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師王秋華之後,郭中端成為第二位獲頒國家文藝獎的女建築家。

她說,女性在建築圈不一定被排斥,只要認真做,一定有機會。

短髮、褲裝,名字又中性,郭中端經常被誤會為男生。「我在成大教書,每次坐飛機來回,櫃檯小姐都問我:『這個身份證是女的,為什麼你是女生?』我一直到小學畢業,要考初中,才發現爸爸報戶口給我寫長子,」郭中端回憶笑說。

回顧郭中端的景觀人生,像一部晨間劇,她從小熱血好爭,「小學不是要騎馬打仗,每次好像都是男生,我就覺得很不公平,不曉得是幾年級,我也跟別班男生打,就被老師罰跪在黑板前面的講臺上,那個真的是很沒面子。」她名字有「中」,也是在東南亞的大姑婆爭取來的,大姑婆認為,二戰後是新的世紀,男女應該平等,族譜不應只排男生。

考高中時,她不想繼續念北一女,考了台北工專電子科,因為是全校唯一女生,被學校與家人勸退,大學考上淡江建築,又是全班唯一女生,一次幫足球比賽加油,不滿一樓別班同學挑釁,她從二樓一跳成名,成了校園俠女,同學都以為她是將軍的女兒,殊不知父親是浪漫愛作畫的公賣局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