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伯達

中美貿易問題一日三變,川普在2週前表示,將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課徵關稅,中國政府隨後宣布了等值的報復行為,雖然中間一度傳出雙方即將進入談判階段,但川普在上週四卻又表示,將考慮對中國進口加徵的關稅增加千億美元。不過到現在為止,雙方仍只是停留在口水戰階段而已。

我們在2週前判斷貿易戰不容易成真,至目前也未有實質關稅課徵行為,但隨著雙方持續隔空喊話,不排除有擦槍走火、假戲真做的可能性,因此有必要進一步分析貿易戰成真的影響。

以2016年的數據為例,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與服務總計有4,788億美元,占當年度中國出口總值的22.8%,主要商品包括電機、機械、傢俱、玩具與運動用品;而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只有1,698億美元,占當年度美國出口值的11.8%,主要商品包括黃豆、玉米、豬肉、棉花等農產品。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對美國出口的服務收入,占總出口的3.36%;而美國對中國出口的服務收入則是占了總出口的31.91%,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川普念茲在茲的智慧財產權,包括商標、軟體等收入。

所以,如果像《環球日報》所說的:「即使中美貿易歸零,也不後退。」這種最極端狀況發生了呢?屆時,美國對中國採購的輕工業產品,可以轉向其他國家採購;相對的,中國對美國採購的農產品也是如此,因為這些商品大多數不是無可取代的。

 

留意物價與就業數字

這中間難免產生一些摩擦成本,進而拉高物價,但對於那些能夠做到跨國生產、供貨的大型業者來說,可能在這樣的貿易移轉過程當中,獲得最大利益,許多在中國以外設有生產據點的台商就是如此。

因此即便中美雙方貿易開戰,我認為對實質經濟影響有限,除非演變成世界性的貿易戰。應該關注的是後續對物價的衝擊有多大?以及3月因惡劣天氣而出現意外滑落的非農就業人數,會否在下個月反彈?因為這些都會影響聯準會的升息速度,也是決定資本市場走向的真正關鍵。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