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鏡文學 

倪采青左腦從商,右腦寫字,集多重角色於一身,是小說家、晶荷花精的社長、塔羅作家,也是妻子、7歲小孩的母親,以及父母眼中的寶貝。多重身分也展現在她的筆名上,倪采青有三個筆名:「倪采青」寫愛情、小說教學;「向日葵」寫占卜書籍、「Sunny社長」分享芳療資訊。

成為母親以前,倪采青扮演模範女兒的角色:徹夜讀書、台大榜首、投身家族事業,寫小說是私底下偷瞞著父母進行的興趣。「很多事情,我不敢講出真心話,所以隱藏在小說裡,用故事說出我想說的話。」因此,她將自己命名為「倪采青」,寫出現實中無人聆聽的憤怒,道出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父母的情感問題造成她童年陰影及創傷,甚至一度影響自己的兩性交往,後來她明白,把陰影與創傷寫下來,是一場自救的療傷。 她直言:「最初治癒我的其實是『小說創作』。完成小說後,我的創傷就徹底被療癒了。」

小說家身分的她寫被譽為「台灣最具代表女性都會小說」的《潛入婚紗的女人》,也寫虐戀催淚的《夢遊祕境的女孩》、第一本以愛情商戰為主題的《金匙小姐不矜持》、連結芳療花精與愛情的《再見後,開始香戀》,對她而言,「我的每一本小說,都是生命經驗的一部分。」

療癒自己,也讓倪采青想幫助他人。「當初我看到一則女孩跳樓的新聞,她口袋裡竟然放著塔羅牌!」原本只是好奇女孩自殺動機的倪采青,認真查看塔羅牌原文,意外促成出書的機會。「我接觸芳療,也是因為香氣能夠改變人的情緒,對心靈的功效更直接,想用它來幫助治癒自己,才開始代理引進。」也許是渴求完美的人格特質「作祟」,倪采青又一次變身──成為「社長Sunny」,走出陰影,讓陽光狠狠的直射自己。不一樣的舞台及角色,殊途同歸的是她對這世界溫柔的同理。

倪采青6月於鏡文學出版《再見後,開始香戀》,引起各方矚目。
倪采青6月於鏡文學出版《再見後,開始香戀》,引起各方矚目。

為小說人物「金匙小姐」取名鄭昭陽,化名Sunny創立晶荷花精品牌,以向日葵創作《塔羅葵花寶典》,都是倪采青本名的延伸。在《再見後,開始香戀》女主角身上,更存放了她的愛情故事。透過女主角的視角,倪采青傳達自己在愛裡的領悟:「一個女人選擇什麼樣的男人,基本上就決定了她下半生的命運。」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要女人嫁雞隨雞,實則是她身體力行後的箴言。她笑言直至目前,「老公」是她人生中最有智慧的選擇。有偉大的男人在背後支持,她不僅能兼顧事業與家庭,保有「創作小說」的興趣。同時也兼顧療癒自己與他人之旅。

倪采青再一次變身,她透露下一本小說是靈修題材,「像是我最近認識的賽斯心法:你相信什麼,就會創造什麼。」她相信,心有所願,就能改變現實。離開金碧輝煌的牢籠,公主旋轉跳躍,七十二變之外,還有陣陣香氣,療癒你我。

倪采青6月於鏡文學出版《再見後,開始香戀》後,引起各方矚目,因此受邀至杭州參加「兩岸青年作家交流會」,與中國大陸作家交流創作心得,下半年更即將在中國大陸展開一系列行銷、出版與宣傳活動。倪采青期望接觸更多陌生的靈魂,受傷的、急躁的、想得到解答的……用她清澈的語言,交流並滋長不同的香氣。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