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3.10 05:31

《花樣年華》經典戲 做到這種地步王家衛才喊OK

【光影詩人番外篇】

文|項貽斐

國際級攝影師李屏賓從事攝影將近40年,獲得「光影詩人」美譽,並將自己的攝影生涯以 1993年侯孝賢電影《戲夢人生》做為分水嶺。「《戲夢人生》之前有著對藝術電影的情懷,常會把彩色片拍成彩色黑白片,因為反差很大,感覺像是黑白片其實是彩色片,色彩很弱。之後增加很多色彩,用我的燈光、濾色片讓影像的顏色更多,到今天都還在進行。」

1980年代由助理升格當攝影師的李屏賓,於10年內在台灣拍了10部電影,都算藝術電影。到了1990年代香港電影進入成熟期,李屏賓也轉往香港發展。「去香港因語言不同,節奏很快得跟上,這對我是很重要的訓練。我那時是攝影師,但在香港來說可能是不入流的攝影師,節奏速度都跟不上。那年代沒什麼電腦特效,都是靠攝影師的技術,香港攝影師很厲害,用很多技術拍,古裝武俠片偶爾才看到鋼絲,我也學了很多,像是如何手拿攝影機跟演員跑、拍武俠片。」

李屏賓表示,當時香港和台灣電影界思維很不一樣,往往要不擇手段拍到想要的。「這讓我認識到,我這樣一個台灣攝影師只能當某類型的攝影師,不能當全面的攝影師,所以願意花時間在那裏拍一些很無趣的、很誇張的影片。我要先豐富我自己,不能跟別人說我不會,要很快速吸收、進入那個體系。香港10年是很好的基礎養成,因為遇到很多情況、又很快速。」

除了侯孝賢,香港導演王家衛也是李屏賓碰過很特別的導演。當時《花樣年華》已拍了很長的時間,他才加入,他最記得片中梁朝偉在吳哥窟對著洞裡說祕密的戲。「我們擺了一個軌道,但當時陽光快沒有了,就很急,可是畫面擺給王家衛看他都不喜歡,一直說,『可不可以大膽一點?』其實我各種構圖擺法都拍過,因為都太形式了,所以我就把梁朝偉擺在出鏡的地方,去掉肩膀,沒想到王家衛說,『OK!拍吧!』不拍也不行,因為陽光下去的話又要等一天。後來看這個影像,真的有意思,因為很邊緣、有一種情緒。其實王家衛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就是要你大膽、大膽。再大膽就把它擺到畫外,他就接受。所以每次合作都會有些互惠、互動。」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