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齡受刑人的照護費用,平均每人一年約320萬日圓,幾乎是低收入戶補助金的2倍,讓不少生活困頓的長輩不惜順手牽羊,只為得到完整照護。(圖片取自kenbounoblog)
日本高齡受刑人的照護費用,平均每人一年約320萬日圓,幾乎是低收入戶補助金的2倍,讓不少生活困頓的長輩不惜順手牽羊,只為得到完整照護。(圖片取自kenbounoblog)
國際
2019.01.10 22:54

【日本女子監獄成老嫗天堂(上)】嘗過監獄的滋味之後 她們都想再回去

文|方凱昱

日本的女性受刑人,平均每5人就有一人超過65歲,隨著高齡者增加,監獄也越來越像照護中心,監獄官不但要管理犯人的藥物,甚至要處理大小便失禁,這也使得多半因「竊盜」入獄的老婦們,出獄後仍不惜再犯,只求回到安穩的監獄養老。

兵庫縣加古川監獄,主要收容在日本關西地區犯罪的受刑人,7年前這裡特別新增了「女子收容區」,是因為日本女性受刑人,過去20年增加了2.5倍,人數還在不斷增加。

透過NHK的鏡頭,這裡的受刑人作息首度曝光。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晚上9點就寢,白天時間多在監獄裡的「累犯工廠」作業。工廠如其名號,全都是入獄2次以上受刑人,而且3成是高齡人士。

工廠作業的空檔,每天會有30分鐘的時間,讓受刑人跟監獄官提出自己的請求,以前的受刑人總會說想早點出獄、想換伙食之類的,現在卻變得像是醫院的門診時間。

受刑人:「天還沒亮我就開始覺得很焦慮,如果給我安眠藥就可以睡得著了。」

監獄官:「不行,妳太依賴藥物了。」

高血壓、糖尿病,不少受刑人患有慢性病,為了確保她們好好活著贖罪,監獄官得負責管理受刑人的藥物,照三餐盯著每個人吃藥。

受刑人:「老師,我討厭星期四。」

監獄官:「為什麼呢?」

受刑人:「因為星期四是假釋的時間,昨天我同房就有個人出去了,所以每到星期四我就會很憂鬱。」

超過4成的受刑人患有憂鬱症或身心失調,跟監獄官抱怨的內容,大多是監獄裡的人際關係。在日本,男子監獄會依照罪行、初犯、累犯等分發服刑單位,女子監獄卻因為數量不夠,不分年齡、罪行與刑期,得全部關在一起生活。

受刑人:「我光是聽到她的聲音就受不了,會變得呼吸急促。」

聽著受刑人不斷重複的焦慮與不安,監獄官得充當心理醫生:「來到工廠妳覺得跟這個人合不來,回到房間又跟那個人合不來,日子還是照樣過不是嗎?妳在這裡培養出的適應能力,對妳出獄後會有很大幫助。比如職場不順、被人家罵時,妳可以回想以前在監獄裡發生過的事情,屆時妳就會發現,一般人無法忍受的狀況,變得可以忍耐了,因為妳在監獄生活過。」

照理說,只要嘗過監獄的滋味,出去之後就不會想再回去,卻有48%的女性受刑人,會再犯重返監獄。

 

從小姐偷到變歐巴桑

61歲的小百合(化名),因為竊盜、侵入民宅等罪名,5度進出監獄,目前假釋中。

「我在超市不是偷食物,幾乎都是偷人家的皮包,因為這是最容易得到錢的方法。說起來很難為情,我從20多歲開始賭博,競輪、賽馬全都賭,最近則是迷上柏青哥。雖然我有工作,但講白了,錢用偷的比較快,就這樣不斷累積,偷的金額也越來越大。」

小百合本來擁有一個普通家庭,但不斷進出監獄的結果,小孩送給別人養,親屬全跟她斷絕關係,正因為出了監獄也是一無所有,成了她偷竊的藉口,據她自己供稱,至今累積偷了超過一億日圓。

「如果還有第6次,以我的年齡可能就得死在監獄裡了吧,但出獄了還是會感到不安,因為每次偷錢時,我都會告訴自己『我可是專業的』,要偷就一定要偷到為止,所以真的已經是病態了,我覺得我是生病了。」

資料來源:NHK Eテレ、Bloomberg Businessweek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