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聲音|陳柏煜 繪圖|廖若凡 

雖然天使頭的太陽看似不在乎

無動於衷一天就過了

陳柏煜〈跟上他〉全文朗讀

陳柏煜〈跟上他〉全文朗讀

00:00:00 / 00:00:00

讀取中...

「最大的罪惡是淺薄」──王爾德

你從來不是罪惡的
即使淺淺看一眼,就決定
跟上他,跨越一小窪雨水先是他被看了
再來換你一眼,數秒中淺薄的地磚
打通另一半等地磚自身至天空之高度
不通過頭腦思考,你淺薄的無意識決定跟上
一塊磚的時間,彷彿那空間的最大值中必
存有某種無邪的真實;你如天使般跨越
天空,你正著走過現實一邊
反著跨越自身;時間上領先於你的他
他的背影I:雖然短時間比如剛剛到現在
無差別但真實是I正以頭腦無法思考的方式縮短
變小;雖然天空的雲像地磚彼此牽制
無力動彈,時間的風力吹著他們去別處下雨;
雖然天使頭的太陽看似不在乎
無動於衷一天就過了
你一個形而上取向的A,用兩隻腳支持
一顆頭,在路上行走
是先看到了他吧還是遇上那淺薄的
積水但這之間有差別嗎
還是差別發生在你形而上的腦袋對上了
他強壯的雙腳,他天使般結實的跨越
對身後的你幾乎是輕薄的;眼睛是
另一塊地磚被前面的他所牽制
你來不及決定就跟上他
跟他距離縮小你不被察覺的變大
以另一個I尾隨,在天使的背面
跨越天空的深淵,看他早你一步
至福地飛升;就放下你頭腦反向的鉛塊
安全帽摘下來放它在水畔
懸空時驚異於A被減省變成V因而
只剩下行走:跟上他
時間差使你們變成了W穿過夢境
一起睡過你私以為你們成了M的共犯
一起繼續行走,靜止於
O:某單詞,水窪
無預期無法停止的吻──
時針與分針的雙腳被風吹著走
啊,接下來的十年或者十分鐘是幸福的!
你們都被祝福不過你從來不是
他也不是最大的那個:有時是不滿足的C
有時是被狠狠打擊的D
但兩者之間有差別嗎以至於無聊看一眼
無意外就接著跟上、重合
錯過
跨過(你也是跟著而已)他的罪惡
跨過那小小的水窪淺淺的掠過不破壞它
你們彼此原諒但因為是最後一次;
第一次深深看對方回復成I
回復成無言語的空白,只剩思考:
「可是他不是罪惡的即使他淺薄」
扣除這類被無故占用的告白剩餘的時間
你和他各自前往兩個距離不同的城市下雨
陳柏煜(陳柏煜提供)
陳柏煜(陳柏煜提供)

作者小傳─陳柏煜

台北人,生於1993年。畢業於政大英文系。木樓合唱團歌者與鋼琴排練,並受委託創作〈吹動島嶼的風〉組曲作詞,2017年發行同名專輯。以〈角鴞〉入選《聽說台灣:台灣小說2015》。曾獲紅樓文學獎、道南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廖風德文藝創作獎、林榮三文學獎等。即將出版第一本書。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