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申    影音|影音組

當兵是絕大多數台灣男性的共同記憶,儘管現在入伍時間越來越短,但對於事業早早有安排的人來說,兵役依舊是一項惱人的「義務」。18Light的工作室在製作遊戲時,團員們就不斷被抽調離開,導致進度每每都須調整。

正值製作高峰期卻要輪番上陣

《螢幕判官》從企劃到上市花費了將近一年七個月的時間,其中甚至度過了兩次台北電玩展(2017年與2018年)。至於為什麼會耗費這麼多時間,團員們一致表示絕對是因為自己「太年輕了」!

「我們除了編劇和美術不用當兵之外,剩下的成員都要服兵役。」陳任軒如此回憶:「剛好大家都差不多要畢業,然後彼此又都是差一屆學長、學弟,無奈只好輪番去成功嶺報到了。像我很驚險的在上市前五個月才回來!中間十個月錯過太多東西了。差點不認識這款遊戲!」

來來回回的兵單讓18Light工作室處於長期缺員狀態,工作室只有一開始企劃的前兩個月以及要正式上市前的三個月才能全員到齊。不過,缺員可能還比較不打緊,更拖延進度的是腦袋重新開機。外號地表最強水電工的路路克就飽受當兵之苦,他說:「我告訴你,當完兵甚麼都忘一半了!入伍前看到程式碼長這樣。結果回來自己居然看不懂了!花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才調整回來。」

因為兵役關係,催生出了泡棉積木的點子。陳任軒正向前來看展的人解釋這個靈感來源。
因為兵役關係,催生出了泡棉積木的點子。陳任軒正向前來看展的人解釋這個靈感來源。

放假不回家,全力做遊戲

儘管兵役卡住了幾乎所有團員的時間,但每一位團員依舊秉持著「身在兵營心在遊戲」的精神,只要有放假幾乎都會先來工作室報到,除了定期複習進度之外,也順便貢獻一些微薄的心力。

「弄到後來,大家都被兵單搞得很煩躁,所以我們在討論劇本的時候,我其實有放一個小橋段在抗議兵役問題。」編劇黃山指著遊戲畫面說道。「就在幼兒園其中一關,裡面有一個要塞泡棉積木的橋段。但所有的凹洞都是圓形的,要過關的話,玩家一定要把手上方形、梯形、橢圓形之類的積木硬塞進去。這不就像是我們的徵兵制嗎?硬要把不同樣子的人塞成一樣的形狀。」

系列報導: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