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1.12 23:58

【全文】為養小三負債累累 樂高代工廠老闆劫母女財色

文|陳柔瑜    攝影|陳柔瑜 高家祥    繪圖|米承鶴、張秋鴻 
丁嫌自稱為錢潛入好友家,最後竟反綁被害人母女並強拍裸照。
丁嫌自稱為錢潛入好友家,最後竟反綁被害人母女並強拍裸照。

經營塑膠工廠的新北市樹林區丁姓男子,雖曾幫樂高積木代工,更長期為竹科製造模具,全盛時期日進斗金,但丁嫌卻沉迷賭博、養小三,最終鋌而走險潛入友人家偷竊,失風之後竟改為劫色,控制屋內母女行動,猥褻後強拍裸照威脅她們不得報警,還逼著工廠內的35歲范姓越南籍員工「一起幹」。

1月5日上午,身材嬌小的越南籍范姓女子焦急地在樹林分局外等候,看到哥哥戴著安全帽、上著手銬與腳鐐被警察帶出來,又遭大批媒體包圍,范女情緒終於崩潰,不忍顧家又負責任的哥哥竟成為階下囚。

 

老闆逼員工 綁母女猥褻

「他很不開心,哥哥是被逼的。」范女的哥哥,便是日前參與新北市樹林區劫財劫色案的外籍移工。范女表示,哥哥為了照顧在越南的老婆、孩子,平時省吃儉用,沒想到,卻遇上心術不正的壞老闆。

范男的老闆姓丁,工廠位在新北市樹林區,1月2日下午,范男被老闆丁嫌強逼一起去闖空門,丁嫌不但將屋內一對母女綑綁猥褻,還脫衣拍裸照,讓對方身心嚴重受創。

丁嫌供稱是因公司資金有缺口才犯案,卻遭爆料他在外養小三、欠賭債。
丁嫌供稱是因公司資金有缺口才犯案,卻遭爆料他在外養小三、欠賭債。
丁嫌與被害人因單車結緣,是一起運動的多年好友,最終竟成「樹林之狼」。(翻攝自丁嫌臉書)
丁嫌與被害人因單車結緣,是一起運動的多年好友,最終竟成「樹林之狼」。(翻攝自丁嫌臉書)

丁嫌犯案後自己落跑,把范男留在樹林工廠,警方上門時,范男見到警察隨即崩潰,他向警方供稱,丁嫌在一個月前就曾經提過想要搶劫,還以薪水和工作要脅,如果不參與,就要他回越南「吃自己」。

范男落網的隔日,警方就在樹林家樂福逮捕丁嫌,警方調查,案發當天,丁嫌以「搬東西」為藉口,把范男帶去被害人家中,范男進門後發現不對,想要離開卻遭丁嫌威脅,表示要把范男指控成主謀,范男百般無奈只好遵照老闆指示,但當丁嫌起色心猥褻母女時,范男因良心譴責提早離開,輾轉難眠,直到警方找上門才鬆一口氣,將案情全盤托出。

 

案發後落跑 債主找嘸人

范男落網前曾告訴妹妹:「老闆很變態,常常打我、罵我。」范女透露,丁嫌脾氣暴躁,哥哥就算沒做錯事,老闆還是常找各種理由處罰他,除了肉體和精神虐待,還常苛扣薪水。丁嫌經營塑膠工廠,負責人的身分看似風光,實則有龐大經濟壓力,且不只是來自工廠營運問題。

范女透露,哥哥說常會有女人打電話來跟老闆要錢,老闆為此焦頭爛額,還多次向月薪只有2.3萬多元的范男借錢,哥哥每個月拿到手的薪水只有一萬元左右,也或許是壓力太大,丁嫌竟逼員工走上歹路。

越南籍范姓員工被迫跟老闆一起犯案,事後相當後悔。
越南籍范姓員工被迫跟老闆一起犯案,事後相當後悔。

記者在1月5日下午造訪丁嫌的工廠,發現丁嫌離開時非常匆忙,連工廠鐵門都沒有上鎖,屋內一隻小黑狗看到人猛搖尾巴,旁邊的飼料早已吃光,只能不斷原地轉圈引人注意,卻不知道與主人再見面之日遙遙無期。

在丁嫌的工廠外還有債主徘徊,一名騎著藍色機車的騎士觀察內部許久,並不斷地看著手機和手錶,記者上前詢問,他才坦承自己是下游廠商來收帳款,丁嫌還積欠十多萬元的材料費,他一看到新聞連忙前來查看,但這筆帳要收回恐是難上加難。

 

鄰居批主嫌 驕傲難相處

記者詢問附近鄰居,他們對丁嫌的看法相當一致,都認為他「驕傲、冷漠、難相處」,雖然在此租廠房約10年,剛搬來時還會跟鄰居點頭致意,之後再相遇就當作不認識,只有借工具時才會來串門子。

「明明是做塑膠,卻一直說自己在做3C。」鄰居透露,丁嫌有同學在新竹科技園區開公司,他偶爾接做模具訂單,便把自己當科技新貴,工廠也曾幫積木大廠樂高代工,自認和周遭傳統產業有差異,驕傲得不可一世。

丁嫌經營的塑膠工廠(箭頭處)長期與竹科合作,還曾接下樂高的代工單。
丁嫌經營的塑膠工廠(箭頭處)長期與竹科合作,還曾接下樂高的代工單。

但丁嫌工廠生意並不穩定,鄰居提到,工廠內只有丁嫌、丁妻和范姓外勞,老闆以休旅車代步,老闆娘卻每天搭公車上班,外勞上班時間也不固定,時常上午10點多來,下午4點多就走,訂單少得可憐。

鄰居也說,丁嫌在這區的人緣不好,周邊住戶偶爾約他吃飯小酌,他皆以不會喝酒拒絕,雖然聽聞他會騎腳踏車,但最大的嗜好還是閒暇時摸八圈、打麻將,鄰居因而議論紛紛,懷疑犯案的真正原因恐和賭債有關,而傷害無辜女性的行為,也讓鄰居紛紛唾棄,怒罵:「有本事去搶銀行,欺負女生算什麼男人。」

案發後,丁嫌的工廠無人應門。鄰居則一致認為他冷漠、難相處。
案發後,丁嫌的工廠無人應門。鄰居則一致認為他冷漠、難相處。

 

好友成惡狼 被害人驚恐

更可惡的是,丁嫌與被害人是多年車友,被害人的丈夫、兒女也都認得這位「丁老闆」,丁嫌在一個半月前曾向被害人丈夫借機車,對方不疑有他,直接將整串包含家中門鎖的鑰匙借丁嫌使用,丁嫌卻將鑰匙拿去複製,被害人一家對友人的信任竟成引狼入室,造成母女身心極大傷害。

丁嫌拿著預藏的鑰匙進入被害人家中,動作熟練幾乎看不出異狀。
丁嫌拿著預藏的鑰匙進入被害人家中,動作熟練幾乎看不出異狀。

1月2日下午4時許,丁嫌帶著范男潛入被害人家中,原想搜刮財物,女屋主卻突然返家,一進門便被丁嫌以菜刀威脅,隨即用棉被蒙住被害人頭部,要她把家中貴重物品交出來。女屋主提供金融卡的位置和密碼,向丁嫌苦苦懇求,希望他們「把錢拿走,饒她一命」,丁嫌卻遲遲不肯離開,反而等到晚間7時許,長相甜美、身材姣好的被害人女兒回來後,再故技重施將她綑綁。

范男協助制伏被害人女兒後即提早離開,丁嫌卻趁著與母女共處的時間大逞獸欲,除猥褻被害人,還強脫她們衣服拍裸照,威脅「若是報警便要將裸照公布」,隨後搜刮現金6,500元,在晚上11點多踏出被害人家的大門。

經過6小時的犯案,丁嫌最終只拿走6,500元現金,行徑詭異不合邏輯。
經過6小時的犯案,丁嫌最終只拿走6,500元現金,行徑詭異不合邏輯。
2嫌穿著雨衣犯案,警方還一度誤認他們是夫妻,調閱監視器才確認身分。
2嫌穿著雨衣犯案,警方還一度誤認他們是夫妻,調閱監視器才確認身分。

被害母女飽受驚嚇,隔日凌晨1時許,才在小兒子陪同下前往報警,警方雖在60小時內迅速破案,但被害人身心嚴重受創,至今仍不敢回家,更難以相信昔日好友竟然是折磨自己的「樹林之狼」。

往下繼續閱讀

2嫌接連落網,但隨同犯案的越南籍員工范男妹妹表示,從哥哥被抓進警察局後,她和媽媽四處奔走希望得到法律協助,「我想幫哥哥,但我們沒有錢。」他們經濟都不寬裕,難以負擔聘請律師的高額費用,只希望好心人能伸出援手,幫助哥哥。

帶頭壞榜樣 夥同員工搶劫
  • 2017年5月:通訊行24歲陳姓店長疑因債務纏身,竟夥同通訊行6名員工,在桃園製造假車禍搶劫手機商副理,以辣椒水和電擊棒攻擊,劫走122台手機和現金共219萬元,但手機尚未變現就被警方逮捕,被依加重強盜罪嫌移送法辦。
  • 2013年2月:統一超商30歲楊姓店長因積欠酒店債務無力償還,竟夥同現職和已離職的4名同事,搶劫另家分店女店長,得手60萬元,楊男還假裝「正義哥」追賊,之後將不法所得拿去酒店慶功,除遭依法送辦,統一超商立刻將楊男開除,另派人接掌該店。

更新時間|2019.01.08 10: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