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憶漩    攝影|張憶漩    影音|蔡宗儒

就像走上刺青這條路是誤打誤撞,李小巨想做動漫刺青的初衷一點也不浪漫,如果女友的要求算是浪漫的一部分的話,好吧,勉強算他沾上邊。

原本來單不拒、也還算能混口飯吃的小巨意識到環境變化,迫切的想要找到適合自己且獨特的風格,說也奇妙,他在刺動漫刺青時有種說不上來的快樂,這是在其他風格的刺青中得不到的快樂。

現在跟我合租店面的 3 個夥伴都是復興美工!後來進台藝大啊或有其他美工底這樣。我讀的是綜合高中的普通科,大學本來想選餐飲但最後進了輔大體育(健康管理系),真的是很偶然很幸運才走上這條路。沒有美工底這件事有好有壞,就像我的人生其他條件或選擇,對我來說都是有好有壞。

小巨歷年的作品五花八門,幾乎什麼風格都有。
小巨歷年的作品五花八門,幾乎什麼風格都有。
也做過不少歐美卡通,例如《湯姆貓與傑利鼠》。(李小巨提供)
也做過不少歐美卡通,例如《湯姆貓與傑利鼠》。(李小巨提供)
近幾年很紅的《探險活寶》老皮阿寶。(李小巨提供)
近幾年很紅的《探險活寶》老皮阿寶。(李小巨提供)
這組三眼怪是由客人提供簡易的黑白手稿,經過溝通後出爐的成品。(李小巨提供)
這組三眼怪是由客人提供簡易的黑白手稿,經過溝通後出爐的成品。(李小巨提供)
寵物刺青是萬年不敗款。(李小巨提供)
寵物刺青是萬年不敗款。(李小巨提供)

沒有美工底造就我一些問題,繪畫基本功薄弱,加上剛開始的 3、4 年比較混,導致我個人風格不足,或者說我沒辦法很快的累積出明顯的風格。

我會說我的刺青比較偏「工匠型」,而不是「創作型」。「創作型」有一個獨特的風格,比如你專做暈染水彩或線條點陣,客人多是因為喜歡你的風格才上門,溝通時可能就是說要一隻麻雀或丹頂鶴,還有大小、刺在哪裡,其他就依你的風格做。那我「工匠」的作法就是盡量跟客人溝通,他要什麼我給什麼,盡量配合他,或者可以的話請他跟我配合,取得一個中間平衡點。總之溝通的方式會不太一樣。

比起風格明確的創作型同業,小巨在與客人的溝通上要花更多心力。
比起風格明確的創作型同業,小巨在與客人的溝通上要花更多心力。

我目前遇到的客人都不錯,溝通經驗也都還行,不得不說還是有些人懶得當面聊,在通訊軟體上丟張圖過來或直接問多少錢。很有自己風格或知名度高的刺青師也會遇到這種客人,他們有本錢不理會,但我需要賺錢的機會,會好好跟客人解釋為什麼需要到店內討論,或真的不方便的話,他如果有明確想要什麼樣的圖案或是樣式的話,我可以想辦法大概估個金額讓客人考慮。

講坦白一點,我就是會做得比較沒有個性一點,畢竟還是有生活上的壓力,客人想要做什麼,我都會想辦法做出來,可是老實說這樣很難累積風格,自己不甘心買廣告,如果也不想在照片上套濾鏡或打些不像自己的文字,堅持「東西好客人就會來」的想法,現實上就是遇到客源稀少的窘境。

特南克斯算是小巨第一個原版動漫刺青。(李小巨提供)
特南克斯算是小巨第一個原版動漫刺青。(李小巨提供)

意識到問題後摸索了很久,有一天女友說想刺《七龍珠》裡面的特南克斯,她之前也刺過其他卡通,但都偏美漫,像是膽小狗英雄、湯姆與傑利,日式是第一次。她很要求還原度,要原版的,不喜歡 Q 版,我一樣去找資料做功課、畫圖、刺青,那感覺很奇妙,特南克斯刺了 4 個小時,我覺得很 High,真的是單純的快樂!這是刺別的主題時沒有的感覺。

普烏更是經典,那是場長達 8 個小時硬戰,可是我完全不覺得疲憊,連餓的感覺都沒有,結束後我很難得坐在那邊看一個作品那麼久,很奇怪欸,可能那個天空配得很好,也可能是因為普烏是笑著的,就覺得,哇,他好像真在那邊,看到會有一種,你小時候的朋友跑過來跟你打招呼的感覺。

刺完普烏後,小巨站在那看了很久,他說他覺得自己做到了。(李小巨提供)
刺完普烏後,小巨站在那看了很久,他說他覺得自己做到了。(李小巨提供)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