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8.05.21 02:00

【漫畫菜鳥奪安古蘭大獎(三)】一萬公里的鄉愁 遠赴法國讓她學到的事

劉倩帆專訪三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2年,劉倩帆隻身到法國留學,成為她人生的轉捩點。
2012年,劉倩帆隻身到法國留學,成為她人生的轉捩點。

劉倩帆自稱這一生做過最瘋狂的事,就是去法國留學。23歲那年,第一次獨自出國,她一卡皮箱,一張機票,就飛去距離台灣一萬公里的法國。因為捨不得家鄉,只要回法國前,一定上演在高鐵車廂落淚的戲碼。在異鄉,更曾一人扛著床墊搭公車,回到住處後,默默抹去兩行淚。

第一天到法國 恍如隔世

《潛水》描寫一位聽障女孩迎來生命中最緊張的一天,那劉倩帆人生中最緊張的一天是哪天?她說:「去法國留學的第一天。」

「除了小時候跟父母去過日本,到我去法國前,我沒有出過國。」她笑說,當初不知道哪來的「憨膽」,跟一位在法國居住的台灣友人,買了機票,抵達巴黎後,兩人便分道揚鑣,她孤零一人搭火車到法國東部的一座小城市。

在里昂車站等車時,有一幕讓她印象深刻,「買好車票後我坐在椅子上,車子還有兩小時才會來,但我哪裡也不敢去,一堆鴿子在腳邊覓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鴿子會飛到車站裡,有點不真實。」眼前的情景,讓她恍如隔世。

為了理想,總要付出代價,身處異地的她,因為思鄉,「家人」是淚點。「我每次只要從台灣回法國,就會在高鐵上滴淚。」話才剛說完,她雙頰泛紅,淚水快要奪眶。

又有一次在法國搬家,一個人買了一張床墊,扛著背上公車,搖搖晃晃到新家,看到空蕩蕩的房間,忽然想起父母,又是一陣淚崩。

長期身處異鄉,家人是劉倩帆的「淚點」。
長期身處異鄉,家人是劉倩帆的「淚點」。

沒有定義自己是「漫畫家 」

面對創作,劉倩帆自嘲也是玻璃心的人。「我很容易受影響,哪個老師覺得我不好,批評我,我就會全盤推翻。」有一次她的動畫作品被教授反諷「這就叫當代藝術嗎?」而陷入「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搞藝術」的情緒。迷惘時,遇到另一位教授對她說,「當代藝術就是什麼都搞,什麼都可以做,是沒有規則的。」

「當我沒辦法前進時就會想到這句話,不用自我設限。」也因為不是走傳統的漫畫路線,劉倩帆善用數位特性,不被框架綁住,在安古蘭漫畫節拿下數位漫畫大獎,「我到現在也沒有把自己分類說,我就是漫畫家,我覺得漫畫也可以是當代藝術的一種。」

在畫中,劉倩帆善於布局,許多伏筆得仔細觀察與重複欣賞,才能發現。評審給《潛水》的評語為:「前面看不出是什麼故事,看到最後才發現到了另一個境界,視野整個打開。」人如其畫,眼前的女孩也像還未被挖掘的寶藏,就待發光發亮。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相關報導: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8.05.18 06: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