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童心怡    攝影|許維豪

夕陽慢慢從海平面落下,我站在全台最北邊的岩壁上,海風輕輕的吹拂過臉龐,在等待即將來臨的大景前夕,我想起馬祖人曾這麼說:「拍不到藍眼淚,至少還能看到攝影師的眼淚!」這句幽默的話,道破想拍到藍眼淚除了技術,更需要的是運氣。

傍晚時分,我的相機和鏡頭早就準備好迎接隨時可能踩著浪尖上來的夜光體,思緒卻飛快跳回從前。

 

海上發光體 馬祖老兵怕怕

想起馬祖人談到藍眼淚,總說這不是新的。早年老兵站哨時,就曾在海面上看到有如螢光棒熄滅前的藍光,但在那風聲鶴唳的年代,看到藍光都以為水鬼要來,「怕都怕死了,哪有欣賞美景的心情。」馬祖人總是這樣笑說。以前的漁民也不喜歡藍眼淚,把這光叫做「光水」,因為常讓偷抓魚的漁民們行蹤曝光。

早年風聲鶴唳的年代,阿兵哥或漁民都認為藍眼淚的出現不是好事,根本沒有欣賞美景的心情。

「快看!是藍眼淚」,攝影Steven的聲音讓我回過神,整片的藍光就聚集在「國之北疆」岩石邊,跟著浪潮一亮一滅,我彷彿看見海上的銀河,每年4~9月,悄悄浮現馬祖海濱。

 

最靠北民宿 老闆娘溫暖我心頭

東引列島有東、西引兩島,兩島築堤相連,就算不刻意,也能輕易蒐集許多全台「最靠北」的名堂,包括我們住進全台最北邊的「海角民宿」,也是距離國之北疆最近的民宿。

個性活潑、爽朗的女主人蓓蓓,是土生土長的西引人,她笑說,國中畢業的那天,大家都說好以後絕對不回東引,結果說話最大聲的她,卻變成同學裡第一個破功回東引的人。

海角民宿女主人蓓蓓(右)是正港西引人,老公大仁(左)常笑說自己嫁來馬祖。
海角民宿女主人蓓蓓(右)是正港西引人,老公大仁(左)常笑說自己嫁來馬祖。
「海角民宿」是全台灣地理位置最北邊的民宿。
「海角民宿」是全台灣地理位置最北邊的民宿。

或許是蓓蓓與生俱來的「里長伯」個性使然,面對老家沒落,即將被鄰居收購做倉庫,她心中燃起一股不向命運低頭的使命感,靠著百萬元貸款就決定蓋民宿,開幕時,她口袋只剩600元現金,如今回憶起當時,蓓蓓驚呼:「我膽子真的很大!」

「開民宿大概可以讓我後悔10輩子。」蓓蓓坦言在東引開民宿大不易,物資缺乏是最大的困難,「我連一罐黑胡椒,都要去台灣買!」民宿主人還要身兼多職,除了是導遊、司機,不一會兒還要變成大廚,但能夠把東引的美介紹出去,她樂此不疲。

 

別有洞天的賞鳥樂園

從一花一草,甚至老兵和店家的故事,蓓蓓都如數家珍,「這是全馬祖最大的戰備坑道。」蓓蓓忽然間導遊上身,細說這條長達300公尺長的安東坑道,不但能容納一個連的兵,還內建廁所、水井、中山室、官兵寢室和彈藥庫,甚至有豬舍,而坑道路面中央用來蒐集滴水的水渠,無處不展現老兵的工匠智慧。

蓓蓓個性活潑好客,常常親自扮起導遊,介紹景點一點也不含糊。
蓓蓓個性活潑好客,常常親自扮起導遊,介紹景點一點也不含糊。
這幾年因為遊客講話音量太吵,讓不少黑尾鷗不敢在坑道口附近築巢。
這幾年因為遊客講話音量太吵,讓不少黑尾鷗不敢在坑道口附近築巢。

如今,戰備坑道雖褪去作戰功能,每年4月起,還是能看到黑尾鷗滿天飛舞的景觀。「這幾年遊客聲音太吵,大概已經有兩、三年,很難直接在坑道口看到黑尾鷗了。」蓓蓓感嘆說,人類必須減少對大自然的危害,不然以後連黑尾鷗也不想回東引了。

從安東坑道往東行,建在懸崖峭壁上的「東湧燈塔」,黑色塔頂、白色塔身與別墅造型般的屋舍,在碧海藍天與綠色地衣的襯托下,讓小島一隅有如希臘小島般靜美。去年,已熄燈50年的主燈終於修復,重新亮燈,就像遺世獨立的東引,雖然遙遠,卻從未被遺忘。

早期東湧燈塔的居住設備完善,在物資缺乏的年代,被當地人稱為「東引別墅」。
早期東湧燈塔的居住設備完善,在物資缺乏的年代,被當地人稱為「東引別墅」。
全台最北邊的「東引燈塔」,在6月5日「復燈」滿一週年。
全台最北邊的「東引燈塔」,在6月5日「復燈」滿一週年。
海角民宿
  • 地址:連江縣東引鄉中柳村137號
  • 電話:0928-267-242
  • 房價:每晚2,000元起,含早餐。
安東坑道
  • 位置:連江縣東引鄉東引指揮部旁
  • 開放時間:08:00~17:30
國之北疆

位置:連江縣東引鄉中柳村

東湧燈塔
  • 地址:連江縣東引鄉樂華村169號
  • 開放時間:09:00~17:00,週一公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