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左敏琳

女星珍妮佛勞倫斯主演的新片《紅雀》(Red Sparrow)雖以揭露俄國特務情色訓練,凸顯後冷戰時期諜戰新挑戰,然而片中女主角拒絕「忍辱負重」,以裸治裸、反制男性霸凌的橋段,卻呼應好萊塢當下新女權運動熱潮。

「我最恨不公義!」和一般年輕女星不同,珍妮佛勞倫斯有話直說,據理力爭。她在3年前揭發好萊塢男女同工不同酬,激勵不少業界女性,陸續有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潔西卡雀絲坦(Jessica Chastain)和莎莉塞隆(Charlize Theron)等20多位女星,公開分享個人經歷,力求平等對待。

莎莉塞隆拍《狩獵者:凜冬之戰》(The Huntsman: Winter's War)時發現片酬比男主角克里斯漢斯沃(Chris Hemsworth)少,馬上向製片方和經紀公司反映,成功爭取到一千萬美元的片酬。

珍妮佛勞倫斯接受本文作者左敏琳 (左)專訪,侃侃而談好萊塢的反性騷擾運動。 (左敏琳提供)

其他女星也許沒這麼幸運,但要求性別平等對待,在好萊塢已成為話題。娜塔莉波曼出席今年金球獎典禮時:「我們片酬很高,抗議好像不知感激。但差別對待真的很過分,為什麼女性薪資總是男性的8折?」

珍妮佛羅倫斯當年在索尼影業發生駭客洩密事件後,曾發表「Why do I make less than my male co-stars?」,當時她也檢討自己的姑息心態:「針對《瞞天大佈局》的差別待遇,我自問,為什麼我會有自己不值得同樣片酬的心態?我不但入圍也得獎,我也有票房成績, 那為什麼我不該拿一樣的片酬呢? 這是一個問題。 雖然我只在好萊塢工作,但毫無疑問這是個全球都有的問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