高達9成都是因為「竊盜」入獄。追根究底,跟獨居老人的增加有一定關係。

根據日本官方調查,過去25年,日本的獨居老人增加了6倍,而偷東西被抓到的高齡人士當中,超過半數獨居,其中40%不是沒有家人,就是跟親戚沒有往來。被問到為何偷竊,理由大多都是:當她們遇到困難時,沒有人可以依靠。

山口縣岩國女子監獄的監獄官村中由美(音譯)表示:「她們可能有房子,甚至擁有家庭,但那並不代表她們有個感覺像家的地方可以回去,因為她們覺得不被理解,只被當作是打掃家裡的家政婦。」

尤其,高齡婦女大多是經濟弱勢,65歲以上的獨居女性有一半生活在貧困當中,同樣情況的男性只占29%。

「我先生去年過世,我們沒有小孩,所以我變成孤零零一個人。我去超市本來想買菜,看到牛肉變得很想要,但買下去將是很大的經濟負擔,於是我就用偷的。」高齡的女性受刑人,幾乎都有類似的故事。

隨著越來越多高齡人士入獄,監獄的醫療費用也跟著不斷攀升,2015年日本監獄的醫療費用高達60億日圓(約16.3億台幣),比起10年前增加了80%。有些監獄甚至不得不開始雇用看護人員,來協助高齡受刑人洗澡如廁等生活起居,但到了夜裡,這些工作全落到監獄官頭上。

日本最大規模女子監獄栃木監獄的退休監獄官表示,現在監獄官必須身兼照護人員的角色,包括處理大小便失禁:「她們會覺得很丟臉,把內衣褲藏起來,我得安慰她們『沒關係,把妳的內褲給我,我幫妳洗』。」當照護需求不再是個案而變成常態後,導致1/3的女性監獄官,做不滿3年就辭職了。

2016年,日本政府通過新法,保障高齡受刑人能得到國家提供的社會福利,這也代表獄方必須承擔起照護高齡受刑人的責任。2018年1月,日本最大規模的醫療監獄「東日本成人矯正醫療中心」正式啟用,120名醫療人員、445個床位,還有一個能同時讓30人洗腎的洗腎中心,就是為了因應監獄激增的高齡人口。

或許正因為如此,讓不少高齡受刑人覺得,與其出獄孤身一人,不如留在監獄裡還能得到應有的照護,這也成為她們再犯的藉口,藉此逃避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

資料來源:NHK Eテレ、Bloomberg Businessweek

更新時間|2019.01.15 05: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