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柯得隆時,他跟我們說,依人潮回歸的狀況,希望「阿猜嬤甜湯」能在中秋節復業。

和許多人一樣,柯得隆也是一個攤子養大的。他的說法是:「我跟萬華的關係,就是一輩子跟攤販脫離不了關係。」15歲那年,他就讀夜間部學校,下午4點到9點上課,父親晚上在新生報的印刷廠印報紙,夜裡回家,天還沒亮就開始準備母親的甜湯攤車備料,「因為一份工作養不活六個孩子。」

他畢業、退伍後,決定也投身小吃生意,和退休的父親一起經營牛肉麵店。彼時經濟起飛,萬華是許多南部人北上打拚的首選,人潮帶來錢潮,他回憶印象最深刻的一天,是大約35年前的一個大年初五,「從早上8點開始準備,中餐開始,一路賣到晚餐,都沒有上廁所。水一直喝,然後流汗流掉。還是冬天喔。」

3年時間,柯得隆做到腎結石,柯爸爸則搬東西搬到疝氣,兩個人身體都垮掉。「我就想讓爸媽做甜湯就好。備料備好,一個碗一個杓子,就能賣。」被稱為「阿猜嬤」的柯媽媽復出執業,從此成為華西街不變的重要風景。

昔日榮景,在採訪中不斷從受訪者的口中被說出。黃永城生長在柯得隆所說「從南部上來打拚」的家庭中,7歲那年隨父母從雲林到三重,15歲他又獨自到萬華,「送瓜子給這些茶座的時候,就有30幾家了,演化到民國78年80幾年,有300多家,後來全球經濟不好,又關到一百多家。」

阿翰和街友像共生關係,提到希望自己不要靠近街友的姊姊,阿翰的形容是:「頭殼裝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