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怡靜    攝影|林煒凱    影音|何懿原

阮85歲了,這是頭一次的畫展,實在趣味。2年多前,阮開始學畫圖,彼時陣就無聊啦。阮黑白畫,畫鳥啊、畫雞啊、畫水果啊,就畫好玩的,也毋知影這些少年家給阮拿來展覽。孫女說還做成Line貼圖,那是啥物,阮也毋知影。是說,自己的畫都喜歡啦,卡醜也尬意。

黃周玉女 85歲 新北市 家庭主婦

阮自細漢無學畫圖,國小才讀2年,就開始空襲警報,一下躲這裡、一下跑那裡,就無讀書了。後來在礦坑做事,相識著阮翁,不過是伊先尬意我,不是阮尬意著伊啦。阮23歲時結婚,伊做代誌真骨力(認真),對阮足照顧。阮生7個囡仔,伊叫阮照顧囡仔,毋免出去做事,再艱苦,伊也會去賺。

後來婆婆破病,食道癌,醫也醫不好,花光了錢,還是過世。彼時陣實在艱苦,阮在厝內做手工,塑膠花抽線抽到手破皮流血。女兒考著景美女中也沒去讀,只能讀夜校,日時做事加減賺。最細漢囡仔讀國小時,阮也是推煤炭車,有一次炭車翻倒,阮右手小指被擠斷了,痛到目屎一直落,你看阮現在指頭還是彎翹翹。

阮翁56歲時,已經拚了一間厝,決定來辦退休。結果,礦坑爆炸。伊就在海山爆炸中過世了。彼一日,阮在厝內,厝邊跟我講爆炸了,阮淺拖仔(拖鞋)穿著,拉著小女兒,一直跑一直跑,跑到跌倒,到了那裡,還直直想說,看看是不是能出來。等到晚上,家裡人把阮帶回家等,到半夜,車才把伊載出來,伊在礦坑內就死了。

阮原本就吃憂鬱藥,彼時更加嚴重,有時陣會夢到阮翁,夢中伊也是在做工。好佳在外孫女、孫子輪流出生,阮忙著帶孫,就無閒咧。後來看診遇到不錯的醫生,憂鬱藥也不吃了,80歲生日時,阮足歡喜,雄雄想唱歌,囡仔攏是頭一次聽到。

現在老了,孫子也大漢了,沒代誌做,就無聊到學陶笛、後來又畫畫,其實阮眼睛不好,看東西都糊糊,手也會抖。不過畫圖真趣味,阮攏無看著畫喔,有時陣是散步看到、或是電視影到,阮記得了就畫。這幅《詩潔吃西瓜》是阮看到紙箱上有西瓜尪仔,就回房間畫詩潔吃西瓜。詩潔是誰?伊是阮外孫女啦!

黃周玉女自學畫畫,看到什麼畫什麼,《詩潔吃西瓜》是她想著外孫女畫出來的。

畫圖喔,要靠頭腦啦。其實阮也不會寫字,只會寫自己的名字,春啊福的,攏係看門聯學的。外孫女給阮辦展覽,大家攏來這裡,阮真正歡喜啦!一家人能做伙,足好!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