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近代歐洲是殖民者,而中國、印度只能任人魚肉?為何列強的科技、科學、醫學、文學、藝術、政體、法律、規範主導全球,難道歐洲人有能力、我沒能力嗎?傳統的歷史學家說,歐洲的優勢,來自工業革命、啟蒙運動、地理大發現。

盧郁佳書評〈其實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全文朗讀

盧郁佳書評〈其實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全文朗讀

00:00:00 / 00:00:00

讀取中...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劉仲敬著,八旗出版。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劉仲敬著,八旗出版。

看了電影《銀翼殺手》,說2019年有家製造複製人的公司,你可以把它看成一個年輕粉肝供應商,專門把年輕複製人送去劇毒的礦場當奴隸賣命。公司怕複製人活久了,經驗多了不好操控,所以基因設定複製人四年就會死,當成免洗筷用完丟掉就好。六個複製人不甘向命運低頭,九死一生逃獄。只有兩個活下來,去找到複製人公司的老闆,要求延長壽命。雖然複製人提出各種方案,但老闆一一駁回,表示已成定局無可挽回。複製人希望破滅,大受打擊。老闆不但沒叫他滾,還很慈祥安慰他。老闆目光真誠地說,生命雖短,但加倍燃燒就超值,你已經燃燒得有價值。

喔喔,我看到這,大驚:為什麼1982年的《銀翼殺手》會演到三十五年後的今天賴清德講什麼。對,賴清德這個壟斷台灣勞力市場的老闆,叫兩千三百萬複製人把低薪過勞當成做功德就好。敢情統治集團百年來都在噴同一套幹話,說「你要是有能力就會領高薪蹺腳數錢,就因為你沒能力才會低薪」,還有「你過勞死是因為自己身體本來就不好」。為什麼我們天天要聽這些幹話,為什麼台灣經濟萎縮,大家得要出國工作才有正常薪水、每年休長假,留在台灣就是做到爆肝抬去燒。敢問外國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是不值錢嗎。如果你想了解問題的源頭,下面這個故事可以參考一下。

 

過去黨國教科書寫歷史,是從中原看蠻夷戎狄

十年前我讀到了牛津教授約翰.達爾文的《帖木兒之後:1405~2000年全球帝國史》,這本書是要回答我們跟歐洲為什麼彼此階級差距這麼大。為什麼近代歐洲是殖民者,而中國、印度只能任人魚肉?為何列強的科技、科學、醫學、文學、藝術、政體、法律、規範主導全球,難道歐洲人有能力、我沒能力嗎?傳統的歷史學家說,歐洲的優勢,來自工業革命、啟蒙運動、地理大發現。賽啦!《帖木兒之後》嗤之以鼻,說這是傳教士、人類學家等美化殖民的鬼話。如果你把歐洲放回跟東亞,還有包含中歐、中亞的伊斯蘭世界,這三方互動的框架來看,其實歐洲當時原本是落後的。至於英國為什麼會產生工業革命,是因為印度棉布傾銷英國賺了很多錢,但是印度很熱不需要英國產的毛料,貿易逆差英國人受不了。所以英國人發明紡織機,把印度棉花做成布,再賣回印度,倒打一耙。歐洲人創新發明,是因為有生存壓力,要解決問題。那為什麼中國江南同樣盛產棉布,卻沒產生工業革命?作者說,是因為中國內需大,自給自足,沒有壓力。也就是說,亞洲優勢造成壓力,逼著歐洲加速超前,拉大跟別人的知識差距。別人還沒開始用蒸汽動力,歐洲已經開始用電和化學物。所以全球化是從帖木兒死後、帝國結束開始,作者提出「歐亞革命」,認為亞洲帝國主義的影響,其實遠超過歐洲帝國。

左圖,《顛覆世界史的蒙古》,杉山正明著,八旗出版;右圖,《帖木兒之後:1405~2000年全球帝國史》,約翰.達爾文著,八旗出版。
左圖,《顛覆世界史的蒙古》,杉山正明著,八旗出版;右圖,《帖木兒之後:1405~2000年全球帝國史》,約翰.達爾文著,八旗出版。

歐洲人是不是比較有能力,所以薪水領比較多錢呢?沒有喔,其實是後來居上,被你拱上去的。怎麼拱的呢?透過伊斯蘭世界和遊牧民族做支點。過去黨國教科書寫歷史,是從中原看蠻夷戎狄,都在講遊牧民族的壞話。至於伊斯蘭世界,好像不存在,哪有什麼作用。京都大學的教授杉山正明《顛覆世界史的蒙古》這本書,從遊牧民族的角度看世界史,說如果沒有蒙古帝國,就不會有大航海時代。元朝打通穆斯林商人的歐亞貿易路線,得修築養護廣大道路網、驛站、商隊、運補,要發行貨幣、關稅、財政、公共服務、公文系統、翻譯機構。總之,自由經濟所需要的一切,中原王朝沒人做得來,蒙古帝國是用什麼高科技去調度的?答案是穆斯林公務員的技術。

 

去中亞化,趕走唐朝的中亞武士,導致積弱不振,宋就亡於切斷輸入

主導歷史的穆斯林被課本刪除了,歷史上不存在的「中國」反而成為課本主角。杉山正明說,中國是近代的發明,其實兩千年歷代王國,連種族、地域、型態都不同,根本說不上一脈相傳。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隋、唐,這五百年都是鮮卑拓跋部所建立的國家。遼、五代、北宋、金、南宋、西夏等遊牧民族和中原長期互動,最後元朝只是統一南北。學者岡田英弘《從蒙古到大清:遊牧帝國的崛起與承續》、《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說,元朝只是新北族,取代隋唐的舊北族,新舊都是遊牧民族在互砍。所謂中國人,就是蠻夷戎狄的子孫。

杉山正明主張「統合來自外部」,是遊牧民族在主導中原演變。劉仲敬《中國窪地》則提出「秩序輸入論」:中原本身沒有能力產生秩序,依靠中亞遊牧民族轉口歐洲的秩序,各朝因為輸入秩序而興,切斷輸入而亡。從周朝到明朝的歐亞舞台,波斯文官擅長行政、財政、法律;突厥武官則是只說真話,質實剛健,憑藉理性客觀公正,逐漸也搶走了文官的飯碗。唐朝靠回鶻人把絹帛從長安賣到今天的烏茲別克,拿到錢招募突厥人這樣的中亞武士當傭兵。中亞武士因為軍事技術超前中原,落差好像演穿越劇、亂槍掃射拿長矛的兵卒那麼大,發動了安史之亂、藩鎮割據,建立五代十國,都在接通中亞秩序輸入。安史之亂後,宋朝痛定思痛,去中亞化,趕走唐朝的中亞武士,導致積弱不振,宋就亡於切斷輸入。明朝一樣趕走元朝的穆斯林天文學家,從此曆法就一路錯到清朝耶穌會天文學家救援為止。

中亞不屈不撓殖民中原,中原才有進步

《帖木兒之後》解釋,歐洲原本不強,卻在帖木兒帝國滅亡之後,因為優越感的錯覺而崛起;《中國窪地》出人意料地回答,其實在「帖木兒之前」,中亞不屈不撓殖民中原,中原才有進步。原來被對的人殖民才是正經事,立論嶄新,過程像歌劇般華麗翩翩展開,敘事穿梭史料的驚險、密集、高速使人目眩。交叉比較,刻劃出中原創新枯竭、軟弱腐化,令人毛骨悚然。《中國窪地》是演講成書,行文令人想起中世紀神學家阿伯拉開講,人多到必須安排他在河船上講,觀眾擠在兩岸聽,那種萬人演唱會的魅力。

對於「發明中國」,《中國窪地》延伸論點:西晉永嘉之亂後死了很多人,新移入的人口已占八成。從魏晉南北朝到隋唐,關中華北人口已經偷換成鮮卑人了,只是因為取了漢名,所以後人不知道。此時胡人還學唐太宗、長孫無忌一樣改漢名,混淆視聽。等到遼金元清,胡人有了本土意識,不再改漢名,課本才出現了耶律阿保機、完顏阿骨打。反而是華夏士大夫,把遊牧民族改了漢名,發明中華五千年文明古國之說,把目標定在「復興民族」,過早切斷了歐美殖民的輸入,徒然讓蘇聯列寧主義政黨輸入。是不是精采啊,自學生父母請用這當課本,免得繼續搞錯認同找錯目標。其實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華五千年、天地君親師、溫良恭儉讓、考試結婚買房生孩子考試的無限回圈,這都漢人的事,跟你沒關係,有人逼你就叫他去死一死。

議題不在爭論殖民是好是壞,而是中原為什麼無法自己產生秩序

秩序如同工業革命,就是解決問題的創新。議題不在爭論殖民是好是壞,而是中原為什麼無法自己產生秩序,只准輸入什麼,禁止輸入什麼,根據誰的利益來決定。《中國窪地》解釋,歐洲優勢,來自各階級、各國之間長期博弈,協調出平等互惠的制度。《帖木兒之後》以為英國比印度進步是因為曾經有生存壓力。但中原停滯,不是因為沒壓力,而是因為小共同體自己產生的秩序被輾碎。牛津教授項飆調查北京「浙江村」二十年,曾有近十萬民工聚居此地棚屋,原本非正式的自治,保障完善;等到拆遷蓋樓,組織化、合法化以後,反而壓榨更烈。因為現在,「毫無保障的廉價勞動力,就是利潤的唯一來源。」

左圖,《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岡田英弘著、八旗出版;右圖,《從蒙古到大清──遊牧帝國的崛起與承續》,岡田英弘著、台灣商務出版。
左圖,《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岡田英弘著、八旗出版;右圖,《從蒙古到大清──遊牧帝國的崛起與承續》,岡田英弘著、台灣商務出版。

關鍵差異是,有權力的階級,是否容忍其他階級的生存。華航工會自己產生秩序,去談判調整勞資關係,結果華航違法開除工會員工,勞動部也就在一旁裝死不吭聲。你說為什麼近代歐洲的創新能領先中原?因為你在歐洲創新不會被殺頭啊幹。這下我發現自己是免洗複製人了。為什麼出賣我們又整天噴幹話的人可以當人類,而我們就得當複製人呢?

開頭聊到《銀翼殺手》片中,那位涉嫌影射賴清德的老闆,安慰複製人說,你死了沒關係,想成做功德就好。複製人低頭不語,然後徒手捏爆老闆的腦袋。

中國窪地》這麼說:勤奮是被征服者的美德,而勇敢是征服者的美德。

 

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人、《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輯、《明日報》主編、《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全職寫作。曾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有《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