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混跡底層的青少年、失手殺了大哥的小混混、酒醉失意的父親⋯,演員高盟傑總能將這些角色詮釋得淋漓盡致,只因這些就來自他的生活經驗。他曾多次入圍金馬獎、金鐘獎,演技備受各方肯定。去年爆出欠債、吸毒等醜聞及經紀合約糾紛,讓他曾經壓力大到吞安眠藥自殺,演藝事業幾近停擺,近期終於在新作《台北歌手呂赫若》中露臉。起起伏伏的人生如戲,受訪時,他淚眼吐露童年時父母離婚不在身邊,很早就學會逞勇鬥狠的成長過程,講到激動處大笑,講到傷心處落淚。浮沉谷底,他多麼想奮力爬起,重新當個好演員、好父親、好兒子。

演員高盟傑去年9月被爆出欠債、吸毒、自殺等醜聞,面臨被換角、沒有戲約上門等窘境。近期好不容易又有機會在《台北歌手呂赫若》演出宋非我一角,導演樓一安說:「那時我們知道他的狀況,後來決定給他一個機會。」

 

打架吸毒 關房改造

約高盟傑在鬧區見面,他穿著垮褲、手插口袋出現,前一晚他因發燒在急診室吊了整夜點滴,還沒吃飯,他花了50元點麥當勞的熱可可喝。問他近況如何?他臉垮了下來,叨絮抱怨,大意是:新戲收入不如預期,為了賺錢,他跟朋友去向客戶收錢,說好分成,卻一時大意進了酒店,錢也被騙走花掉了。近日他又被父親要求搬出家門自力更生,獨自住在月租10,800元的頂樓加蓋套房,靠便當、麵條度日。

聽起來實在淒慘,但其實他的演藝人生曾經光芒萬丈過。

高盟傑(前)現已遷出原生家庭獨自租房居住,這天他帶我們回家探望罹患唐氏症的弟弟阿展(後)。
高盟傑(前)現已遷出原生家庭獨自租房居住,這天他帶我們回家探望罹患唐氏症的弟弟阿展(後)。
欲擺脫欠債困境,高盟傑近日於新戲《台北歌手呂赫若》中演出。(客家電視台提供)
欲擺脫欠債困境,高盟傑近日於新戲《台北歌手呂赫若》中演出。(客家電視台提供)

16歲時,高盟傑在一次試鏡中認識了電影導演張作驥。「我那時每天打架,一副叛逆流氓樣,老師常常打電話到我家,但我爸覺得男生打架沒什麼。後來我吸安非他命被抓到,我爸拿藤條打我,打得很慘。他打電話給張作驥,請他救救這個小孩。張作驥找我演戲,把所有電話號碼換掉,把我關在一個房間,每天跟演員一起吃飯、生活。」張作驥於是像高盟傑人生中的第二個父親,「他想改造我,後來他找我拍了《美麗時光》。」

那是他人生中最絢爛的定格時光。2002年,《美麗時光》入圍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正式競賽,高盟傑則入圍該年度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最佳新演員,走紅地毯、坐頭等艙、外國媒體搶著訪問。電影中,高盟傑飾演混混,拿著手槍四處討債,身邊有智障弟弟、罹癌姊姊,只有在玩魔術遊戲、做白日夢時可以暫時逃離現實。

 

演藝低潮 酒店謀生

演戲之前是什麼生活?高盟傑吐了口煙幽幽地說:「屁孩吧。」16歲那年,他從華岡藝校休學,幫忙做演員經紀的父親帶幾個朋友去張作驥工作室試鏡臨時演員,沒料到自己渾身草根氣息被導演相中。高盟傑說:「如果不是他找我演戲,或許我現在被關,或者掛了、被打死,或者跑路,不知道。」

素人演員聲名鵲起,許多經紀公司搶著簽他,但張作驥勸他慎選劇本,千萬別為了賺錢而接戲,否則好景不常在。他不敢背叛,一心等著接張作驥的下部戲,拒絕了所有邀約。沒想到張作驥陷入低潮,新作難產許多年,那段時間他沒戲可拍,結婚生子後在酒店當少爺謀生,因此認識了一個做職棒簽賭、地下期貨的大哥。「我變成裡面的頭,一個月賺十幾萬元,每天喝酒、社交,後來公司被警察抄,我聽到消息就跑。」他先帶妻子與兒子躲在基隆半年,2007年移居金門。妻子開早餐店,他做油漆工,每天嚼檳榔、喝保力達配維大力,遠離演藝圈。偶爾看到電視上光鮮亮麗的同期演員王心凌、范植偉、姚元浩,才會想起過往風光。

直到2010年張作驥又找他拍電影《當愛來的時候》,為了拍電影,他不顧妻子反對,終究離婚、與年幼的兒子分開。為了給前妻一個月3萬元生活費,好面子的他,沒有收入也要借錢度日,開始負債人生。

高盟傑2010年以《當愛來的時候》自閉症叔叔一角2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翻攝網路)
高盟傑2010年以《當愛來的時候》自閉症叔叔一角2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翻攝網路)
2010年,導演張作驥(中)與高盟傑(右)再度合作電影《當愛來的時候》。(東方IC)
2010年,導演張作驥(中)與高盟傑(右)再度合作電影《當愛來的時候》。(東方IC)

這一次,他努力演活自閉症叔叔一角,再次入圍金馬獎。但在張作驥工作室上班,電影演出數量少,片酬也不高,沒錢時他便向張作驥討幾千塊湊合著過活。2014年他為了接更多戲,離開張作驥,自己在外闖蕩,2年間戲約不斷,電影《角頭》《青田街一號》,八點檔連續劇《甘味人生》《阿母》都可看到他的身影,收入也快要追平積欠的400萬元債務。

 

風波不斷 自殺未果

眼看快要翻身,但前年底,他說被朋友牽連,因為幫忙換票,120萬元的支票跳票,加上經紀合約糾紛、弟弟中風、失戀,接二連三的災難讓他壓力大到想自殺。「那天要債的電話一直來,又要繳房租,晚上7、8點,我吞了一把安眠藥,結果只睡了幾個小時就醒來,我也不知道我這麼勇。」會不會覺得自己做事沒計畫?他猛點頭:「我個性太隨便,總是相信兄弟了解我,不會害我。」

去年9月以來,欠債、吸毒以及自殺等新聞讓他幾乎一蹶不振,開拍的戲劇遭換角,工作陷入停擺。問他有沒有吸毒?高盟傑瞬間激動起來,堅稱沒有吸毒:「我還去醫院驗尿,有吸毒我早就被抓去關了!還能坐在這裡?」負債呢?「我確實遇到事情、欠債,但不是殺人或作奸犯科,不要把我歸類成這麼恐怖。」

父母自幼離婚,父親再娶,高盟傑與罹患唐氏症的弟弟都跟著父親。(高盟傑提供)

他說話習慣一人分飾多角,情緒隨之起伏,講到激動時皺眉,講到傷心處落淚。他講起小時候:「爸媽在我幼稚園時離婚,國小四年級時,我跟爸爸搬去台南。母親節那天,我打開抽屜拿走幾千塊,坐統聯去基隆找我媽。我買了一朵康乃馨、一個音樂盒,在她家門外等著。遠遠看到她跟著一個男人,帶二個小孩,她看到我嚇了一跳,叫我在門口等,過了幾分鐘後,她打開木門一條小縫,塞了500塊給我,叫我趕快回台南,又補了一句:『以後不要再來找我。』然後關上門。我覺得恨,丟回500塊轉頭就走。」

 

逞勇鬥狠 負債累累

將近二十年過去,一直到他28歲那年,母親過世前夕,同母異父的弟弟突然打電話來,希望他去醫院見母親最後一面,終究錯過。「媽媽留給我一個黑色塑膠袋,裡面是從我開始拍電影以後的每一份報導,還有一截乾枯的花莖,看起來是我那年送給她的康乃馨,這麼久了,原來她有在注意我。」他哽咽起來,用手摀住臉。

成長過程中沒有母親陪伴,父親忙生意,將他交給再娶的後母照顧。家裡開麻將館,他就睡在廚房走廊旁賭桌邊,夜裡常常被叫醒差去買菸或檳榔。「我不喜歡回家,變得很壞,跟著一個汐止的老大每天跑賭場,一通call機響了就出門,一個不對勁先砸再說。」

他那時常穿3號足球衣,綽號「3號殺手」,學會了逞勇鬥狠,「兄弟都大我很多,其實我很怕,但拚得過就我的,拚不過就爛命一條,牙根咬緊還是踏出去,像跳傘一樣。」他說至今上酒店時,仍習慣找一個空酒瓶放在腳邊,放支筆在口袋,這個動作跟了他很多年。張作驥電影中混跡底層的青少年、狂躁的暴力根本就是高盟傑青春時代的縮影。

高盟傑在2002年的《美麗時光》中演出拿槍四處討債的小混混。(翻攝網路)

張作驥過去受訪時曾說過的話,竟像一語成讖:「他以為自己表演很帥,他還能再演卒仔幾年?最多3年,演到爛,最後負債累累,最後生病⋯」他如今真的是負債累累了,身體大小病痛也沒輕易放過他,時常跑醫院掛急診。「這段時間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週遭朋友都被我借過錢,只要認識聊過天的,就開口借幾千塊,很丟臉,每次都要掙扎好幾個小時。」他眉頭又皺了起來,漂撇中多了幾分滄桑。

人生如電影醉生夢死,不同的是,電影會結束,人生的難題只有自己以肉身相抗衡。今年陸續又有電影找他演出,他眼中亮起光:「好像又活起來了。刷油漆雖然沒那麼累,但是會排斥、不想做。演戲雖然累、要動腦,但我很享受演戲的過程,我不斷對自己說,我是一個不能被取代的演員。」張作驥給他的演技訓練是來真的,真摔、真打,連演自閉症都要花費半年以上的時間,把自己關在房間內不斷畫畫,演出才能說服人,他飾演《當愛來的時候》中自閉症叔叔一角,就入圍該年度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脫胎換骨 不願放棄

充滿戲劇性格的高盟傑,透過演戲的經驗,從年少輕狂的打打殺殺中脫胎換骨,即使處於人生低谷,也不願放棄,「演戲是我目前唯一的路,很多人期待我、叫我撐住,雖然網路一搜尋都是我吸毒、欠錢跑路的新聞,但我還想演。」

高盟傑過去整天打架、惹是生非,意外拍了張作驥的電影踏入演藝圈,改變了他的一生。

電影《美麗時光》最後,殺了黑道大哥、走投無路的高盟傑,從橋上一躍而下,神奇的是,再度睜開眼睛後,底下並非冰冷黑水溝,而是一片溫暖湛藍海洋。人生會出現如電影般的魔幻結局嗎?「我前陣子傳訊息給張作驥,說我感覺自己快要被淘汰了,想跟他聊一聊。」但張作驥並未回應。

這次,能夠拉自己一把的,只剩下他自己了。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