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2.14 03:36

輕罰法官性騷女助理案 司法院被罵翻後改判免職

文|劉志原
已婚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糾纏女助理,他辯稱雙方是有感情,遭職務法庭判免職。(翻攝東森新聞)
已婚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糾纏女助理,他辯稱雙方是有感情,遭職務法庭判免職。(翻攝東森新聞)

已婚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在助理續聘遴選會議前一天,邀小他近30歲的陳姓女助理散步牽手並親嘴,暗示可替她爭取續聘,且在辦公室抱女助理,去年司法院職務法庭認為陳男事後替助理介紹男友,已有悔意,僅判他罰薪1年約250萬元,陳男保住千萬退休金,引爆官官相護、恐龍法官爭議,經監察院提再審後,由新任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擔任審判長,合議庭今(14日)下重手,判決免職。

司法院職務法庭去年3月8日輕判陳鴻斌前法官罰薪後,法官自己人都無法接受,立即在法官論壇上砲轟,直接點名本案職務法庭的審判長林文舟、受命法官陳志祥與陪席法官謝靜慧、郭瑞祥、陳添喜,質疑這5位法官是否可以容忍陳鴻斌對女助理犯行一再發生於自己的女性家人身上,然後僅被罰款200多萬元、安心坐領退休金了事?還有法官說,在3月8日婦女節做出這樣傷害女性的判決,實在很諷刺,合議庭中唯一的女性法官謝靜慧,當天立即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位,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更坦言判決不符合人民期待。

判決輕罰案的受命法官陳志祥面對各界叫陣,親上廣播及電視政論節目辯駁,指陳鴻斌沒有性騷擾、沒有利用職權,至於陳鴻斌親女助理,陳志祥法官認為但這是在互相挑逗及試探,是在發展婚外情的未遂階段,如果女助理在陳男親她後抗拒,陳男又進一步強吻,就該重重處罰他,可是他沒有,因此只有罰薪水,不必免職,陳志祥法官認為,這樣的處罰符合比例原則,陳志祥還說,不向輿論妥協才是身為法官可貴的地方。

受命法官陳志祥的親上火線,不但沒有平息各界怒火,罵聲更是源源不絕而來,判決理由中指女助理案發時沒有奪門而出、向陳鴻斌說再見…的輕判理由,更是遭批恐龍判決,司法院也看不下去,請監察院研議對此案提再審,由於民間司改會等團體質疑,負責審理法官違失案的職務法庭,全是由法官自家人組成,做出這麼離譜判決,更讓人相信法官是官官相護,要求由法官以外的公正人士來審理法官違失案。

往下繼續閱讀

監察院調查後發現,此案的代理審判長林文舟涉嫌隱匿公文,不讓此案回歸給已接任公懲會委員長的石木欽審理,且林文舟長期與陳鴻斌共事,卻未揭露這項事實,也沒迴避,監察院認為「有人吃了公文」,向職務法庭聲請再審,經石木欽擔任審判長後,合議庭今認為陳鴻斌行為不當,撤銷原本的罰薪懲處案,判決免職。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