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1. 美食旅遊

    【酒誌】中性不失彈性 伏特加大閱兵(下)

    伏特加強調自己是中性烈酒,無色、無味、無嗅。但若真是如此,市面上又何必有這麼多伏特加品牌,各自強調自身的風格與特色呢?在中性之餘,伏特加如何展現特色,以及「被需要的彈性」呢?

  2. 時事

    慈濟基金會牽手11國際組織 援助流離失所的烏克蘭難民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至今(15日)進入第112天,烏克蘭多處大城市遇襲,聯外橋樑也因戰火被摧毀,許多的烏克蘭民眾被迫離鄉,紛紛逃往鄰近國家,台灣慈濟基金會為了協助烏克蘭難民,尋求管道與多個國際組織合作,盼用最直接的方式提供物資。戰爭無情,慈濟基金會執行長顏博文有感特地發文,以下是全文:

  3. 美食旅遊

    【酒誌】簡單不簡單 伏特加大閱兵(上)

    俄烏戰爭打得昏天暗地,過去是兄弟之邦,如今兵戎相見。其實,他們同屬伏特加(Vodka)生產帶,跟東歐、北歐各國有著一條隱形的文化臍帶相連。在白色烈酒中,我們因有中式白酒,因此對伏特加無感且陌生。其實這酒,看來簡單實則不然,難怪戰鬥民族這麼愛!

  4. 人物

    【全文】出烏克蘭記 烏俄戰爭裡的母親妻子與女兒們

    聯合國難民署(UNHCR)統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已超過465萬烏克蘭難民逃至其他國家,在烏克蘭18至60歲的男性被徵召、無法出國情況下,超過90%難民是婦女和兒童。戰火還在延續,我們前往波蘭採訪7組烏克蘭難民家庭,與收容她們的波蘭家庭。她們是普通人,是母親、妻子、女友與女兒,其中不乏「三代同逃」難民組合。她們原有安定生活,是學生、主婦、護理師、牙醫助理、房屋仲介、保險業務員、數位行銷經理,在這場大離散裡倉皇輾轉,一路向西。她們被迫與留在烏克蘭的父兄、丈夫、男友與兒子暫時分開,也可能,永久分開。這群沒有男人的女人們,受訪時多不願提及姓氏,有人不願拍照,因恐懼「普丁會找到我」。有人與烏克蘭家人視訊通話只敢比手畫腳,就怕「俄羅斯人會監聽」。成為難民,還得慎防心懷不軌的人口販子,難民女性遭性剝削、勞力剝削、人口販運案已引起國際組織注意。當逃與不逃都是賭,兩難時刻,卻也是烏克蘭女性展現力量的時刻—到了異地,有難民開始求學,有人募資奔走,就為把物資送入烏克蘭,有些難民成為志工,幫助更多女人。從線上到線下,她們保護彼此保護家,某種程度,也保護家鄉男人們。她們還在等勝仗,有人卻說,不管戰爭輸贏,再也不回烏克蘭了。

  5. 人物

    【沒有男人的女人6】不買嬰兒用品卻買軍品 孕媽咪一句話留住想參軍的烏籍老公

    如果不是因為兒子蒂莫西(Timothy),台灣女生愛麗絲的烏克蘭籍丈夫尤禮可能已回到家鄉服役,烏俄戰爭結束前的每一天,她都可能成為沒有男人的女人。

  6. 人物

    【沒有男人的女人7】逃出烏克蘭卻處處是陷阱 難民頻遭性剝削她投入救援

    「我們的計畫沒有改變。」21歲的難民瑪格麗塔(Margarita)說:「只要烏克蘭安全了,我們就回家。」

  7. 人物

    【沒有男人的女人4】原以為普丁只是嚇唬人 1小時後三代女眷同逃歸鄉無期

    我們抵達莫妮卡(Monika)與斯拉沃米爾(Slawomir)位於華沙近郊的透天厝時,他們一家6口,不,嚴格來說是2家共6名成員,已坐定沙發,狗把頭靠在他們腳邊。他們肢體和表情自在鬆弛,若不是因為性別,我一時分不出誰是難民誰是主人。

  8. 人物

    【沒有男人的女人5】跟家人視訊卻不敢開口 她堅信「俄羅斯人都在監聽」

    「媽媽留在烏克蘭,我們視訊都比手畫腳,猜她想表達什麼。」難民雅娜(Yana,34歲)食指放唇邊,神色警戒。她解釋,親友間各種打pass都是基於安全考量:「不要說話。就算發生爆炸,也不能在電話裡明講,如果被俄國人監聽到,就糟了。」她姊姊伊娜(Inna,37歲)補充,通電話的意義在確認家人活著,其餘不可說,「因為俄羅斯人都在聽。」

  9. 人物

    【沒有男人的女人2】逃與不逃都是賭 「我媽有50%機率被殺」

    57歲的塔提雅娜(Tatyana)臉糾成一團,直到訪談結束,都不見她眉頭鬆開。我們語言不通,她女兒麗娜(Lena,33歲)協助母親把烏語流利譯成英語。這對母女有2種身分:既是烏克蘭難民,也是收容難民的主人。我們到訪這天,麗娜剛送走一對烏克蘭母女與貓,難民母親已找到荷蘭新工作;與此同時,另一對剛離開她家的難民母子,也平安抵達奧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