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混跡底層的青少年、失手殺了大哥的小混混、酒醉失意的父親⋯,演員高盟傑總能將這些角色詮釋得淋漓盡致,只因這些就來自他的生活經驗。他曾多次入圍金馬獎、金鐘獎,演技備受各方肯定。去年爆出欠債、吸毒等醜聞及經紀合約糾紛,讓他曾經壓力大到吞安眠藥自殺,演藝事業幾近停擺,近期終於在新作《台北歌手呂赫若》中露臉。起起伏伏的人生如戲,受訪時,他淚眼吐露童年時父母離婚不在身邊,很早就學會逞勇鬥狠的成長過程,講到激動處大笑,講到傷心處落淚。浮沉谷底,他多麼想奮力爬起,重新當個好演員、好父親、好兒子。

演員高盟傑去年9月被爆出欠債、吸毒、自殺等醜聞,面臨被換角、沒有戲約上門等窘境。近期好不容易又有機會在《台北歌手呂赫若》演出宋非我一角,導演樓一安說:「那時我們知道他的狀況,後來決定給他一個機會。」

 

打架吸毒 關房改造

約高盟傑在鬧區見面,他穿著垮褲、手插口袋出現,前一晚他因發燒在急診室吊了整夜點滴,還沒吃飯,他花了50元點麥當勞的熱可可喝。問他近況如何?他臉垮了下來,叨絮抱怨,大意是:新戲收入不如預期,為了賺錢,他跟朋友去向客戶收錢,說好分成,卻一時大意進了酒店,錢也被騙走花掉了。近日他又被父親要求搬出家門自力更生,獨自住在月租10,800元的頂樓加蓋套房,靠便當、麵條度日。

聽起來實在淒慘,但其實他的演藝人生曾經光芒萬丈過。

高盟傑在2002年的《美麗時光》中演出拿槍四處討債的小混混。(翻攝網路)

16歲時,高盟傑在一次試鏡中認識了電影導演張作驥。「我那時每天打架,一副叛逆流氓樣,老師常常打電話到我家,但我爸覺得男生打架沒什麼。後來我吸安非他命被抓到,我爸拿藤條打我,打得很慘。他打電話給張作驥,請他救救這個小孩。張作驥找我演戲,把所有電話號碼換掉,把我關在一個房間,每天跟演員一起吃飯、生活。」張作驥於是像高盟傑人生中的第二個父親,「他想改造我,後來他找我拍了《美麗時光》。」

那是他人生中最絢爛的定格時光。2002年,《美麗時光》入圍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正式競賽,高盟傑則入圍該年度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最佳新演員,走紅地毯、坐頭等艙、外國媒體搶著訪問。電影中,高盟傑飾演混混,拿著手槍四處討債,身邊有智障弟弟、罹癌姊姊,只有在玩魔術遊戲、做白日夢時可以暫時逃離現實。

 

演藝低潮 酒店謀生

欲擺脫欠債困境,高盟傑近日於新戲《台北歌手呂赫若》中演出。(客家電視台提供)

演戲之前是什麼生活?高盟傑吐了口煙幽幽地說:「屁孩吧。」16歲那年,他從華岡藝校休學,幫忙做演員經紀的父親帶幾個朋友去張作驥工作室試鏡臨時演員,沒料到自己渾身草根氣息被導演相中。高盟傑說:「如果不是他找我演戲,或許我現在被關,或者掛了、被打死,或者跑路,不知道。」

素人演員聲名鵲起,許多經紀公司搶著簽他,但張作驥勸他慎選劇本,千萬別為了賺錢而接戲,否則好景不常在。他不敢背叛,一心等著接張作驥的下部戲,拒絕了所有邀約。沒想到張作驥陷入低潮,新作難產許多年,那段時間他沒戲可拍,結婚生子後在酒店當少爺謀生,因此認識了一個做職棒簽賭、地下期貨的大哥。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