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20.03.26 23:58

【心內話】為妳 我在監獄開畫展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裔浴說自己從來不養狗。女兒入監後,請他代養2隻狗,如今非常有感情,他說:「牠們是我女兒的性命,也是我的心肝寶貝,看到狗,就會想到女兒。」
陳裔浴說自己從來不養狗。女兒入監後,請他代養2隻狗,如今非常有感情,他說:「牠們是我女兒的性命,也是我的心肝寶貝,看到狗,就會想到女兒。」

我從小愛畫畫,從金瓜石到基隆參加比賽,對我就像出國一樣,每次都拿第一名回來,16歲就拜師當時的武俠漫畫大師游龍輝。18歲那年,有次我坐在台階上,一個喝醉的警察按住我的頭,拿手電筒照我,我一拳「蹦」過去,他後仰倒下流血。隔天他上門來抓我,我媽拿大布巾,塞幾件衣服和八塊錢,叫我跑路,我沒錢沒勢,只好去從軍。

陳裔浴,71歲,基隆人,退休

我在軍隊裡加入竹聯幫。退伍後國立編譯館開始審查漫畫,決鬥場面不能見血,武俠漫畫市場沒落,我帶了2、30個小弟混黑道,整天吃飯打架上酒店,很花錢。有人介紹我去基隆貨櫃場上班,我跟黑道合作走私,一卡貨櫃我拿80萬元,順的時候一週一、二趟,賺錢跟喝水一樣,我就一直加班,甚至一個禮拜都沒回家。

回想起來,那一拳改變我一生,不然我應該一輩子在畫畫。但我至今還是想不透,是什麼改變我女兒的一生?2年前某夜,一通電話打來,說我37歲的女兒被警察抓走,女兒因吸毒、販毒被判刑18年,這已經是她第3次被關了。

其實,我從小讓女兒學鋼琴、跳芭蕾,她也很乖巧貼心,會期待我下班,幫我拿拖鞋。她小五、小六時,我覺得奇怪,她怎麼常常跑廁所,每次都好久。直到她國一,我才知道她有在注射毒品。雖然我做兄弟,但我不碰毒,對這方面完全是張白紙,等我發現時,已經拉不回她了。

有次她國中老師邀我去學校,拿她的作文給我看,題目是「我的爸爸」,她寫「我生在小康之家,媽媽愛我,爸爸更愛我,但每天放學回家,家裡很大,只有我一個人,我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唉,是我疏忽啦,從小到大,我只帶全家出去玩過那麼一次。

我從來不打小孩的,只有一次,她吸毒吸到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氣到賞她耳光,跪著求她不要再碰毒,她眼淚、口水一直流,得用繩子綁起來。她每次都說會改,但毒品真的很難戒。我常在想,女兒是不是代替我受罪?

現在我每週都去監所會客,帶吃的給她的同房,她們好意思對我女兒不好嗎?去年,她們知道我會畫漫畫,我一口氣畫了200多張,整個監所牆壁都是我的畫,畫展居然開在那,笑死人了。以前沒時間陪她,現在晚年換我照顧她。我跟她說,就算全世界都不原諒妳,爸爸還是會原諒妳。過了很多年,她終於告訴我,如果有下輩子,她願意再當我的女兒。

更新時間|2020.04.01 08: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