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虐囚監獄的傳教士(2/4)】把審訊俘虜當成聽人告解

文|謝樹寬
虐囚事件是伊拉克戰爭美軍暴行的最大污點之一。(東方IC)

卡斯提出生於福音教派基督徒家庭,父親是生命河教會的牧師,而且父母親都擔任教會婚姻治療的志工。他從小懷抱宗教的熱忱,期待領受聖靈,相信生命是為追求更高的目標,例如國家,或上帝。

他在伊拉克偵訊「敵人」的任務,一開始也深受長官的讚賞。

某方面而言,卡斯提出身於美國極為典型的保守右派家庭。他七歲就參加了愛荷華州總統初選的黨團會議,十一歲擁有了個人的第一把槍 ,高中成為當地共和黨青年支部的主席。林柏(Rush Limbaugh,美國著名的右派廣播主持人)、知名佈道家葛理翰(Billy Graham)、美國基督徒聯盟主席瑞德(Ralph Reed)都是經常往來連絡的對象。

卡斯提一心相信美國是「上帝的國度」(the shining city on the hill),為國效忠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他的父親曾是陸軍上尉,祖父參與過二次大戰、韓戰和越戰。卡斯提自己的臥房牆上,張貼的是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的召募宣傳小冊、美國國旗、美國憲法,還有一個木製大十字架。

在他青少年時期,他曾經以上帝之名做了一些充滿宗教象徵的動作:他曾把自己擁有的所有「不聖潔」的CD全部放火銷毀,他也曾經為學校的校門和棒球場的休息室施塗油禮,並且在球場中外野吹起號角。

不過這類的行為有時也招致嘲笑。他周末不出門和其他青少年開派對社交,不喝酒或嗑藥。有些同學叫他「媽寶」,也有人認為他「很娘」,因為他老和女孩子湊在一起,參加學校的話劇和音樂劇表演。

2001年九一一事件發生當時,就讀愛荷華大學四年級的卡斯提在英國牛津大學遊學,小布希政府準備發動名為「無限正義行動」(Operation of Infinite Justice)的戰爭。他一度和朋友討論棄學從軍,並開始自主進行重量訓練。

2002年9月,他參加了在亞利桑那州美國陸軍情報中心的基礎偵訊訓練。不久之後,他進入加州蒙特瑞的國防語言研究院外語中心學習阿拉伯語。他一心報國的熱忱也源自對宗教的虔誠,他在語言中心結識了一名聖公會的牧師,心中興起成為隨軍牧師的想法,隨後並申請了加州柏克萊的聯合神學研究院。

2004年5月,他收到了神學院的入學許可,不過,兩個星期之後,陸軍寄來了的派遣令。當時正是美軍虐俘醜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刻,卡斯提認為這是神的旨意,他給朋友的email上說,他決心「搭第一班飛機過去」,「以確認這類(虐俘)的事不會在他的眼底下發生」。

美軍虐囚事件是促成卡斯提赴伊拉克服役的動機之一。(東方IC)

在阿布格萊布監獄,卡斯提每天早上五點鐘起床,運動,禱告,全副武裝穿走過近50度高溫的沙漠去工作。上午準備,下午偵訊。他必須瞭解伊拉克反抗軍的組織架構和戰鬥技巧,研究衛星圖上美軍和伊拉克反抗軍的據點位置。他偵訊的俘虜來自各種不同背景,有些是嗜血的青少年、或是基地組織狂熱份子,還有些則只是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的無辜百姓。

部隊裡的人都知道他來伊拉克之前已取得神學院的入學許可。大家暱稱他「神父」,有些士兵還會找他在浴室隔間裡向他告解。卡斯提很快就發現,監獄的偵訊室和教堂的告解室其實沒有太多不同。

他給父母的信裡寫道,要導出伊拉克囚犯的口供,「同情和理解才是有效的辦法」。他審訊俘虜時面露微笑、腳打著拍子、自顧自地抽菸,讓受審的人有更多時間自己思考,當然有時候其實是他也不曉得該怎麼辦。他儘量對囚犯表現出尊重,會注意囚犯的用詞、語調、和肢體語言。

他到伊拉克一個月後給父母的信中說:「今天有些好消息,我過去三個偵訊結果因為『更高層』的肯定而獲得長官們的讚賞。大概是我之前提到我用香菸和笑容換來的情資,給戰場上的指揮官幫上一些忙。」

參考資料:Smithsonian Magazine,Daily Mail

更新時間|2019.01.31 06:4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