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6.13 23:28

【全文】北市國中引狼入室 社團志工誘姦13歲女學生

文|柳名耕    攝影|楊子磊    影音|影音組    繪圖|欒昀茜 王聖光 
小敏向爸爸坦承與蕭男開了2次房間。(當事人服裝已經變色處理 ,讀者提供)
小敏向爸爸坦承與蕭男開了2次房間。(當事人服裝已經變色處理 ,讀者提供)

校園狼師出沒問題存在已久,教育部特別修法防堵,但學校社團的指導老師或志工,卻成了漏網之魚。台北市某所國中與知名兒少關懷協會去年合作舉辦自行車公益活動,卻爆發21歲輔導志工與13歲女學生發生性行為的醜聞。女學生家長最近得知真相,找學校理論,校長除了道歉之外,也強調會向上通報,但家長遲遲未接獲相關單位聯繫,最後決定報警提告,並向本刊投訴,希望校園合力防堵狼師之餘,也能杜絕社團指導老師或志工伸出魔爪。

「發生這件事,讓我們家今年都沒辦法過年!」雙手握拳、語氣激動的爸爸說,就讀台北市國中、13歲的女兒小敏(化名),去年初參加學校的自行車社團,當時校方找了某知名兒少關懷協會協助,規劃有助於學生身心發展的自行車活動,而該協會因與學校合辦活動,還因此獲得銀行贊助的10萬元公益基金。不過,公益自行車活動後來變了調,小敏遭輔導志工誘姦,至少發生2次性行為,讓爸爸氣到報警提告。

 

約上賓館 竟由女生付錢

本刊調查,為了訓練參與自行車活動的學生,協會派出多名志工到校輔導,集訓了3個月,除了肌耐力、肺活量訓練之外,還有多次校外的山路騎乘,為的是讓學生能承受高強度的上坡騎行。

蕭姓輔導員很喜歡騎車,還參加過「自行車1日北高行」。(翻攝蕭男臉書)
蕭姓輔導員很喜歡騎車,還參加過「自行車1日北高行」。(翻攝蕭男臉書)

不料,其中一名擔任志工的蕭姓輔導員(21歲),竟與小敏私下聯繫交往,並發生性行為。整起事件會被發現,是因為小敏多次以參加活動的名義向爸爸要錢。

今年1月底,小敏告訴爸爸,要參加學校舉辦的8天7夜自行車活動,費用2萬元,爸爸覺得奇怪,問小敏為何要這麼多錢?小敏擔心跟輔導員交往的事被發現,向爸爸謊稱「學校說可以分期付款」。聽到這句話,爸爸認定小敏說謊,於是要小敏交出導師的電話,說要直接詢問導師。

擔任自行車社團輔導員的蕭男,與年僅十三歲的小敏到賓館開房間,房資還由女生支付。
擔任自行車社團輔導員的蕭男,與年僅十三歲的小敏到賓館開房間,房資還由女生支付。

後來在爸爸循循善誘下,小敏才哭著承認是因為跟自行車活動的蕭姓輔導員交往,才會需要這麼多錢。當下爸爸還無法理解,為什麼交往需要這麼多錢?追問後才知道,小敏是要支付賓館的住宿費。

聽到這些話,爸爸極度壓抑的情緒,直逼臨界點,因為小敏之前已經向他拿了6000元,這些錢都拿去付開房間的費用,原因是蕭男沒有帶夠錢。

 

有無戴套 選擇沉默不說

深入詢問,得知小敏跟蕭男至少發生過2次性行為,盛怒之下的爸爸打電話質問蕭男,希望確認有沒有做好安全措施,但蕭男遇到關鍵問題,卻選擇沉默不語。

蕭男告訴小敏爸爸,一次是小敏跟媽媽吵架離家,但她身上只帶了一支手機,所以打電話向蕭男求助,當天蕭男便帶著小敏到台北市士林區某賓館過夜。另一次,則是蕭男騎機車載小敏到宜蘭礁溪的溫泉旅館開房間。

小敏爸爸受訪時一提到蕭男,還是相當氣憤。
小敏爸爸受訪時一提到蕭男,還是相當氣憤。

聽到女兒被誘姦,小敏爸爸氣得警告蕭男:「你最好跟你媽媽商量一下,小敏未滿十四歲,未來你可能要坐牢!」蕭男聽到後愣了一下,然後小聲地反問:「可以不要嗎?我們能不能先談談?不要扯到我媽。」

小敏爸爸怒斥蕭男:「你沒有辦法跟我談,你已經成年了,有性需求就花錢去嫖妓,找這麼小的小朋友幹嘛?」聽到這些話,蕭男的姿態再度放軟,詢問「我能不能跟小敏結婚?」

此話一出,小敏的爸爸當場怒嗆:「你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結什麼婚啊?你一個月賺多少錢,你有什麼能力?你要娶她,我不接受!」蕭男聽完後,希望與小敏爸爸當面溝通,但遭一口回絕。

小敏爸爸越想越生氣,當天深夜便前往協會理論,後來才知道,原來蕭男曾經是該協會輔導過的學生,之後成為種子學員並擔任志工。

協會理事長(左)與校長(右)在協調時,都向小敏爸爸表達歉意。(讀者提供)
協會理事長(左)與校長(右)在協調時,都向小敏爸爸表達歉意。(讀者提供)

而協會理事長得知志工與國中女生交往,甚至發生性行為,相當震驚,直言:「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會讓我們十多年來的努力都白費了。」

聽到小敏爸爸到協會理論的蕭男也趕來,三方當面釐清後才知道,早在自行車活動期間,蕭男便透過臉書與小敏聯繫並交往,當時蕭男還在服替代役。

協會理事長在商談時表示,對蕭男很失望,並強調志工與輔導對象發生親密關係是大忌,甚至建議蕭男接受心理治療。

小敏爸爸在溝通過程中強調:「如果我女兒是跟同儕、同學交往,甚至發生關係,那我也認了,畢竟大家年紀都還小,但今天是一個成年人跟一個才十三歲的國中女生發生性關係,這叫我怎麼能接受?這根本就是誘姦!」

 

母提和解 女方家長堅拒

半小時後,小敏就讀的國中校長也趕到協會,向小敏爸爸道歉,也對發生這樣的事情深感遺憾,並與協會理事長討論今年的活動還要不要續辦。校長及理事長都說,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可能會動手打人。而為了給小敏爸爸一個交代,校長承諾會向上通報,並展開內部調查。

蕭男常在臉書上分享騎車心得和自行車照片。(翻攝蕭男臉書)
蕭男常在臉書上分享騎車心得和自行車照片。(翻攝蕭男臉書)
小敏向爸爸坦承與蕭男開了2次房間。(當事人服裝已經變色處理 ,讀者提供)
小敏向爸爸坦承與蕭男開了2次房間。(當事人服裝已經變色處理 ,讀者提供)

不過,小敏爸爸認為,內部通報很可能會讓事件被掩蓋,他覺得理事長與校長想要大事化小,所以後來透過台北市議員徐立信向婦幼警察隊報案,目前本案已進入偵查階段。

事後蕭母找上小敏爸爸,希望以十五萬元和解,但小敏爸爸認為,連知名的關懷兒少協會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很可能有更多人受害,所以堅持不接受和解。

知名的兒少關懷協會位在台北市中心一處大樓裡。
知名的兒少關懷協會位在台北市中心一處大樓裡。
兒少關懷協會看中蕭男的自行車專長,找他當志工,沒想到出了紕漏。(翻攝蕭男臉書)
兒少關懷協會看中蕭男的自行車專長,找他當志工,沒想到出了紕漏。(翻攝蕭男臉書)

小敏爸爸告訴本刊,他們雖然住在台北市,但該區房價相對便宜,居民的教育水平、收入普遍不高,外配、單親家庭很多,需要被關懷的青少年也不少,「很多鄰居選擇把小孩送到市中心的學校就讀,但我覺得我們家的狀況相對健全、衣食無缺,才會讓小孩就讀離家近的學校。發生這件事之後,我們決定要讓女兒轉學。」

 

另約他女 恐還有受害人

小敏爸爸痛批,學校沒有做好把關工作,讓莫名其妙的協會派出莫名其妙的志工,進入校園與學生接觸。更誇張的是,事發後,校長說要通報,但根本沒通報,企圖粉飾太平。小敏爸爸說:「如果校長真有通報,為什麼教育局、社會局或警察局都沒跟我們聯繫?一直等到我們去報案,婦幼警察隊才介入調查。」

小敏爸爸找議員協助向台北市警婦幼隊報案。圖為婦幼隊女警與民眾互動。(翻攝台北市婦幼隊臉書)
小敏爸爸找議員協助向台北市警婦幼隊報案。圖為婦幼隊女警與民眾互動。(翻攝台北市婦幼隊臉書)

小敏爸爸懷疑受害者不只女兒一人,因為他曾問過小敏及小敏的同學,她們都說蕭男也曾私下與其他女學生聯繫,手法如出一轍,至於有沒有也跟小敏一樣發生性行為,無法得知。

 

活動續辦 限男同學參加

本刊調查,校園狼師的問題一直存在,早在2011年,教育部已針對「不適任教育人員」進行修法,只要在學校、補習班教學的人員,都須經過審查。去年底並修正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今年3月中並公告「不適任學校人員通報資訊蒐集查詢處理利用辦法」,並發文給各教育單位,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彌補漏洞。

教育部為了防堵狼師,今年3月提出社團老師、志工的通報辦法。
教育部為了防堵狼師,今年3月提出社團老師、志工的通報辦法。

該辦法將「常態性」到學校服務的人員,包含社團的指導老師、志工人員全部納入通報,但小敏的事情發生在去年,若該辦法能夠早點實施,傷害或許就不會造成。

針對誘姦案,本刊致電小敏就讀的國中校長,校長坦承的確有這件事,但強調在知道事情後的24小時內,就已向教育局通報。至於自行車活動是否續辦,校長表示,今年7月還會跟協會合作舉辦一次自行車活動,校方站在鼓勵學生參加、又要保護學生的立場,所以只讓男同學參加,希望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議員盛怒 要求究責校長

至於知名兒少關懷協會理事長則回應,他們長期關懷弱勢青少年,協會的宗旨也是希望能夠培訓志工,投入兒少生涯教育,每位志工都會經過專業的培訓及審核才能擔任。

接到陳情的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認為校方處理不妥。(翻攝徐立信臉書)
接到陳情的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認為校方處理不妥。(翻攝徐立信臉書)

但理事長也強調,即使經過專業培訓,也無法保證能完全避免私人感情的發生,未來會針對志工做出更嚴謹的規範。至於小敏的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協會不方便多說。

受理小敏爸爸陳情的台北市議員徐立信告訴本刊:「我一開始聽到消息,根本不敢相信台北市會有這種事。校長有沒有通報?我不知道,但我協助家屬到婦幼警察隊報案前,被害人這邊完全沒有接到學校或教育局的告知。」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徐立信指出,該校校長讓沒有教練資格,甚至不知背景的人進入校園、接觸學生,難辭其咎,教育局一定要追究相關責任,另外對於可能有其他受害者,校方卻不著手清查,還想粉飾太平的態度,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更新時間|2019.06.11 11: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