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裝社西服號在桃園創立逾一甲子,曾有過訂單應接不暇、現金塞滿抽屜的榮景,後不敵成衣、精品西服攻城掠地,生意大受影響,老老闆呂銘置不願兒子呂紹白走上同條辛苦的路,一巴掌打掉他想念高職、接手老店的想法。

直到呂銘置病重,終於決定讓兒子接班。呂紹白除了訂製西服,也切入鮮少師傅碰觸的修改市場,開拓客源。打破老師傅死守的規矩,滿足顧客不符傳統的需求,吸引更多人上門。他捏著針線將布拼綴成衣,也拼綴著自己夢想的人生。

對比鄰近火車站前百貨林立,桃園區民生路上店景陳舊許多,處在其中的男裝社西服號,透明櫥窗、白色基調裝潢,看來明亮清新,與逾60年店齡差異頗大。

呂紹白前幾年幫當時2歲的兒子製作了1套小西裝,別緻又可愛,現在擺在店裡當樣品讓客人參考。

 

父經營慘澹 反對子接班

店內著一身帥氣西服的二代老闆呂紹白,俯身低頭在唯一透露出歷史感的木桌上細細作業。拿著粉土與打版尺的手在藍黑色面料上標點、拉線,慢而穩地勾勒出男裝背心雛形。「我用白報紙打好版,再拷貝畫在布上。以前爸爸是直接在面料上畫,我經驗沒他豐富,照做布料可能會不夠,還要剪、接,穿起來就厚一點。」呂紹白斯文的臉上露出靦腆笑容,雖然從小把縫紉機當玩具,但父親病後才真正開始學做西服,至今約莫9年,自然難與父親50年功力相比,「我爸爸曾經幫駝背的人做西裝,穿起來背是平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