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何姵嬅

失落的這7年,因為家人的溫柔,李玖哲從痛苦中掙扎著站起來。他多年在外,時間總讓你忘了某些人,又再記住了某些人。陀飛輪機芯很珍貴,因為它極其精準,然而最諷刺物質的是,比陀飛輪身價更珍貴旳,其實就是時間本身,這麼無可忽視,當你懂得納下錯過的與失去的,變成了心跳的一拍,於是再也無法與它分割。這才是時間之浩蕩該教會人的事。

於是李玖哲的溫柔,更多了時間所給予的飽滿厚實。他也放手,不以外在的面貌來評斷這個世界。

他感性說著:「再過了十幾年,人家可能已經忘記我,然後我可能沒有錢,但是我學到的是,家人一定都會在,不管你多有名、多有錢、多窮,那沒有關係,愛我的人都會陪我到底。」

李玖哲(右二)愛吃,很早就比爸爸胖,直到3年前才健身有成。(李玖哲提供)
李玖哲(右二)愛吃,很早就比爸爸胖,直到3年前才健身有成。(李玖哲提供)

 

每天熱線相馬茜 甜蜜說愛

李玖哲線條是硬的,不笑時有點冷酷,但一笑起來就聚攏溫暖。「我老婆喜歡胖胖的我,如果我胖胖的、肉肉的但健康的話,她很愛。現在的我,當然她也愛。」

老婆相馬茜在日本照顧她自己的父母。但李玖哲說:「我們每天都甜蜜。老婆應該會覺得屁啦,她可能不覺得,但我自己覺得很甜蜜。我是不管多忙,尤其我們沒在一樣的地方,我起來第一件事就打電話給她,告訴她,我愛她,晚上也是,一天的開始跟結束,都是跟老婆講話。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不要忘記打那個電話,互相說我愛你。」

與日籍女星相馬茜結婚超過三年,細節他保留給私人世界,但心裡有憑有據,就算他一個人時也不寂寞。
與日籍女星相馬茜結婚超過三年,細節他保留給私人世界,但心裡有憑有據,就算他一個人時也不寂寞。

李玖哲新專輯的歌曲〈Will You Remember Me〉就想提醒大家,不要忘了那些簡單的事,小小的事情,「有時候我們對陌生的人特別親近。但我們需要好好珍惜每天,關心所有我們旁邊的人⋯」

曾被孤獨與挫折包圍,是音樂和唱歌救了他。身為移民後代,小時候勞工階級的父母忙於工作,李玖哲只能聽著電台,一有好聽的歌就錄下來,一直聽到卡帶都壞掉,傷心的時候、開心的時候,音樂都陪著他。

所以,即使李玖哲在韓國出道被經紀人騙、參團「麻吉」被嫌胖,回美國又遇到拿不到錢的合約難題⋯沿途都是不安的信號,但李玖哲說,現在的他心裡終於可以平靜了,因為他總是會想起,當時的自己為什麼開始做音樂。

比如曾有人聽了李玖哲的單曲後發來訊息,說因為這首歌才能渡過女友離世的痛。「這給我很多力量,療癒了我,是音樂該做的事。如果一個人被我的歌感動到,就夠了,我願意唱給他們聽。」只想為所有心裡發疼的人送上一杯熱茶,柔柔軟軟的唱一首歌,這樣,同樣也是一件很小很美的事。

 

場邊側記

李玖哲為今年許下一個願望,希望麻吉大哥黃立成可以跟他去運動。「因為黃立行是常常跟我去運動的,他很愛騎腳踏車,常常從台北騎到淡水,我們就一直叫大哥,但是大哥都不會來⋯」當年一直叫李玖哲減肥的麻吉大哥,怎麼想得到日後有小胖揪團運動的這一天!

化妝:平羽媜 髮型:Jeffery Yang(Headline Hair) 場地提供:Woolloomooloo Out West(02-2388-81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