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6.11.15 15:07

張安樂在竹聯幫與美國聯邦監獄的日子

文|曾芷筠

黑幫像夜壺,只能藏身在最黑暗的角落。亂世需要黑幫,一旦時局安定,又成了社會秩序的障礙,只能躲回地下世界。

「白狼」張安樂生於1948年,是外省軍公教後代,1964年就讀建中期間加入竹聯幫。1985年因江南案受牽連,被FBI控告販毒,判刑15年入獄。不過,他說美國監獄生活不苦,每天打網球、練舉重、讀書、學非洲語言,還到處採訪各國獄友,這些政治犯的故事反映了1980年代種族衝突嚴重的美國社會,看似自由民主背後的暗面。以下是張安樂的說法:

【關於白狼】

竹聯幫延續中和幫,遙奉孫德培為老大,所以我們不設老大,只有總執法,加入時要割破大拇指,歃血為盟。

學生時代,竹聯幫用動物排輩份。一開始有兄弟綽號山雞,接下來就是水鴨子、旱鴨子(陳啟禮)。旱鴨子很有領袖魅力,讀南強中學的時候,幾乎所有男生都加入他帶領的南強聯盟,他帶了五隻鵝,分別是紅黃藍白黑,後來都加入竹聯幫,再來是紅黃藍白黑「蛇」,金銀銅鐵「鵝」。我加入時排行狼字輩,已經有了黑狼,我那時皮膚比較白,就叫「白狼」,同輩有花狼、小狼。後來還有龍、鳥、獅、熊、豹,那是學生時代,進入社會企業時代有了堂口後就沒有再用動物當綽號。

我高中考到建中夜間補校,是第四志願。建補是全台北市各幫各派的大本營,下課就這邊一堆、那邊一堆,都在打架。

【關於陳啟禮】

我加入竹聯時就聽過旱鴨子,但沒見過。我第一次看見他是在永和戲院,他當時服完預官役,跟朋友在永和戲院工作,半夜騎著板車去更換電影廣告看板。他穿西裝打個領帶,真是玉樹臨風、鶴立雞群。

那時,他也許想走正道,卻正好碰到越戰期間美軍到台灣渡假,中山北路很多夜總會、西餐廳應運而生,類似特種酒吧。當時民權東路、中山北路的交叉口,有間香港西餐廳,那裡是牛埔幫的地盤,當地的兄弟會去找香港西餐廳麻煩,每天來鬧事,有人建議去找旱鴨子處理,讓他擔任經理。旱鴨子因為人情壓力,就被說動了。

這樣一來,兄弟們知道旱鴨子在那裡開餐廳,就變成竹聯幫老兄弟聚會的地方,跟牛埔幫的圍事戰爭每天上演,雙方攻來攻去。那是1968年夏天,香港西餐廳之戰,那一戰之後,竹聯幫就正式進入社會企業時代。

張安樂與陳啟禮。(聯合知識庫)
張安樂與陳啟禮。(聯合知識庫)

後來警察開始抓人,餐廳開不下去了,但兄弟也要吃飯,旱鴨子就帶著幾個兄弟開了賭場,賭牌九、麻將。1968到1970這幾年,竹聯幫如日中天,我也做了梭哈場,直到1970年旱鴨子被抓去綠島管訓。

回來後,旱鴨子本來沒有跟兄弟聯絡,自己做企業,後來他說:「我怕蔣經國走了以後,政權落到台獨手裡,我要起來反抗,重整竹聯幫。」他不像古惑仔那樣叫下面的人放高利貸,而是拿自己企業賺的錢給兄弟,讓兄弟做事。他當時要我不要去美國讀書,留在台灣管竹聯幫,他一個月給我五萬塊,但後來我還是去美國。

我那時認為兩岸問題要從北京經濟政治改善,我想跟大陸留學生在一起,以後一起去大陸。1984年他來美國,他那時愈來愈像杜月笙,跟政治界、娛樂界、黑幫老大、黨國大老很接近,才因此認識汪希苓。他跟我不同,我是中華民族主義,他是中華民國主義,認為中國的利益在台灣。

【關於聯邦監獄】

我從來不碰毒品,但被FBI控告販賣海洛因。美國的司法比不上台灣,但監獄管理比較人性。我先在堪薩斯州Leavenvorth待了七年,後來到阿拉巴馬州Allenwood待了一年多,再到路易斯安納州Oakdale。

我剛進去時編號K10,獨居牢房,K9是抓耙子,K10代表危險份子。在監獄裡面,生存是藝術,要不卑不亢,毒品、賭博、同性戀、抓耙子,這四個是忌諱。

剛入獄前幾年很興奮,四處訪問,蘇聯間諜、黑豹黨、愛爾蘭共和軍、印第安復國運動、哈馬斯回教聖戰組織、巴勒斯坦游擊隊、西西里黑手黨、紐約芝加哥黑手黨、黑色穆斯林,摩爾人科學廟堂,都被我碰到了。

張安樂(右)與紐約義大利黑手黨黑幫成員合影。(張安樂提供)
張安樂(右)與紐約義大利黑手黨黑幫成員合影。(張安樂提供)
張安樂(左)與芝加哥義大利黑手黨黑幫成員合影。(張安樂提供)
張安樂(左)與芝加哥義大利黑手黨黑幫成員合影。(張安樂提供)
張安樂(右)與印地安復國運動領袖(中)合影。(張安樂提供)
張安樂(右)與印地安復國運動領袖(中)合影。(張安樂提供)

我一進去就碰到美國印第安人護國運動(American Indian Movement)的主席Leonard Peltier。他聽到我被判刑15年,竟然說我是個Baby,因為他已經被關10年了。我假釋時,我們一起去見假釋官,他出來後臉色鐵青,因為假釋官說:「20年後再來找他。」到現在他已經被關40年,預定釋放日期是2040年,這輩子很難出來了。

美國有黑豹黨和黑色解放軍,因為黑人想獨立建國,拿下東南五個州;白人也要建國,拿下西北五個州,叫阿利安共和國。裡面當時流行兩本小冊子,一本講黑人如何獨立建國,一本是白人的小冊子,裡面描述:當美國政府宣布人民不準擁有槍枝時,白人會起來反抗,成立組織「Order」,第一件事是吊死所有跟有色人種發生過性關係的白種女人,接著開始屠殺有色人種,讓美國一片潔白。而中國會佔領蘇聯,接著是黃白大戰,白人獲勝,讓全世界一片雪白。我在獄中遇見那個成立「Order」的白人,他長得很帥,金髮碧眼,像上帝的傑作。他死的地方變成光頭黨朝聖的地方,Order的信徒現在是支持川普的。

當時監獄裡有歐洲、亞洲、拉丁、非洲、印第安原住民等種族。我加入讀書會,還學習非洲語言文化。黑人有兩個監獄之神,一個是Malcolm X,一個是George Jackson。Malcolm X之所以姓「X」,是因為姓氏被奴隸主奪走,變成未知的「X」。他主張武裝鬥爭,爭取黑人獨立。當時馬丁路德金恩演講「我有一個夢」說的是白人接受黑人做為朋友,因為金恩的主張比較溫和,Malcolm X出現後,金恩就被美國接受了。Malcolm X後來到麥加朝聖,發現穆斯林不止黑人,各色人種都有,就改信遜尼派,主張超越宗教、黑人團結。1965年他被暗殺,被追認為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也變成黑人在監獄中的神。

黎巴嫩真主黨
黎巴嫩真主黨

另一個George Jackson是黑豹黨,加州監獄系統的元帥。1960年代是個沸騰的年代,有一個白人監獄管理員射殺了一個黑人,他就把管理員從樓上推下去,為此重新被審判。當時,很多人在監獄外聲援他。他後來又發動過一次越獄,他把槍藏在頭髮裡,挾持了警察,釋放人犯一起越獄,1971年被打死。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黑人兄弟很講義氣。全世界黑幫是一種subculture(次文化),絕對是跨種族的,可以打破種族、國籍矛盾。聯邦監獄給我的影響是認識到美國的另外一面。美國人看似重視民族自決,但黑人、波多黎各人獨立建國?對不起!以前我們認為美國注重人權、法治,進了監獄一看,抱歉!不是這麼回事。

更新時間|2017.07.06 16: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