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中,跟熊仔講著韻,講著信、自信與不自信。說著押韻與當中的種種藝術,是如何像極了踩著石頭過河。熊仔有著饒舌歌手的稜與角,但說到那些必須摸著石頭過河的時刻,水很深很黑,讓他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成名與壓力的大水,囚住自己的正是自己。

剛開始,熊仔靜靜的,有點蒼白的,即使穿上花俏驚喜的服裝也並不熱鬧、並不多話。但說到押韻時他眼裡就有了神,順得很,講起自己歌詞裡的韻,中文、英文、母音、雙韻和三韻⋯這些多重字詞好像浮在空中的密碼,熊仔念起饒舌,是他的歌詞,瞬間就擴大為他的語言多重宇宙,交錯著字符與聲韻之謎。

把自己的恐慌症寫成歌,有了病識感才能面對它,是熊仔走過黑暗後的心情。

走過黑暗後 熊仔

1990年9月12日生,本名熊信寬。求學歷程包括建國高級中學、台大電機學系、台大電信工程學研究所等,於台大時加入嘻哈文化研究社。2015年發行首張專輯《無限》,2019年發行第二張專輯《夢想成真》,兩張作品都獲金音創作獎最佳嘻哈專輯。2021年於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擔任導師,2022年5月發行第三張專輯《PRO》。

寫下末日病識感 連韻腳都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