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病床1】老夫婦受訪談防疫成功 如今夫病死妻確診還被醫生趕

文|蔣宜婷 李振豪 王思涵 陳昌遠 蕭函青 陳虹瑾    攝影|翁睿坤 林煒凱
本土確診案例突破7,000人,病患過載成為一線醫護人員的難題。圖為台北市聯合醫院。

國內COVID-19疫情驟然升溫,雙北各醫院床位不夠、戶外插管、確診患者無法住進加護病房等情況頻傳。雙北醫療量能到底夠不夠?病床和醫護人力是否充足?中央和地方像身處平行時空。我們實際採訪雙北多間醫院的一線醫護人員、防疫專責消防員、疫情熱區的民意代表,以及真正「卡」在就醫路上,甚至因此痛失至親的染疫患者及家屬,試圖釐清中央數字與現實之間,存在著哪些差距?

69歲的李淑霞(化名)正在台中一所區域醫院接受治療。她燒剛退,說話微喘,「今年4月,韓國電視台的記者來台灣訪問防疫成功經驗,我和我先生還有受訪…」她咳了幾聲,憶起訪談,「本來那個訪問要在韓國播,應該不會播出了吧?」

 

病房滿載 病患怨:還在發燒就被醫趕

李淑霞受訪這天是5月28日,指揮中心公布的死亡個案連續二日創新高,27日、28日分別新增13例、19例。李淑霞的76歲丈夫,在5月27日凌晨病逝。「他平常會去萬華那邊的小吃部跟人家聊天,他朋友沒人確診,不知他怎麼感染的…」她回憶,5月13日,丈夫身體不適,16日起躺在家中,她猛打1922,「1922叫我打1966,1966叫我打衛生所,然後又叫我打衛生局、打防疫中心、打疾管署…」

焦急的李淑霞動用各種關係,回應大多是「再等等」「床不夠」。5月21日,丈夫確診,同日她得知自己也確診;22日,丈夫被送醫,她則從台北被送往台中豐原檢疫所,開始發燒嘔吐,隔日送醫。丈夫進病房時還能用手機拍照傳給家人,隔天卻傳來需插管消息,住院第6天清晨,丈夫病逝。

老年喪偶的李淑霞無暇顧及台北的丈夫後事,她在台中的病房裡,在反覆發燒與退燒之間閱讀家人的訊息,說話必定伴隨咳嗽,「我最高燒到39.1度,現在有點肺浸潤…住院第二天,醫生跟我說:『妳沒什麼事啦,可以回去(檢疫所),不要在這裡占床,很多人要床。』我說:『我咳嗽這麼厲害,還發燒,怎麼可以走呢?』他說:『妳不要浪費醫療資源。』我聽了很火大,我說我還在發燒,連X光都還沒照出來,醫生聽了覺得不好意思,說:『好好好,妳先暫時住這。』現在,他每天給我照X光。」

李淑霞夫妻的遭遇並非個案,5月中疫情升溫後,雙北各醫院急診室都陸續傳出病床不足的消息。期間,北市聯醫工會在臉書以「醫療崩壞在即,基層醫護向社會求助」為題發文,指出急診、病房爆滿,病人源源不絕。台大醫院院長吳明賢也在臉書貼文,以「Hospitals Need Help」為題,求救般地表示台大醫院病患已超量,加護病房全部滿載,就算把小兒加護病房改成成人使用,仍不敷使用。

雙北醫療量能緊繃,護理師人力被認為是最不足。圖為快篩站人員正在為一名護理師消毒。

平行時空 陳時中:全台醫療量能充足

但同一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記者會上再度強調,全台醫療量能充足,並非沒有病床,而是疫情升溫,需要轉換、移出病人。指揮中心亦提出數據,指出在容許「一室多人」收治病患、重新調整各家醫院的病床後,台北市和新北市空床數分別為682床及1,183床。

看似寬裕的空床數,當晚即遭到台北市長柯文哲反駁,怒槓中央「腦袋壞掉」,直言指揮中心只要到第一線急診室、專責病房,就能知道「不可能還有幾百張空床。」台北市衛生局長黃世傑也指出,北市當天中午專責病床僅剩20多床,「數字一直變動,其實一下子就用完了。」他說。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