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7.05 23:28

【全文】拳擊賽無教練醫護在場 男大生急救不當頭部重創

文|孫曜樟    攝影|攝影組
淡大自由搏擊社為推廣拳擊運動,主辦了跨校交流賽,不料,阿瑞(黑衣者)比賽3場後,發生憾事。(翻攝畫面)
淡大自由搏擊社為推廣拳擊運動,主辦了跨校交流賽,不料,阿瑞(黑衣者)比賽3場後,發生憾事。(翻攝畫面)

淡江大學學生阿瑞(化名)是學校自由搏擊社成員,今年5月,他到台北市立大學參加一場校際拳擊交流賽,結果頭部受創昏倒,同學以為他中暑,把他的雙腳抬高、頭往後仰之後送醫。醫院診斷發現,他顱內出血,且因錯誤的急救方式,導致腦壓過高,緊急動手術,取下一大塊頭蓋骨。雖然撿回一命,但阿瑞的腦部嚴重受損,還出現失語症,至今仍住院治療。誇張的是,意外發生後,淡大與台北市立大學互踢皮球,都不願負責。家屬質疑,拳擊比賽現場竟然沒有合格的教練及醫護人員,也沒有幫學生投保意外險,根本是拿人命開玩笑。

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住了一個多月,淡江大學大三學生阿瑞(化名)每天還是必須接受復健治療,儘管頭部依舊凹陷,開刀取下一大塊頭蓋骨的傷痕仍清晰可見,失語症也沒有太多進步,但在父親的悉心照料下,阿瑞正朝著康復之路緩步前進,加上弟弟已經放暑假會來陪他,阿瑞的心情也因此開朗許多。

阿瑞(化名)在社團主辦的跨校拳擊交流賽中,頭部嚴重受創,最後開刀取下大片頭蓋骨治療,保住一命。(翻攝畫面)
阿瑞(化名)在社團主辦的跨校拳擊交流賽中,頭部嚴重受創,最後開刀取下大片頭蓋骨治療,保住一命。(翻攝畫面)

「只記得第一場比賽。」阿瑞的友人告訴本刊,現在若問起阿瑞交流賽當天發生什麼事?為何他現在會在醫院等問題,他的回答永遠都是這一句,至於其他的事,則完全沒有印象。每次看到這樣的場景,阿瑞的父親就感到無比痛苦,因為自己的兒子曾是英文資優生,對未來有著光明的憧憬與期許。

 

社團太馬虎 竟未保意外險

讓阿瑞人生變調的意外,發生在今年5月。阿瑞的友人說,阿瑞對拳擊很有興趣,大二那年加入學校的「自由搏擊社」,社團為推廣拳擊運動、加強與他校相關社團的聯誼,策劃了一場校際的拳擊交流賽,時間訂在5月11日。針對這場7校拳擊交流賽,淡大自由搏擊社也依規定呈報校方,並獲核可。

離譜的是,比賽當天沒有任何學校教練或老師隨同,社團為參賽學生投保的險種,竟是一般旅遊平安險,並無意外險。另外,台北市立大學天母分校的拳擊比賽場地,也無配置醫護人員。

阿瑞當天上場打了3場,第三場比賽結束後,他先是告訴社團成員:「我人不舒服。」隨後由團員攙扶準備離開比賽場地,不料走到一半突然倒下,由於現場沒有合格的教練、老師,同學們頓時慌了手腳,沒人知道阿瑞究竟發生什麼事,這時躺在地上的阿瑞不時翻身抱頭,露出痛苦表情。

同儕忙亂 見阿瑞突然倒地,同學們一陣手忙腳亂,根本不知如何處理。(翻攝畫面)
同儕忙亂 見阿瑞突然倒地,同學們一陣手忙腳亂,根本不知如何處理。(翻攝畫面)
抬腿急救 同學誤以為阿瑞中暑,將其腳部抬高(黃圈處)、放鬆肌肉,卻加劇腦溢血情況,致使腦壓升高。(翻攝畫面)
抬腿急救 同學誤以為阿瑞中暑,將其腳部抬高(黃圈處)、放鬆肌肉,卻加劇腦溢血情況,致使腦壓升高。(翻攝畫面)

當時有同學誤以為阿瑞中暑,還將他的雙腳抬高,用了錯誤的方式急救,最後同學見情況不對,才趕緊打電話向119求救。消防局救護人員趕到後,經初步處置,立即將阿瑞送上救護車,送到附近的台北榮民總醫院急救。

 

若教練隨行 應可避免憾事

阿瑞到醫院之後,經診斷是顱內出血,醫師緊急安排開刀,取下他的一大塊顱骨進行治療,雖保住性命,但因腦部重創,阿瑞現在手腳無力,靈活度大不如前,需長期復健。更嚴重的是,他還出現「失語症」,例如給他看狗的圖片,他雖然知道這張圖代表什麼,但說不出「狗」這個字,未來能否痊癒,連醫院都不敢保證。

阿瑞頭部重創,出現失語症,醫院用象棋幫他進行認字復健。(翻攝畫面)
阿瑞頭部重創,出現失語症,醫院用象棋幫他進行認字復健。(翻攝畫面)

另外,阿瑞左眼視力也因腦部受到重創的影響,降至0.02,幾乎失明。阿瑞的父親則是在意外發生3個小時後,才接到同學來電告知,急忙從基隆趕到醫院探視兒子。

阿瑞的友人告訴本刊,阿瑞的父親曾氣憤地質問淡江大學校方,對這種高危險運動,為何沒有善盡保護學生之責?不但事前沒幫學生投保合適的險種,意外發生後,又推諉卸責,難保日後不會再有其他學生發生類似事故。

為了釐清責任,阿瑞的友人也將阿瑞的3場比賽錄影畫面,拿給拳擊協會的專家判讀。友人表示,專家看過畫面後,明確指出在第二場比賽時,阿瑞的腦部應該已經受傷,還出現無法分辨方向的狀況,若當時有專業的教練或裁判在現場,應該會馬上停止比賽,絕不會讓阿瑞再打第三場。

攙扶離場 打完三場拳擊賽後,阿瑞(右)感到身體不適,由社團友人攙扶準備離開。(翻攝畫面)
攙扶離場 打完三場拳擊賽後,阿瑞(右)感到身體不適,由社團友人攙扶準備離開。(翻攝畫面)
癱軟倒地 阿瑞(黃圈處)走到一半全身癱軟倒地,不時用手抱頭,露出痛苦神情。(翻攝畫面)
癱軟倒地 阿瑞(黃圈處)走到一半全身癱軟倒地,不時用手抱頭,露出痛苦神情。(翻攝畫面)
醫護到場 阿瑞(黃圈處)走到一半全身癱軟倒地,不時用手抱頭,露出痛苦神情。(翻攝畫面)
醫護到場 阿瑞(黃圈處)走到一半全身癱軟倒地,不時用手抱頭,露出痛苦神情。(翻攝畫面)

本刊調查,案發當天,消防局的救護紀錄寫到:「評估生命跡象正常、無明顯外傷,但意識模糊…」因此,救護員採取的急救措施,是將阿瑞的肢體用長背板先固定,再送醫急救,與阿瑞同學的胡亂急救,明顯不同。

 

學校互撇責 家長求助無門

阿瑞的友人說,阿瑞對語文很有天分,高中時期便是學校「全英語資優班」的學生,高中畢業之後,更以優異成績錄取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全英語學士班」,前途光明似錦,也讓阿瑞的父母親引以為傲。不料,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阿瑞的未來陷入陰霾。

未發生意外前,阿瑞身強體健,是多項運動的好手。(翻攝自臉書)
未發生意外前,阿瑞身強體健,是多項運動的好手。(翻攝自臉書)

為了照顧受傷的兒子,阿瑞的父親一個多月來,幾乎以病房為家,原來的工作因無法長期請假,只好拜託老闆將他資遣,領取微薄的勞工失業補助度日。阿瑞的友人告訴本刊,阿瑞的父親雖然有幫兒子投保醫療險,但每天高達二千餘元的看護費用,卻非他們所能負擔,於是請淡江大學負起責任,給予必要的協助,不料竟遭校方拒絕。

至於提供比賽場地的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則說,他們只負責場地出借、管理,其他包括醫護人員、教練、老師不在現場等問題,並非校方的責任。

未發生意外前,阿瑞極愛戶外活動,也喜歡與人群接觸,是品學兼優的孩子。(翻攝自臉書)
未發生意外前,阿瑞極愛戶外活動,也喜歡與人群接觸,是品學兼優的孩子。(翻攝自臉書)

阿瑞因為參加社團活動,導致腦部嚴重受創,家長認為淡江大學和台北市立大學互踢皮球,甚至對阿瑞不聞不問,因此曾找上台北市議員徐立信陳情,議員認為校方有疏失,建議家屬提告求償,甚至召開記者會,把事件公諸於世。但家長擔心阿瑞未來復學,可能會受到刁難,所以暫時選擇隱忍。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對於這樣的結果,阿瑞的友人看不下去,向本刊投訴爆料,希望學校及教育主管單位能夠正視相關問題,更希望台灣不要再有第二個阿瑞出現。

淡大校方對學生參加社團活動受傷,表達不捨與遺憾之意。
淡大校方對學生參加社團活動受傷,表達不捨與遺憾之意。
意外急救SOP

資深救護人員表示,遇到意外狀況,應先評估患者是否有生命跡象,還是已無呼吸心跳。若無呼吸心跳,則要對患者施做CPR及AED電擊,如果有明顯外傷,還要加以包紮止血,並將肢體固定妥當,再送醫急救。若生命跡象正常且有呼吸心跳,但無明顯外傷卻又意識模糊,則不宜冒然移動患者,以免造成二度傷害。救護人員到場後,會根據患者狀況進行適當處置。同時在送醫過程中,通報勤務中心患者情況,再轉報前往醫院,預做急救處理措施。

民眾遇到緊急意外事故時,若不具有專業救護常識,不擅動患者是最基本原則,再來應趕緊致電119求救,在消防救護員到達前,可先遵循119指示,對患者進行安全的急救行為。

回應

淡大校方:已盡最大能力協助

淡江大學祕書長劉艾華表示,學校對學生在參加社團活動的過程中,遇到意外事故、造成身體傷害,感到相當不捨與遺憾,希望受傷同學能早日恢復健康。

另外,對於家長質疑學校為何未幫同學投保意外險、現場處置失當等問題,劉強調,校方已向家長說明,一切處置並無不妥。

至於醫療相關費用的問題,校方已運用各項保險、盡最大能力協助,實在「無力」也「無例」支付學生長期的醫療需求。學校對家長和學生的遭遇都感同身受,也盡可能去幫忙,因此家長從事發至今在醫院附近租房,以便就近照顧孩子的費用,也都是先由學校支付。

更新時間|2019.07.01 11: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