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幕後,記者說
2019.12.03 22:00

E09|我愛我的家人 但無法與瘋狂相處——談愛恨龍發堂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龍發堂,這個曾經幾乎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的宗教機構,在台灣存在了47年。
龍發堂,這個曾經幾乎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的宗教機構,在台灣存在了47年。

鏡週刊全新podcast節目「新聞幕後,記者說」——《鏡週刊》的記者,每週三用聲音親自告訴你,新聞幕後,記者有什麼話想說。

本集邀請到鏡週刊人物組記者李振豪。他曾經做過關於「愛恨龍發堂 病患家屬的痛與苦」專題報導,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

E09|我愛我的家人 但無法與瘋狂相處——談愛恨龍發堂

mirror-voice-link

龍發堂是什麼呢?它曾是一座位在台南與高雄交界的寺廟,可是跟一般寺廟不一樣的是,從七○年代,就開始大量收容精神病患,而且龍發堂還跟家屬承諾,可以幫忙照顧一輩子。

龍發堂可能離一般聽眾的生活經驗太遠,或許你可以想像一下前陣子很紅的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如果你是應思悅,弟弟是應思聰,你會不會很希望有個機構可以幫忙好好照顧罹患精神疾病的弟弟?對於像應思悅一樣痛苦的家庭來講,因為早年,台灣根本沒有任何精神病患的長照機構,龍發堂,就是他們最後的救贖。

可是,兩年前,龍發堂爆發阿米巴痢疾合併肺結核群聚感染,高雄市衛生局只好把住在龍發堂裡的精神病患分批移出,到了前年年底,衛生局公告龍發堂為法定傳染病疫區,從此以後,所有堂眾「只出不進」。也就是說,龍發堂做為精神病患收容所代名詞這個歷史,就此結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把病患移出不久,卻發生了一個悲劇。有一名叫做陳竹君的病患,在被家人帶回家五天後就失蹤了,失蹤二十一天後才在基隆市的一座大樓屋頂的冷氣機房內被找到,但找到時,她已經過世了......

更新時間|2019.12.04 04: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