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時事

  1.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全文】組老藝人大軍 王令麟出奇招搶攻直銷市場

    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全力衝刺直銷事業,喊出今年底拚進台灣前10大直銷商之列。本刊調查,6月王令麟找來《民眾日報》前董事長、名模洪曉蕾前夫王世均,出任東森全球新連鎖事業業務執行長,靠著王世均在演藝圈的人脈組成「大健康團隊」,吸收沈玉琳、楊光友、趙永馨、江彬等資深藝人加入,再親自出馬說動「阿姑」周遊另創「精鷹體系」,以老藝人大軍搶攻直銷市場。

  2.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王令麟出奇招】周遊、沈玉琳都入列 王令麟揪老藝人搶9百億商機

    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全力衝刺直銷事業,喊出今年底拚進台灣前10大直銷商之列。本刊調查,6月王令麟找來《民眾日報》前董事長、名模洪曉蕾前夫王世均,出任東森全球新連鎖事業業務執行長,靠著王世均在演藝圈的人脈組成「大健康團隊」,吸收沈玉琳、楊光友、趙永馨、江彬等資深藝人加入,再親自出馬說動「阿姑」周遊另創「精鷹體系」,以老藝人大軍搶攻直銷市場。

  3.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王令麟出奇招1】名模前夫成王令麟新事業操盤手 4個月業績1.5億

    王令麟出席各大活動,西裝底下多半是白色球鞋,彷彿在生意場上也要跑得比人快,也因此屢出新招,三不五時的奇思妙想更被友人私下稱作「鬼腦袋」,這次找王世均建軍、邀請資深藝人加入直銷團隊就是他的主意,也因此創造單一商品在4個月內狂銷1.5億元的佳績。

  4.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王令麟出奇招2】連丟28檔主持活動 沈玉琳兼差賣壯陽保健品

    今年,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衝刺直銷業務,除了每個月以3千人加入的速度擴張外,趁肺炎疫情,消費者重視養生與保健的機會,他再出奇招,找來演藝圈人脈豐厚的名模洪曉蕾前夫王世均組成「大健康體系直銷團隊」,再陸續吸收老牌藝人組成直銷團隊,其中,藝人加入的「天字第一號」就是沈玉琳。

  5.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王令麟出奇招3】阿姑周遊94狂 一句話就讓貴婦團掏錢成下線

    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今年出奇招,找來一票老藝人組成直銷大軍,連人稱戲劇教母的「阿姑」周遊都在其中。她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提到,自己決定加入,一開始並不是為了自己賺錢,而是希望幫助更多收入不穩定的老藝人,只不過她的面子夠大,最後就連貴婦團都埋單,加入東森直銷團隊成為她的下線。

  6.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全文】蔡承穎愛相隨韓國歐巴 富邦大董蔡明忠低調嫁女

    富邦集團大董、台灣大哥大董事長蔡明忠,雙十國慶日開心完成長女蔡承穎的婚姻大事,這是蔡明忠4個子女中的首樁喜事。本刊調查,今年30歲的蔡承穎與從事建築業的美籍韓僑馬辰宇原定今年初完婚,農曆年前蔡明忠夫婦還親赴韓國拜會親家,未料好事多磨,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一直到雙十國慶才在台北完婚。

  7.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全文】買樓不承受4.8億債務 鋼鐵大亨旗下官田鋼爆爭議

    由鋼鐵大亨謝裕民率領的台鋼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官田鋼鐵(簡稱官田鋼)近期爆發買樓爭議。本刊調查,官田鋼會鬧出買樓風波,肇因於2年前的台南「東方巨人」商場交易案,負責管理經營這棟大樓的明棋公司前負責人,同時也是知名旅宿牡丹灣創辦人曾忠信出面怒控,官田鋼買下商場後竟不願承受當初合約載明的4.8億元債務,因而一狀告上法院與主管機關。對此,官田鋼董事長汪振澤接受本刊專訪強調:「該筆交易就是單純的股權買賣,我們無須承受這筆債務。」

  8.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買樓不認債】買樓拒認4.8億債務 官田鋼老董的理由讓賣家傻眼

    由鋼鐵大亨謝裕民率領的台鋼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官田鋼近期爆發買樓爭議。本刊調查,官田鋼會鬧出買樓風波,肇因於2年前的台南「東方巨人」商場交易案,負責管理經營這棟大樓的明棋公司前負責人,同時也是知名旅宿牡丹灣創辦人曾忠信出面怒控,官田鋼買下商場後竟不願承受當初合約載明履約保證的4.8億元債務,一狀告上法院與主管機關。對此,官田鋼董事長汪振澤接受本刊專訪強調:「該筆交易就是單純的股權買賣,我們無須承受這筆債務。」

  9.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買樓不認債1】合約上寫明「承受」債務 官田鋼老董:應解讀為「承認」

    台鋼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官田鋼近期爆發買樓爭議。本刊調查,官田鋼會鬧出買樓風波,肇因於2年前的台南「東方巨人商場」交易案,據契約書顯示,官田鋼買商場時在契約書的履約保證條款寫明承受4.8億元銀行債務,但之後不為履行,且相關資訊也未在財報或年報中揭露,恐怕會引發公司治理甚而財報不實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