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09.13 23:28

【全文】聯手搶下壽險公會理事長 蔡宏圖蔡明忠力抗IFRS 17衝擊

文|陳仲興    攝影|董孟航 林育緯
蔡明忠(左)親自打電話給各壽險和金控公司董事長,幫黃調貴拉票。蔡宏圖也傾全力幫自家的國壽董事長黃調貴輔選,成功拿下壽險公會理事長。
蔡明忠(左)親自打電話給各壽險和金控公司董事長,幫黃調貴拉票。蔡宏圖也傾全力幫自家的國壽董事長黃調貴輔選,成功拿下壽險公會理事長。

上個月底,壽險公會理事長改選出爐,由國泰人壽董事長黃調貴擊敗台灣人壽副董事長許舒博,黃調貴出線的背後卻是國內二大金控集團破天荒聯手輔選,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和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親自拜託壽險和金控同業幫忙。

「他們希望藉公會理事長影響政策,降低IFRS 17(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17號)上路的衝擊。」一名金控高層對本刊記者透露:「因為IFRS 17要求大額增資讓蔡宏圖和蔡明忠很頭痛,再不合作他們會很慘!」

8月30日,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壽險公會理事長改選,由現任理事長、國泰人壽董事長黃調貴對決連任6年的上任理事長、台灣人壽副董事長許舒博,結果由黃調貴獲得壓倒性勝利,成功連任。

雙蔡夾殺 全力輔選黃

業界對黃調貴勝出並不意外,因為選前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全面動員幫黃調貴拉票,「蔡宏圖不但打電話給各家壽險公司和金控公司董事長拉票,就連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也參一腳,打電話來拜託務必投黃調貴一票,讓我們受寵若驚。」一名壽險高層透露。

壽險公會理事長改選,由國泰人壽董事長黃調貴(右)連任。
壽險公會理事長改選,由國泰人壽董事長黃調貴(右)連任。

面對國泰與富邦二大集團雙蔡的夾殺壓力,有「壽險業王金平」之稱的許舒博也不甘示弱,他選前出面嗆聲:「真的要以德服人,不能以利服人,否則以後公會難以運作。」許舒博還控訴國泰金動用長期業務合作或銀行授信額度資源,要求其他壽險公司支持,讓中小型壽險業者壓力很大。

面對二大金控集團全力輔選黃調貴,許舒博不得不拉高聲量反擊,讓壽險公會理事長選舉爆出濃濃煙硝味,不過,8月30日選舉,許舒博終究不敵蔡宏圖與蔡明忠二大巨擘聯手拉票敗陣,一位與會人士透露:「在第一輪的理事選舉,許舒博竟然只拿到第22名的落選頭,等於被蔡宏圖堂兄弟的勢力完封。」

今年壽險公會改選現場選情詭譎,許舒博靠郵政代表放棄,最後吊車尾擠進理事名單。
今年壽險公會改選現場選情詭譎,許舒博靠郵政代表放棄,最後吊車尾擠進理事名單。

今年壽險公會共選出21席理事,再由理事中推選出常務理事和理事長。許舒博在第一輪選舉就被擠出名單之外,已經讓人傻眼,接下來更令人訝異的是,在理事名單之內的中華郵政代表見狀立刻請辭,讓許舒博用候補的方式進入理事名單,取得下一輪角逐常務理事的資格,再進一步競選理事長。

 

官股介入 引外界揣測

許舒博雖然取得官股代表暗助,吊車尾勉強擠進理事名單,但在第二輪的常務理事選舉落選提前出局,無法取得第三輪理事長的參選資格。

面對這次壽險公會理事長的詭譎選情,壽險高層大呼:「實在太詭異,中華郵政(官股)代表怎麼放棄理事的職務,讓許舒博順利候補?官股代表難道不怕被追究責任和懲處?」對此,中華郵政表示,已要求相關人士寫報告書,但報告書迄今未公布,外界對此也有諸多傳言與揣測。

許舒博(圖)在選前出面嗆聲蔡宏圖:「真的要以德服人,不能以利服人,否則以後公會難以運作。」
許舒博(圖)在選前出面嗆聲蔡宏圖:「真的要以德服人,不能以利服人,否則以後公會難以運作。」

壽險公會理事長改選塵埃落定,許舒博想拿下壽險公會理事長,拉抬明年商總理事長選舉的聲勢落空,但外界不解的是蔡宏圖為何集團總動員,傾全力拿下壽險公會理事長?為什麼堂弟蔡明忠也出手相助?

國泰除了掌握壽險公會理事長,還把精算學會理事長一起拿下來。(翻攝自中華民國精算學會官網)
國泰除了掌握壽險公會理事長,還把精算學會理事長一起拿下來。(翻攝自中華民國精算學會官網)

一名金控總經理分析:「蔡宏圖展現志在必得的企圖心,關鍵就是IFRS 17要求壽險公司增資的金額實在太大,蔡家無力負擔,所以國泰除了掌握壽險公會,也把精算學會理事長(由國泰人壽執行副總經理林昭廷擔任)一起拿下,希望藉此掌控話語權替業者發聲,降低IFRS 17的衝擊。」

 

五王一后 求挪準備金

有金控高層認為:「掌握壽險公會和精算學會的理事長顯然是一個好方法, IFRS 17在其他國家是2022年實施,在壽險公會運作下,台灣已延後3年到2025年上路,你說理事長這個位置對國泰重不重要?話說回來,如果問題不嚴重,或是業者願意拿大錢出來增資彌補資金缺口,台灣何必延後三年實施IFRS 17?」

因應IFRS 17上路,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右)要求壽險公司增資,包括蔡宏圖(左)等金控大老闆都很頭痛。
因應IFRS 17上路,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右)要求壽險公司增資,包括蔡宏圖(左)等金控大老闆都很頭痛。

此外,今年初壽險公會理事長黃調貴領銜富邦人壽董事長蔡明興、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新光人壽副董事長李紀珠、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以及開發金控總經理王銘陽等人(外界稱為「五王一后」)到金管會求救,希望主委顧立雄同意挪用準備金,也是因為業者去年光在匯率虧損就高達2200億元,財務狀況已陷入窘境。

 

老牌業者 傾向不增資

然而,匯率大虧是壽險公司過度投資海外市場所致,壽險公會哪有回頭要求主管機關放寬準備金挪用的道理?何況準備金原本有其用途,不能隨便挪用,顧立雄並未放行壽險業者的請求。

知情人士透露,壽險公司五王一后和理事長年初要求金管會同意挪用準備金的建議雖被打了回票,但IFRS 17的問題,如果能結合壽險公會和精算學會的力量,就可以提出一套理論,向金管會建議增資的額度,因為壽險公司究竟要拿多少錢出來彌補準備金的缺口,最終的裁決權還是在主管機關手上。

IFRS 17公報實施後,虧損的保單損失得要馬上認列,獲利則逐期分攤,老牌壽險公司虧損數字可能會非常驚人。
IFRS 17公報實施後,虧損的保單損失得要馬上認列,獲利則逐期分攤,老牌壽險公司虧損數字可能會非常驚人。

本刊調查,金管會今年多次要求壽險大股東拿錢增資,因2000年以前老牌壽險公司賣了太多5%以上的高利率保單,在2000年各國央行不斷降低利率後,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跌到2%以下,台灣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更低於0.7%,壽險公司吸收高利率的保單後,根本找不到5%以上的投資標的填補虧損。

金管會今年多次要求壽險大股東拿錢增資,因應IFRS 17上路的問題。
金管會今年多次要求壽險大股東拿錢增資,因應IFRS 17上路的問題。

如果金管會決定以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2%為基準,業者利差損(保單宣告利率和投資收益率的差額)就會非常嚴重,壽險公司沒辦法支付保單理賠;而且IFRS 17實施後,這些虧損的保單損失要馬上認列,獲利則逐期分攤,老牌壽險公司虧損數字將會非常驚人,業者也會立刻面臨準備金不足、必須增資的問題。

老牌壽險公司過去賣太多的5%以上的高利率保單,利差損的問題非常嚴重。
老牌壽險公司過去賣太多的5%以上的高利率保單,利差損的問題非常嚴重。

但這問題也不是無解,一位壽險業者分析,如果壽險公會向金管會建議,壽險公司保單成本採用過去30年平均利率當計算基礎,由於2、30年前的利率是5%以上,和現在2%不到的利率平均後,業者的利差損將大幅縮小,甚至逆轉為利差益,業者就無需增資。

知情人士透露,蔡宏圖等大股東認購現金增資的意願不高,因為增資後股本膨脹,配息能力將進一步壓縮,參與增資的投資報酬率不划算。但為了配合金管會要求增資的政策,國泰金還是在8月中公告辦理200億元現金增資。

 

高利保單 停賣減負擔

但這200億元的增資,看在外資機構眼裡卻只是杯水車薪。8月底,花旗銀行等外資的研究報告點明,因應IFRS 17,國泰金增資的200億元「絕對不夠」,花旗銀行研究報告認為國壽需增資的金額高達1670億元,富邦也需增資880億元,加上最近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急跌,外資認為將對2大壽險公司的獲利帶來更多壓力。

配合金管會要求增資的政策,國泰金在8月中旬公告要辦理200億元現金增資。圖中為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
配合金管會要求增資的政策,國泰金在8月中旬公告要辦理200億元現金增資。圖中為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

面對外資警告,國泰人壽執行副總經理林昭廷指出,2009年國壽的高利率保單接近八成,若當時接軌IFRS 17會最嚴重,但這幾年,國壽已停賣高利率保單,改賣低利率保單,截至2018年底為止,高利率保單已下降到四成,負擔改善很多,因此國壽不會有利差損的問題,也沒有大幅增資的問題。

共度難關 破冰首合作

國泰金控和富邦金控同時面臨IFRS 17增資風暴,二家雖系出同源卻有心結,此次難得同聲一氣。富邦銀行和富邦人壽當初能夠創立,就是富邦集團創辦人蔡萬才趁國泰人壽股價在1500元以上時賣掉持股,拿到200億元現金,才有足夠的銀彈獨立門戶、打造富邦王朝,金融業高層說:「當初蔡萬才承諾哥哥蔡萬霖不賣國泰人壽股票,結果卻賣到一張不剩,雙方因此有了心結。」

蔡萬才(中)創辦富邦集團,第二代蔡明忠(右)接棒做大。(聯合知識庫)
蔡萬才(中)創辦富邦集團,第二代蔡明忠(右)接棒做大。(聯合知識庫)

不僅如此,由於富邦金的銀行、壽險等金融版圖和國泰金重疊度非常高,棒子交到第二代蔡宏圖和蔡明忠手中後,二大集團的競爭關係越趨明顯,攜手合作對外的案例幾乎未曾聽聞,這次堂兄弟聯袂打電話給各壽險以及金控公司董事長,算是破天荒,關鍵就是「IFRS 17風暴來襲,蔡家堂兄弟不得不合作面臨共同的問題。」知情人士說。

眼見IFRS 17迫在眉睫,蔡宏圖和蔡明忠堂兄弟難得聯手出招,金管會如何在金融市場震盪下,兼顧業者財務狀況及保戶權益,和業者間過招攻防恐怕勢在難免。

回應

國泰金:傳聞都是猜測

針對IFRS 17可能使國泰金面臨相當大的增資額度、增資額度與外資的評估有很大差距,國泰金表示,IFRS 17牽涉層面廣且複雜,國際上仍有很多議題持續討論中,尚有許多相關細節未確定,國外金融監理機關並沒有公布其業者接軌之影響狀況,金管會也未針對IFRS 17提出各保險公司所需增資金額,所以坊間傳聞都是猜測。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國泰人壽和許多同業都持續進行各種情境的試算與準備,相繼將產品策略轉向價值型導向,著重銷售保障型等較高CSM(Contractual Service Margin)貢獻的商品;今年以來業者將利變型保單宣告利率大幅調降,降低保單資金成本。今年上半年許多業者的攤銷後成本部位未實現利益餘額都大幅增加,整體產業超過4,800億元,光國泰人壽即超過1,200億元,以上各項皆有助於業者降低 IFRS 17的影響,順利接軌IFRS 17。

小辭典 國際財務報告準則 IFRS 17

依照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17號IFRS 17規定,保險公司必須檢視所有保險合約賺賠,賠錢的保單要立刻列入虧損,賺錢的保單則在保險期間內,逐期隨服務提供認列。由於過去台灣大量銷售高利率保單目前虧損,依照IFRS 17國際標準,這些過去銷售的賠錢保單,「損失要馬上認列」,並提足準備金或增資。

根據保發中心資料,IFRS 17將造成南韓壽險公司增資42兆韓元(約新台幣1.13兆元),且有9家公司恐面臨鉅額增資或被接管。由於衝擊非常巨大,金融業把IFRS 17視為魔王級的會計公報,台灣已經決定晚3年(2025年)再與國際(2022年)接軌。保發中心董事長桂先農就曾說,台灣也可能面臨同樣壓力,國內壽險業者需要提早準備。

更新時間|2019.09.12 01: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