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1.10 09:00

【鏡大咖】心裡的瘀青 有推有散 任容萱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何姵嬅  
雖然是任家老么,但任容萱的個性堅定獨立,會翻掀給外人看的情緒,肯定都是她消化過後的結果。
雖然是任家老么,但任容萱的個性堅定獨立,會翻掀給外人看的情緒,肯定都是她消化過後的結果。

要當Selina任家萱的妹妹,可能是有代價的,它可以像圍巾圈圍住頸脖、擋阻寒風,然而,它也可以像過緊的領口一般束緊了咽喉。有趣的是,在團體之中成長的姐姐,感覺得要花團錦簇,身邊熱熱鬧鬧才成。小她7歲的妹妹任容萱,卻彷彿是一個人就可以了,她有獨立穿透的眼神,這幾年也長期在大陸拍戲磨練自己。她體質容易莫名瘀青,心上也時時有放不下的事,但任容萱會推它揉它,她知道瘀青會散,但你總得給它時間。

任家人的磁場,性屬正面。我好奇有多正面?尤其關於心裡陰暗的東西。「我覺得我跟我爸這點很像。我爸會自己先發洩完,然後在大家面前展現出最正面、最陽光的能量。」任容萱說。

其實每一種情緒都如同一場戲,當它精巧被摺疊了起來時,那些沒在人前釋放的,與那些沒被說出口的話語,同樣具有能量。但反正,人前她得正面,即使這種正面好燙,或許像烤肉一樣滋滋作響,更或許,她們家中早已習慣當拆彈部隊的這一面,面對負面情緒,小心得呼吸也好輕。

爸媽都是陽光路數,教女兒難受的事情要學會忘,在這樣的氛圍中成長,任容萱自然活得正面。
爸媽都是陽光路數,教女兒難受的事情要學會忘,在這樣的氛圍中成長,任容萱自然活得正面。
有肩膀的人 任容萱

1988年11月22日生,為S.H.E團員Selina的妹妹。2009年參與《終極三國》演出,正式出道,2013年參演了《我的自由年代》開始走紅,近年多在中國大陸拍攝電視劇與電影,所演出的台灣電影《玩命貼圖》將於1月11日上映。

  

探索自身黑暗 視線不移的堅強

總認為任容萱是姐姐旁的那個妹妹,但一翻查資料,年紀已滿30歲。幾個月前過生日時,連任容萱自己都忽悠一下,原來自己竟然30歲了。「我自己也不願意相信。」她笑。不過這幾年在外地工作,種種不同的環境,她沒被姐姐曾經拍戲燒傷的心情壓垮,或許是明白演員該探索自身的黑暗領域,才能挖掘出角色的核心要件。因而任容萱的視線是堅定不晃的。

去年11月過30歲生日,任容萱當然跟最愛的家人一起過。(翻攝自任容萱臉書)
去年11月過30歲生日,任容萱當然跟最愛的家人一起過。(翻攝自任容萱臉書)

就算有了疤痕,姐姐依然都像被寵愛的公主,春陽和煦柔嫩。妹妹卻如秋風初起,陽光的顏色更深更濃,亮與暗的對比疾長,內建爽颯。

「我覺得我姐姐是一個非常柔弱的人,當然她現在正走向獨立的過程。她正在成長中。」說起這話的任容萱,其實不怎麼像老么,「我姐在我13歲就出道了,她住在外面,我在家像是獨生女。再加上天生的個性。我想要有肩膀,不只是被家人呵護的老么。」

人有多需要白晝?當你從濕淋淋的雨天走進了地鐵,白天都黑了、濛了,於是你渴望光線,於是就想創造光線,比如星火。那可能是黑暗當中才能看到的星星,那需要代價。

從小就被推到舞台上表演,任容萱一直享受站在台上的時刻。
從小就被推到舞台上表演,任容萱一直享受站在台上的時刻。

姐姐被火燒傷復健時,任家看到的,都是星火。「因為復健是漫長又痛苦的過程,所以姐姐心裡有很多抱怨,跟壓抑不住的情緒,但我爸爸總是正面,說『妳可以!妳一定行!不用怪別人,我們就是突破眼前的事情,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我姐回『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大愛,我現在就是想要怨恨、生氣,我就是想要發洩。』爸爸也是ㄍㄧㄥ在心裡,到忍受不住時,大家一起把話講開,抱頭痛哭。」

「有一次,媽媽、爸爸、姐姐抱頭痛哭,講到3個人都痛哭⋯」等等,如果家裡四分之三的成員都在抱頭痛哭,剩下的那一個在做什麼?在這個本該煽情的時刻,任容萱是家中最不煽情的那一個,她說:「我在旁邊默默拭淚,我比較⋯不像他們這樣。」

 

想給姐姐依靠 拍戲其實會害怕

有多麼隱藏自己?她承認「我在父母前的情緒也是很掩飾的。就像我姐發生事情的那一天,爸爸已經飛去上海,我工作回到家,難過到不行的時候,先躲在房間裡哭,整理好情緒,再出來安慰媽媽。在大家都很脆弱的時候,我不想扮演脆弱的那個角色。我想要把自己隱藏起來,我想當堅強的那一個。」好像有把利刃抵住她的背脊,這刀尖的成分微妙,愚與智、理性與衝動,可能是時間,也可能是當下。就這麼抵住了她,使她的背脊挺得直直。

她曾寫過一封信給姐姐。信裡說,如果可以,其實最想成為保護姐姐的男生。「我有肩膀,我想要給她靠,她可以對我好,但我想要有肩膀照顧她。」

「我還是有會發洩的時候,當我知道爸媽是堅強的,我就可以當脆弱的角色。我現在還在ㄍㄧㄥ,不能說這是堅強,因為堅強這字眼有一點正面。」

任容萱在《玩命貼圖》中飾演年輕老師,為了揣摩,她參考了媽媽初入社會教書的經驗。(星泰娛樂提供)
任容萱在《玩命貼圖》中飾演年輕老師,為了揣摩,她參考了媽媽初入社會教書的經驗。(星泰娛樂提供)

任容萱2016年夏天演出的《玩命貼圖》即將上檔,她飾演一個初入職場的老師,面對學生及同僚接連死亡。劇情是驚悚恐怖的,包括她自己,都得綁住鉛塊沉到五公尺深的水裡,還要張開眼睛做出情緒。姐姐曾因拍戲發生意外,難道她或家人,沒有任何憂怕與驚懼嗎?

當然有的,而且她曾在娛樂設施被丟到水裡,她對水的經驗是害怕的。「我很擔心。當自己沉得太深,真的沒有氣時,我就會覺得怎麼離水面那麼遠?」「拍攝危險的東西,我會提前跟爸媽說。那天拍完大半夜,我還是傳訊息報平安。」

「如果這東西不是那麼危險,我拍完才會跟他們說。像吊鋼絲我自己有滿多經驗了,我就不一定會講。我自己會分辨程度,不讓他們有太多擔心。」但其他的可能性,「我就是盡量不去想,因為我覺得,愈想我愈會拘束住,拍戲時不想被害怕拘束。」

壓力暗自消化 姐妹情打翻醋罈

任容萱的體質容易瘀青,有時瘀青怎麼來的也不知道,拍照時只好用粉蓋住它。但心裡的瘀青呢?「太難受的東西,我不太會留在心裡,當然也需要一些時間。瘀青不會很快恢復,但我不會讓它不恢復。」語氣中有某種決絕,瘀青有推有散,她自己當然暗自揉推過,才會有恢復與不恢復的基本命題。

年紀愈長突然覺得快樂好難,一次狀態不好時,任容萱與 S.H.E 三人共處,正面能量就回來了。
年紀愈長突然覺得快樂好難,一次狀態不好時,任容萱與 S.H.E 三人共處,正面能量就回來了。

「黑暗面不想讓人家輕易看到,我會先消化好隱藏好。」猜想,身為Selina的妹妹,那可能是壓力也是拘束?

但若有,任容萱恐怕也早就消化過了。她說「我不覺得那是壓力,因為我覺得好驕傲,她的成就好棒,身為她的妹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而且她太愛我了,她愛我到什麼程度,愛我愛到我媽吃醋。我媽跟我姐說『我也想要當妳妹妹』。因為姐姐跟我太好,我們聚在一起,喝酒聊天,那些互動過程,媽媽看了會有一點吃醋,是這2年的事情,因為媽媽只有哥哥沒有姐姐。」

想起姐姐入行時,曾忙到超過半年姐妹倆沒有見到面,「發片簽唱會才見得到她。所以她跟我說『妳看我飛來飛去、工作時間那麼長,不只是台上的光鮮亮麗而已,妳還會想做這件事嗎?』」被姐姐恐嚇過還是想做,所以任容萱入行了。以《我的自由年代》走紅前,戶頭曾經存款剩不到1000元,領不出來。那時雖然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行,但任容萱面對的方式,是再給自己一部戲的機會,也懂得跟爸媽迂迴開口「你要不要請我吃飯啊?」

一個典型的演藝圈闖關場景,往往可以更慘,或許事後也可能更輝煌。但遇到會痛的傷口,當下輕輕的揉,就好。

 

場邊側記

任家感情好,但家中3口女生對上唯一的男性任爸,還是有些趣味,比如任容萱老實說:「我爸只對媽媽好,我們是媽媽旁邊的小菜。」

曾經收入不穩定、曾經在寒流穿濕衣服拍戲,進入演藝圈後,任容萱也像打怪在面對這些。
曾經收入不穩定、曾經在寒流穿濕衣服拍戲,進入演藝圈後,任容萱也像打怪在面對這些。

「有一天媽媽不在的時候,我們就問爸爸說,今天如果3個女生掉到海裡去,你只能救一個的話會救誰?他說妳們會游泳啊。不是,重點不是我們會不會游泳!他完全不猶豫,答『當然是救妳媽媽啊!』因為他覺得,媽媽是陪伴他前半生的人,後半生還要繼續陪下去。所以是怎麼樣,女兒就不重要嗎,哈哈。」看爸媽感情好,可能也是一件快樂又尷尬的事。才會懂得,什麼前世的情人?這輩子的牽手才真的要好好牽住呀。

服裝提供:Bluegirl、3.1 Phillip Lim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