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何姵嬅

主持一個行腳節目13年,大家都會想知道,真的玩不膩嗎?「一開始主持,我是完全不懂台灣的事情。應該說什麼事情都是新鮮的,好比說我去一個廟,這是什麼?『我啥米都嘸知』。」

帶著好奇、吸收新知的心態,就是到處看一看,Janet說做節目以來,她個人最愛的地方還是台灣的東海岸,「我覺得台灣的東部是最完美的,有山、有水。你可以潛水衝浪,也有很多文化據點。像是跟山上的原住民學習很多,還有吃的東西。到了台東、外島(綠島、蘭嶼),會有真正放假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地方,跟在都市的那種速度、情緒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那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氣候亂套 沒人在聽大自然唉唉叫

漸漸地,她從一個寶島菜鳥,升級成一個識途老鳥,「就是我帶別人來這邊玩,帶過部落客、也帶我很欣賞的其他主持人,跟我一起來台灣玩。最後跟老公一起去東部,整個台灣都玩過了。」在觀眾眼中,她是在做節目,但從她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從完全不懂台灣的「外國人」,最後變成帶領別人一起來認識台灣的過程,這13年過得充實又愉快。

《瘋台灣首遊》節目中,Janet(右)化身貼身導遊,帶領第一次出國的老外,一起旅遊體驗台灣。(TLC旅遊生活頻道提供)
《瘋台灣首遊》節目中,Janet(右)化身貼身導遊,帶領第一次出國的老外,一起旅遊體驗台灣。(TLC旅遊生活頻道提供)

面對越來越多的主打名人的旅遊實境秀,如《花漾爺爺》、《爸爸去哪兒》,Janet卻說早在她踏入電視圈之前,就著迷過這類的實境節目。「美國有個電視節目叫做《我要活下去》(Survivor),我很想參加,看我到底能不能生存?或我會用什麼方式活下來?會不會變成另外一個人?會不會變得很賤什麼的。」她的答案直接點名了這類實境秀的賣點,就是看參賽者處於極端的比賽環境底下,為了贏得勝利與獎金,人性會變得多扭曲,「這種實境秀,重點不是那個環境或文化有多漂亮,而是人跟人之間的關係,看節目的時候是在看誰跟誰處不來。」

然而對於平常不會去看旅遊節目的人,以人性或名人為賣點的實境秀反而開了一扇窗口,她倒是樂觀其成:「觀眾因此而發現了新的山水,那也沒有不好。有的實境秀節目很真,有的節目不真,但只要能讓人有想要造訪旅遊的動機,到一個沒去過的地方觀光,那也不錯。」Janet回憶《瘋台灣大挑戰》就曾號召世界各地好手,來台旅遊搶高額比賽獎金,「那個節目也是注重在參賽者的關係,希望他們之間的關係被亮出來的。但透過節目的競賽跟訪問,也帶出漂亮的角落,讓看節目的人發現台灣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當了母親之後,Janet承認做事會有一點點擔心,「比如說以前要跳瀑布、要跳傘,我都是『OK,瘋台灣Let's Go,Oh Yeah!』現在是『要不要?』『會不會危險?』我還是會跳,但是會想說有一點恐怖,然後再跳。」
當了母親之後,Janet承認做事會有一點點擔心,「比如說以前要跳瀑布、要跳傘,我都是『OK,瘋台灣Let's Go,Oh Yeah!』現在是『要不要?』『會不會危險?』我還是會跳,但是會想說有一點恐怖,然後再跳。」

對於一個極度熱愛旅遊,會跑去南極跟企鵝拍婚紗,在敲採訪通告時人正在芬蘭出外景的她來說,應該比大眾能看到這世界更不尋常、更難以想像的各種面貌。與其向她請教哪裡最好玩,還不如問她可以給我們什麼建議,讓這個世界可以更美好呢?「我覺得世界最需要的是:『聽』。」Janet發現,時下的人們感覺很極端,「對某一件事情的看法,不是黑就是白。我們真的需要多一點點傾聽別人的意見跟想法,你不一定可以接受或同意對方的想法。但如果你願意去聽的話,可以解決世界上很多的問題。」

這個道理不只應用在人際關係,對於大自然,我們更應該去聽,Janet說:「比如說氣候變了,以前很有規律性,現在都亂了,這是人類沒有在聽大自然所發出的訊息:『你們把這個世界搞得很亂』。我們都會發出很多很多訊息,但我們要願意聽,才能接受到別人的訊息。」

大哉斯言。

 

場邊側記

Janet工作時也帶著兒子Egan,一隻手就可以扛著嬰兒搖籃,經紀人則扛著推車,迅速就定位。但神奇的是,睡夢中的Egan醒來後,完全沒哭也沒鬧,看見陌生人也不會緊張,依然開心個半死。讓人忍不住想,這一定是遺傳到爸爸媽媽的明星基因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