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非斯搭乘COSMOS的巴士前往撒哈拉沙漠,沿途走走停停。隨著愈接近沙漠,路上的景象也跟著變化起來。穿過冬天可滑雪的法式風情小鎮Ifrane以後沿路迎面而來的,就是愈來愈逼近荒漠的景象。

進入撒哈拉沙漠周旁的城市Efroud,幾乎就是沙漠了。車子開入尚有人煙的城市,各種有泳池、冷氣的飯店集團臨立。黃土顏色的飯店宛如沙漠中的城堡,在風沙中佇立。

終於見到蔡適任了。這個從台灣千里迢迢嫁到撒哈拉沙漠的台灣女生,她穿著傳統服裝,跟著當地由牧民族貝督因人先生Lahbib從沙漠小鎮梅祖卡開了一小時的車到Efroud接我們。此時時間已是傍晚,她催我們上車,「再晚,就趕不上沙漠裡的夕陽時間了。」

車子朝夕陽的方向狂奔,撒哈拉沙漠就在前方。突然間,車子開進荒漠,在沙丘中繞行。沒有指標和到路方向的沙漠,全靠貝都因人的生活經驗認路。飆上沙丘最頂,再下,左輪沒入沙丘,倒車再開。車子引擎發出巨大聲響,夕陽已經逐漸落下,車子再繞上最後一座沙丘,「啊!駱駝夫在那邊!」蔡適任手一指,果然三隻駱駝在暮色裡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