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神人之家》創投籌資源 直視原生家庭糾葛解心結

文|祁玲    攝影|楊兆元
紀錄片《神人之家》入選金馬創投、獲文策院投資,並入圍上屆威尼斯市場展。(傳影互動提供)

媒合影視製作方、投資者和發行商的各式創投會議,是獨立影像工作者尋找資金和銷售版權的重要管道,本屆金馬入圍紀錄片《神人之家》便善用相關資源,完成作品。

該片在金馬創投吸引法國製作公司合作,亦獲文策院投資,並在符合威尼斯市場展申請資格的情形下順利入選。監製陳璽文和導演盧盈良不僅爭取到在其他影展曝光的機會,也如願找到國際發行公司,為開拓海外市場打下根基。

《神人之家》是導演盧盈良第二部長片,全片歷時4年完成,鏡頭聚焦盧盈良的家人:好賭的父親、會通靈的哥哥和含辛茹苦的媽媽。拍攝契機源自媽媽的一通電話,促使離家逾20載的他帶著攝影機返鄉,記錄原生家庭樣貌。

陳璽文(左)與盧盈良(右)認為《神人之家》不僅訴求台灣觀眾,也要行銷海外讓更多人看到故事。

 

盧盈良習於單打獨鬥,直到想把短片《阿志》延伸為長片,才找上陳璽文。

盧盈良過往和台灣大多數紀錄片工作者一樣,習於單打獨鬥,直到決定把短片《阿志》延伸為長片,才找上飛望影像創辦人陳璽文共組團隊。陳璽文國際合製經驗豐富,作品有台灣、新加坡、葡萄牙和法國合製的電影《明天比昨天長久》,以及紀錄片《不即不離》等。

盧盈良(右)透過鏡頭呈現哥哥盧盈志(左)的生活困境。 (傳影互動提供)

在此之前,盧盈良已跟國藝會申請60萬元的前期開發補助。為了籌資,他與監製陳璽文於2019年參加金馬創投,法國公司Films de Force Majeure因參與製作的新加坡電影《幻土》入圍金馬獎,來台出席相關活動。監製Jean-Laurent Csinidis聽了盧盈良陳述的故事大受感動,於是加入合製行列,並順利在法國申請到3筆、合計新台幣170萬元的資金。

那年文策院首次與金馬創投合作,設立頒給首部劇情片導演提案的「WIP原創獎」。原本只有一個名額,臨時加碼給《神人之家》獎金1萬美元。此企劃案確定有法國資金之後,文策院與飛望影像簽署合作備忘錄(MOU),以國際合作投資專案計畫的名義投資該片175萬元。加上盧盈良來自嘉義縣民雄鄉,亦獲地方政府補助40萬元,總預算約5百萬元。

《神人之家》今年入選瑞士真實影展國際長片競賽單元,陳璽文(右)與盧盈良(中)出席相關活動。

陳璽文與盧盈良有共識:這部紀錄片不單訴求台灣觀眾,也要行銷到海外,因此陸續參與DMZ韓國國際紀錄片影展和威尼斯市場展的創投會議。後者從去年250個企劃案選出57部作品,紀錄片占7部,《神人之家》與德國名導文溫德斯的企劃案均名列其中。

為了參加國際創投會議,盧盈良花半年修改故事大綱,寫了將近1萬字。陳璽文解釋:「威尼斯是國際大影展,創投資料要準備得很詳細,好讓外國人看懂故事。」他們也提交影展策略和製作團隊背景等相關文件,雖耗時卻是必要功課。出發前陳璽文希望與影展選片人多交流,並找到國際發行公司,兩個目標均順利達成。

 

因為拍的是家務事,盧盈良不斷自我詰問拍片理由,直到在金馬創投得到獎勵,才克服心理障礙。

拍攝過程最大的難題是心理層面,因為在申請補助時有評審提及作品拍的是家務事,盧盈良印象深刻,不斷自我詰問拍片理由,內心交戰千百回,直到在金馬創投得到獎勵,才克服心理障礙。

盧盈良(右)離鄉逾20載後,藉由影像重新梳理與家人的關係,左起為他的父母。(傳影互動提供)

過程中盧盈良的家人都很配合,甚至主動以神明生日等各式理由,探問他是否要回家,以維繫家人關係。拍攝成員除了他,還有周文欽和陳彰光兩位攝影師協助,前者因信仰之故和盧盈良的家人特別合拍;後者常與盧盈良搭檔,負責側拍與拍攝劇照。

《神人之家》的剪接師黃懿齡今年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剪輯,也入圍本屆金馬獎同獎項。作品有《灣生回家》《翻滾吧!男人》《我的兒子是死刑犯》等,曾以《台灣棒球百年風雲:站在火山口》獲金鐘獎提名。採訪當天她不在台北,以視訊方式暢談剪輯的心法,以及與盧盈良合作的模式。

片中與信仰相關畫面,剪輯時討論許久。(傳影互動提供)

黃懿齡以往都根據導演的故事大綱先剪一個版本,再彼此討論內容。不料這次她的粗剪版與大家的期待有落差,盧盈良要求每天去剪接室,與她花了1個月逐格、逐場討論。盧盈良一度擔心此舉會把黃懿齡嚇走,她雖覺得「導演很煩」,但理解家庭題材是導致盧盈良糾結的主因,願意配合對方,首度以這種方式剪片。

盧盈良(左四)的《神人之家》在家鄉嘉義舉行放映會,他的哥哥(左五)、姐姐(左一)均出席觀賞。(傳影互動提供)

經過頻繁討論,黃懿齡慢慢摸索出盧盈良想要的感覺,找到故事方向。她說:「最難的是影片開頭的半小時,剪了十幾個版本。」他們對第一個鏡頭是否要與信仰有關,以及占多少比重等討論很久,也嘗試不同做法,後來全數推翻。由於作業時間拉很長,期間他倆為維持生計得接其他工作,前後耗時1年多才完成剪接。

 

剪接師與導演的關係像保母,過程中你看到小孩(作品)有些爸媽沒發現的特質,就要跟對方溝通。

談到剪接師與導演的關係,黃懿齡形容像保母。她解釋:「比方導演說這是我的小孩,希望他參加歌唱比賽,你就得去認識、照顧這個小孩。過程中你看到小孩有些爸媽沒發現的特質,就要跟對方溝通:『你說這小孩會唱歌,但我覺得他好像比較喜歡跳舞或適合畫畫。』」

《神人之家》獲本屆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輯和觀眾票選獎,導演盧盈良(前排右起)、剪接師黃懿齡、監製陳璽文(後排右起)和製片古佳蓁會後合影 。(台北電影節提供)

黃懿齡擅長從大量的影像資訊裡抽絲剝繭、讓敘事流暢,心法是看第一遍素材時要詳細做筆記,以保母角色來比喻就是「多和小孩相處,知道他的想法與喜好。」她認為只要熟悉素材,有時它會找到自己的位置。一旁的盧盈良聽了很有感,直言到頭來剪接師比導演更了解自己的作品。

因為媽媽的一通電話,讓盧盈良於2017年返鄉,以影像記錄家庭點滴。 (傳影互動提供)

陳璽文在義大利國立電影學院主修創意製片,擔任過編導與製作人。因熱愛亞洲電影而學中文,台藝大廣播電視系碩士畢業後留在台灣影視圈逾十年,執導《南島起源》獲金鐘獎人文紀實節目獎,並以高級專業人才的名義歸化為台灣人。

他表示,創意製片在資金、執行和內容上都要協助導演,可惜不少本地導演認知有限,是他面臨的最大挑戰。他期許未來有更多人理解、接受創意製片的特性,齊心打造優質作品。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