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倒醬油倒得如此小心翼翼,一滴都不敢浪費,因為手中這一瓶「金藏」,是用取之不易的原料,花費兩倍時間釀製的心血結晶,之前聽豆油伯行銷總監李明芳(大家暱稱她Lulu)說起二次釀的種種難處,越發覺得這一滴醬油比威士忌還珍貴。今天早上收到Lulu寄來的邀請函,豆油伯在屏東勝利星村打造的體驗館,因疫情延宕至10月20日開張。秋高氣爽,正適合到南部走走,在全台最美的醬油店買一瓶好醬油。

本土醬油品牌不在少數,小農釀造、文青包裝不算新鮮事,可「豆油伯」在其中仍然堪稱異類,會這麼說,是因為他們經常做一些很不符合商業效益的嘗試,從最初選用的原料豆、釀造技術的精進、盛裝的玻璃瓶,乃至和藝術家聯名的包裝,每一環節都做到極致,有時甚至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豆油伯在台灣疫情爆發期間推出的「金藏」,就是這股傻勁下的產物。幾年前豆油伯便開始在契作的嘉義十甲農場復耕滿州小黑豆,以此釀造出台灣第一瓶小黑豆醬油「金桂」,很少人知道,台南三號、台南五號之類的台灣黑豆,每公頃產量約在2,500到3,000公斤之間,小黑豆每公頃產量則只有1/3,大約是800至1,000公斤,有一年碰上天災,居然只收成了200公斤。

擺在一起看,就知道台灣原生種的滿州小黑豆,個頭真的很小。(豆油伯提供)

李明芳坦承,初次遇見這種原生種小黑豆,就被它的濃郁豆香和豐富的營養值吸引,開始用小黑豆釀造醬油,可是這種小黑豆在釀造過程中需要的控制條件比一般嚴格,產量自然也少,代表作就是「金桂」。

小黑豆得來不易,粒粒皆辛苦,一顆都不能浪費。(豆油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