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9.13 23:28

【全文】都市計畫藏百億商機 高雄阮綜 合醫院爆家族內鬨

文|莊琇閔    攝影|陳毅偉
高雄阮綜合醫院是一間擁有73年歷史的知名醫院,阮綜合醫院創辦人三子阮仲洲,是醫院現任董事長。
高雄阮綜合醫院是一間擁有73年歷史的知名醫院,阮綜合醫院創辦人三子阮仲洲,是醫院現任董事長。

高雄老字號的阮綜合醫院爆發家族內鬨。副院長阮仲炯的7旬妻子,在5月底社員大會董監事改選當天,遭黑衣人毆成重傷;緊接著8月1日,董事長阮仲洲宣布解除弟弟阮仲炯的副院長職務,連其女兒管理部主任的職位也一併拔除。阮仲炯的女兒出面為父母抱屈,指控阮仲洲與其特助李俊德聯手,計畫將其他兄弟逐出經營團隊,由於未來醫院及周邊土地將進行百億元的都市計畫案,阮家親友懷疑背後與龐大的利益有關。

高雄知名的阮綜合醫院,前身為阮內兒科診所,1946年由阮朝英創辦,1970年更名為阮外科內科醫院,1979年定名阮綜合醫院,是一間有73年歷史的老字號醫院。

阮綜合醫院前副院長阮仲炯夫妻召開記者會,指控三哥惡意拔權。(東森新聞提供)
阮綜合醫院前副院長阮仲炯夫妻召開記者會,指控三哥惡意拔權。(東森新聞提供)

創辦人阮朝英1983年過世,後由四個兒子阮仲鏗、阮仲垠、阮仲洲、阮仲炯各持有醫院25%股份。老大阮仲鏗學工程、老二阮仲垠及老三阮仲洲學醫、老四阮仲烔學土木。四兄弟以各自的專長,將父親的阮內兒科診所發揚光大,阮綜合醫院現任董事長為老三阮仲洲,原由大哥阮仲鏗及老四阮仲炯擔任副院長,老二阮仲垠因心肌梗塞過世,由妻子吳惠萍擔任董事,未介入醫院經營。

 

副院長夫人 遭毆重傷

阮仲炯女兒阮馨嬅向本刊投訴,阮綜合醫院今年5月31日召開社員大會改選董監事,母親阮蘇貞當天獨自駕車欲赴醫院投票,結果一出門便遭一名黑衣人攔下,對方只問了一句:「是不是阮太太?」母親回應之後,便遭黑衣人持木棍一陣痛毆,導致全身多處骨折。五天後,警方將打人及開車接應的宋姓及辛姓男子逮捕到案,二人供稱是行車糾紛,否認與董監事改選有關。

毆打阮綜合醫院前副院長夫人阮蘇貞的黑衣人(紅圈處),日前已落網。(東森新聞提供)
毆打阮綜合醫院前副院長夫人阮蘇貞的黑衣人(紅圈處),日前已落網。(東森新聞提供)

阮馨嬅認為二人避重就輕,她質疑若是行車糾紛,怎麼可能劈頭就問是不是姓阮?再者,對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縱使因行車糾紛引發不滿,有必要把人打到鼻梁斷裂、左手尺骨及左大腿骨折嗎?阮馨嬅強調,母親與家人完全不認識歹徒,也沒有深仇大恨,合理懷疑二人是遭收買行凶。

阮仲炯的妻子(箭頭者)遭毆傷送醫後,仍堅持躺在推床上出席社員大會改選董監事。(讀者提供)
阮仲炯的妻子(箭頭者)遭毆傷送醫後,仍堅持躺在推床上出席社員大會改選董監事。(讀者提供)

阮馨嬅告訴本刊,案發至今3個多月,檢警沒有進一步追查幕後主使,也沒調查歹徒供稱的行凶動機是否屬實,讓他們一家人活在恐懼中,擔心隨時會再遭遇不測。阮馨嬅心疼地說,母親當天仍堅持躺在推床上到社員大會現場投票,後來雖經手術治療,但傷勢仍未痊癒,經常頭痛、不自主流淚,多數時間需要臥床休養,也因為驚嚇過度,出現難以入眠、夢見有人要殺害自己等不安反應。

 

無預警公告 解除職務

阮馨嬅透露,母親遭毆打後,三伯(阮仲洲)曾向家族其他人放話:「這只是第一次,以後還會有第二、第三次。」更離譜的是,阮仲洲未經董事會同意,突然在8月1日無預警公告,解除父親(阮仲炯)的行政副院長及她的管理部主任職務。

不只阮仲炯父女,老二阮仲垠的女兒阮蘭婷,原在阮綜合醫院擔任內科醫師,日前也未獲醫院續聘,目前已轉往博正醫院任職。

阮仲炯的女兒阮馨嬅(圖)質疑工程瑕疵,竟遭解除管理部主任的職位。
阮仲炯的女兒阮馨嬅(圖)質疑工程瑕疵,竟遭解除管理部主任的職位。

相較於家族其他兄弟及子女,被排除在醫院的經營團隊之外,董事長阮仲洲的兒子阮建維並非醫師,卻在醫院的細胞培養中心擔任主任,主要開發細胞製劑相關產品,並發展癌症腫瘤與幹細胞治療法。阮馨嬅說,細胞培養中心花了10年,耗費龐大研究經費,卻遲遲沒有通過政府許可,成效不彰。

另外,阮仲洲的女婿劉昭宏除了擔任皮膚科主治醫師,也是醫美中心主任。阮馨嬅不滿地表示,阮仲洲在社員大會當天凌晨突然告知她,因已轉移1%股份給劉昭宏,故劉可參與社員大會投票,此舉不但打破四房兄弟每家一人代表的慣例,也未經董事會同意,全由阮仲洲一人獨斷獨行。

阮綜合醫院董事長特助李俊德任職之後,惹出不少爭議。(讀者提供)
阮綜合醫院董事長特助李俊德任職之後,惹出不少爭議。(讀者提供)

 

新特助上任 頻掀波瀾

阮家親友亦透露,原本四兄弟分工經營醫院相安無事,但自從阮仲洲任用特助李俊德後,一切開始走樣。李俊德有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以及販賣人口等多項前科,2012年李被人砍傷,送至阮綜合醫院治療,之後就和阮仲洲搭上線,阮仲洲則將醫院的醫療糾紛交由李打理。

李俊德過去在高雄經營瘋馬、巨星等夜總會,以烏克蘭「金絲貓」女郎歌舞秀聞名,並跨足法拍屋市場,也是陳菊時代高雄市政府的「市政顧問團」成員,黑白兩道都很熟,近年還開了多家營造公司與工程開發公司,承包苓洲國小停車場等多項公共建設案,出入代步的座車是要價千萬元以上的賓利轎車。阮家親友認為,李到醫院擔任董事長特助的動機並不單純。

積水嚴重 阮綜合醫院C2新建大樓因施工不良,內部積水嚴重。(讀者提供)
積水嚴重 阮綜合醫院C2新建大樓因施工不良,內部積水嚴重。(讀者提供)
牆面滲水 阮綜合醫院C2新建大樓,出現牆面滲水的狀況。(讀者提供)
牆面滲水 阮綜合醫院C2新建大樓,出現牆面滲水的狀況。(讀者提供)

李俊德一上任,就換掉醫院原來配合的殯葬業者及清潔公司,改由自己熟識的廠商接手,還進一步插手醫院的新建工程。阮馨嬅說,醫院2014年興建連接B棟與C1棟的C2棟建物,原委託與院方長期配合的建築師與營造公司,並已簽約,但李進入經營團隊後,就把建築師與營造公司換掉。

阮馨嬅說,當時她剛從美國回台任職,除了本身學的是醫事管理,也有醫院工程經驗,她發現新的工程團隊未曾召開完整的工程會議,也沒有專業團隊負責審核施工材料,甚至連工程SOP都沒有。她在興建期間多次提出質疑,結果被李俊德等人踢出團隊,之後新團隊還追加數千萬元興建費用。

阮綜合醫院C2棟大樓(紅框處)新建瑕疵,引發阮家兩派對立。
阮綜合醫院C2棟大樓(紅框處)新建瑕疵,引發阮家兩派對立。

 

建物待鑑定 安全堪憂

C2棟建物去年完工後,因為與相連建物有高低差、超出建築線、耐震不足、防火塗層不符合約規定等瑕疵,阮家二房及四房對建物安全感到憂心,害怕未來如果出事,恐要承擔巨大責任,因此委請程姓技師進行鑑定。

巧合的是,程姓技師在阮仲炯妻子被打的前後幾天,曾接到多通未顯示號碼的來電,他無意間接起其中一通,一名男子自稱「高雄總裁」,告訴他:「約個時間來公司坐坐、泡茶,你是聰明人,有時候要識相一點!」程嚇得掛掉電話,他認為與承接醫院的業務有關。

阮家二房及四房子女擔心,李俊德包下醫院工程後,接下來還要參與醫院及周邊用地上百億元的都市計畫案。阮家親友告訴本刊,他們聽說阮仲洲和李俊德打算將原院區商四、商五用地,變更限縮為醫療用地,屆時土地價值將大幅下降,若要進行工程,向銀行貸款的額度也將降低,必須增資。若增資不足或不成,外人將有機可乘,成為醫院的法人社員,稀釋原有的董事股份。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其他家族成員擔心,若被阮仲洲及李俊德整碗捧去,未來恐怕無法過問醫院的經營,也無法替廣大的病患把關,希望衛生局等主管機關能介入調查,確保老字號的阮綜合醫院,能夠維持醫療品質,繼續為高雄市民服務。

阮仲洲回應:副院長該交棒了

阮綜合醫院董事長阮仲洲對弟弟阮仲炯方面的指控表示,阮仲炯太太被毆打與醫院無關,他認為其妻平常脾氣不好,可能與人結怨才被報復。而解任阮仲炯父女,他回應指出,弟弟在姪女阮馨嬅回國後直接安插她擔任管理部主任,他覺得不適任;也認為弟弟當了40年副院長,應該交棒換人做了。

阮仲洲還特別澄清,特助李俊德最早是阮仲炯任用的,他覺得李能力不錯,因此找來當他的特助;至於院內的新建工程,都委由專業事務所進行,與李沒有關係。

更新時間|2019.09.09 13: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