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8.05.21 02:00

【漫畫菜鳥奪安古蘭大獎(二)】畫畫很孤獨 「常常在想有沒有明天」

劉倩帆專訪二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劉倩帆在創作路上蟄伏快三年,也曾在負面情緒裡徘徊。
劉倩帆在創作路上蟄伏快三年,也曾在負面情緒裡徘徊。

劉倩帆2015年在法國念完當代藝術後,在創作路上蟄伏快三年的時間,低谷徘徊時,她看見安古蘭漫畫節的機會,為了趕上截稿日,她兩個星期不眠不休創作《潛水》,最後拿下大獎,也為台灣立下新的里程碑。

她坦承,投稿的原由來自對生活的焦慮,「長久以來在家裡畫畫,會常常自我懷疑『到底有沒有明天。』」「你不會接觸到外面的人,一旦有負面的想法常常就會陷入情緒。」而奪獎,正是她逃出黑洞的最好方式。

得獎雖如定心丸,但似乎是因為悶太久,就算拿下獎,她仍然不是很有自信。邀請她接受採訪時,她露出疑慮:「我的漫畫資歷很淺,而且都不是正經的作品。」所謂的「不正經」,大概可以從她的創作看出端倪,打開劉倩帆的臉書專頁,原以為看到會像《潛水》般的溫馨小品,卻是一幅幅怪誕又驚異的畫風:人的私處長出雜草、珍珠奶茶裡的珍珠變成奶頭、月餅的蛋黃浮出人臉、仙人掌長出人的手指...為何想畫這樣的風格?她也說不出所以然,只回:「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玩嗎?」「每個人都有偏好,是很天生的。」

雖然信心還不足,但劉倩帆渴望被看見。
雖然信心還不足,但劉倩帆渴望被看見。

畫風怪誕 喜愛非主流藝術家

但她是希望被看見的。例如當我發現她在《潛水》裡的創作巧思,她會猛烈點頭說「對對對...」若我會錯意,她也會立刻「糾正」,失望地說「你竟然沒有發現...」一位「尋知音若渴」的畫家,在此表露無遺。

國小時,老師給她的評語是「秀外慧中」,會畫畫字跡又漂亮,國中三年都是學藝股長,每天在黑板寫聯絡簿供同學抄寫,「從小到大我的形象就是好學生。」但她又說:「其實我的內心不是這麼乖。」但作怪也僅止於在畫裡,現實裡的她就是大家眼裡的乖乖牌。請她自剖個性,「看似難接近,但內心渴望跟別人接觸,有一點悶騷。」

她是高雄女孩,父親曾是公務員,母親為護士。小時候雙親給她看一系列的經典童畫書如《野獸國》,藝術家的因子在此形成。童年她也追櫻桃小丸子、美少女戰士等主流卡通,成長期受非主流的外國獨立藝術家影響,熱愛科幻電影如《羊男的迷宮》《奇幻星球》,潛移默化下,影響她的畫作風格。例如兩年前她獨立出版的漫畫小誌《Fat woman》,描述一名胖女性與男子交歡後,突然變成巨蟲,將男子包覆淹沒,帶給讀者魔幻又詭異的視覺衝擊。

劉倩帆坦承喜愛的創作風格偏向非主流市場,《Fat Woman》即為一例。(圖:翻攝自劉倩帆臉書專頁)
劉倩帆坦承喜愛的創作風格偏向非主流市場,《Fat Woman》即為一例。(圖:翻攝自劉倩帆臉書專頁)

難題:創作孤獨、收入不穩

五專讀法文系快畢業時,她決心藝術發展,但父母認為「先吃得飽再搞藝術」,於是在理想與現實尋求平衡,轉學考時選擇就讀商業設計系。畢業後她曾在台灣做設計工作,但內容太呆板,心中燃起求學時期想去國外留學的憧憬。2012年,法文系背景的她決定去法國念當代藝術,「當時想說,既然到國外,就不要遷就現實,純粹讀自己想讀的。」

這樣的決定,也改變了劉倩帆的人生。一待法國就是三年的她,認識了現在的法籍學者丈夫,由於另一半的工作需求,兩人居住英國至今,老公在外工作,她在家作畫,除了接案,只能拚命投稿,「長久以來在家裡畫畫,就會感覺『我到底有沒有明天』。」「看到其他同齡或比我小的人都已經很成功,壓力就會更大,會覺得我都29歲了,我還在這裡幹嘛?」不過還好父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會擔心,但也不忍心斷我金援,還是讓我任性地做。」

再來是孤單。「你不會接觸到外面的人,一旦有負面想法就會陷入情緒。」最後是自信。在拿下安古蘭大獎前,她的創作幾乎乏人問津,「以前你不知道別人到底喜不喜歡、肯不肯定你的作品。」歷經自我懷疑,這次終於一掃陰霾,但現在她還不太敢談夢想,「只希望我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如果能用自己的繪畫風格來賺錢,是最好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相關報導: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8.05.18 06: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