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圍城心聲2】社區老人來不及送醫就過世 焦慮到每天只想把自己灌醉

文|王志元    攝影|攝影組
封城太突然,某個菜市場有幾百人只能就地睡在鐵皮屋頂下,網友只要一傳播這張圖片,就會被封號,經過申訴後,這些人才被接走。(翻攝自推特)

我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公司有二十幾個員工,每天還是得發薪水,不知道再這樣封下去公司還能撐多久。怎麼排解焦慮?喝酒啊。我本來有4、5支威士忌,這個月已經全喝完了。

封閉焦慮 最難熬的是週末

物資的話,我還夠。大部分外國人,還有包括在上海的台灣人,3月底陸陸續續封鎖一些小區時,都已經開始準備物資,當時,上海本地人還不以為然,政府說浦東先封4天,他們就覺得,4天而已,買那麼多東西幹嘛?所以嚴格封城的時候,很多上海人真是措手不及,完全沒準備,像我這個小區裡面,就有老人家拿不到藥,最後病發,被救護車載走。前幾天還有另一戶的老人,因為噎到,來不及送醫就過世了。

封城初期,楊誠志(化名)收到政府發放的物資。(楊誠志提供)

外地人住的小區也蠻慘的,那一區住的都是打工仔,5、6個人住在一間,物資是按戶發放,一定不夠他們吃。物價又被哄抬得那麼高,一條中南海(香菸)平常是120元,現在喊到240元,跑腿費100元起跳,這怎麼活?

你問我想不想回台灣?說實話是蠻掙扎的,來這裡8年,事業基礎都在這邊,不可能說關就關,再觀察一陣子看看吧,如果狀況繼續惡化下去,那也由不得我們。雖然事務所停擺,但我每天還是得處理一些國外客戶的事情,平日還好,最難熬的是週末吧,週末沒事幹,會焦慮,只能追劇、打掃家裡,找事情來做,一定要熬到晚上再把自己灌醉,畢竟一大早就開始喝也太不像樣了。

楊誠志 (化名),四十二歲,浦西閔行區,律師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