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林俊耀

新北市蘆洲鬧區的豪宅建案「一品匯」,改建前曾是擁有百年歷史、被政府暫列為古蹟的「秀才厝」,遺憾的是,10年前地主與建商談判買賣之際突遭縱火,後又被怪手夷為平地。就在秀才厝已變身為蘆洲最貴豪宅,當時以為在火災中燒毀的古董神主牌卻於近日尋獲,秀才厝後人懷疑失火原因不單純,希望相關單位重啟調查,更呼籲建商實現承諾,另外覓地重建祠堂,好讓先人神主牌有地可安置。

6月21日下午,年近7旬的李建宏在李家神主牌位前上香祈禱,期望先人保佑,讓纏鬥十年的「公廳之爭」圓滿落幕,更希望當年祖厝「秀才厝」離奇失火的真相能水落石出。

李建宏帶記者來到中悅機構信住建設豪華建案「一品匯」門口,一品匯堪稱新北市蘆洲最貴豪宅,每戶起價至少6000萬元,整個社區洋溢歐洲風情,花園中央還有奢華雕像和噴水池,難以想像這裡曾是古蹟秀才厝的舊址,有著古色古香的三合院老宅。

秀才厝消失10年的神主牌再次出現,後人李建宏盼重新調查當年失火真相。
秀才厝消失10年的神主牌再次出現,後人李建宏盼重新調查當年失火真相。

 

潑油縱火後 神主牌消失

「我們小時候都在這裡玩,那時住了100多人,白天晚上都熱熱鬧鬧的,但現在全沒了。」李建宏是秀才厝的後人,在此住了20年,之後隨父外出創業,但對祖厝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感,逢年過節都會回來團聚,怎麼也沒想過祖厝會化為灰燼。

李建宏提到,當時李家人用的器具都是貨真價實的古董文物,睡的是紅木眠床,吃飯時用的則是珍貴瓷器,家中還有官服古衣和雕工精緻的整套髮簪,但在大火和怪手來臨時,卻沒有一樣帶出來。

回想失火的那一夜,李建宏哽咽著說:「前幾天晚上就有人來潑柴油,後來又有人來潑汽油,火一點,我們祭祖聚會的大廳就不見了。」

秀才厝歷史逾120年,占地超過2000坪,全盛時有百位族人同住。(翻攝《重回秀才厝》)
秀才厝歷史逾120年,占地超過2000坪,全盛時有百位族人同住。(翻攝《重回秀才厝》)
秀才厝以磚砌洋樓著稱,是當時蘆洲最高建築。(翻攝《重回秀才厝》)
秀才厝以磚砌洋樓著稱,是當時蘆洲最高建築。(翻攝《重回秀才厝》)
秀才厝在2008年被當時的台北縣文化局列為暫定古蹟,心急的建商卻在同年直接開怪手將古宅摧毀。(翻攝《重回秀才厝》)
秀才厝在2008年被當時的台北縣文化局列為暫定古蹟,心急的建商卻在同年直接開怪手將古宅摧毀。(翻攝《重回秀才厝》)

本刊調查,秀才厝有超過120年歷史,但十多年前,後人認為老宅年久失修,當地地價又因捷運水漲船高,加上李家家道中落,有後人想賣祖厝以求生存。建商向地主收購產權,地主雖同意販售,卻要求保留大廳,因最核心的一塊無法開發,談判瀕臨破裂之際,突然有人縱火燒屋。

據蘆洲警分局的調查資料,當晚有人在神明廳內潑汽油縱火,除燒毀神明廳外,李家人還發現每日祭拜的神主牌也消失無蹤。由於當年監視器不如今日密集,縱火嫌犯至今仍未落網。

離奇大火引起台北縣文化局對秀才厝的重視,將該地暫列古蹟,同為地主的建商李芳玲竟在同年聘來怪手,將古厝和巴洛克風格的洋樓全部夷為平地,秀才厝最具保存價值的部分毀於一旦,後人被逼得放棄保存古厝,將土地售予建商,李芳玲則被判刑6個月,易科罰金18萬元。

李建宏是當時最後賣地的地主,他以自家土地向建商交換,要求另尋地點建立祠堂,讓李家後人得以祭祖,也讓輝煌的秀才歷史不被遺忘,建商口頭答應,但土地經多次轉手,後來蓋房的建商早已不知此事,李建宏為此多次抗議,卻也無可奈何。

 

亡弟來託夢 竟完整尋獲

詭異的是,李家人原以為象徵宗族情感的神主牌,已在大火中化成灰燼,但數年前過世的李建宏胞弟,竟然在今年四月間託夢給友人,指明神主牌被棄置的位置。

李建宏聽聞此事,原以為無稽之談,半信半疑去找,竟在秀才厝附近的廣告牌上發現神主牌,而且完好如初,絲毫沒有火燒的痕跡。

事隔十年,神主牌的出現再度讓李建宏懷疑,當初是內神通外鬼將神明廳縱火,這塊神主牌可能成為破案的證據,期望相關單位能重啟調查,並呼籲建商實現當初承諾,建設祠堂好讓神主牌有地安置。

李聲元在光緒年間中選秀才,是當地首位取得功名者。(翻攝《重回秀才厝》)
李聲元在光緒年間中選秀才,是當地首位取得功名者。(翻攝《重回秀才厝》)
李聲元之子李讚生日治時任海山郡守,約為現今縣長。(翻攝《重回秀才厝》)
李聲元之子李讚生日治時任海山郡守,約為現今縣長。(翻攝《重回秀才厝》)

據當地史料記載,秀才厝的歷史要回溯到清朝年間,因是秀才李聲元和日治時期首位台籍郡守李讚生的故居而名聲大噪。秀才厝占地超過2000坪,屬於多護龍三合院,外加一棟西式洋樓,中西合璧的風格成為北台灣知名的建築。

秀才厝失火給當時的台北縣文化局沉重打擊,曾多次宣稱要研擬保存古蹟的最好方法,但十年過去,新北市的古蹟處境依舊艱難,雖然祭出「古蹟土地容積移轉辦法」,但不少私有古蹟所有權人為了龐大土地開發的利益,仍決意賣給建商蓋大樓。

蘆洲培蘭居同樣擁有百年歷史,卻因後人無意保存而被夷為平地。(讀者提供)
蘆洲培蘭居同樣擁有百年歷史,卻因後人無意保存而被夷為平地。(讀者提供)

與秀才厝相距不到2公里的培蘭居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培蘭居是日據時期保正李毝獅家族的住所,大廳門口有北部少見的拱門建築,祠堂梁柱非常見方柱,而是帶有西方風格的圓柱,樹立了培蘭居在台灣建築史上的特殊地位。

多護龍合院 象徵大戶人家

台灣傳統建築以三合院和四合院為主,正廳二側的廂房則稱為護龍。隨著家族成員增多,三合院左右兩側會增加數列護龍,輩分高者住在中央,晚輩則逐漸往外側居住,家族成員出入可不必經過中央大門,而由護龍之間的「過水門」進出。

 

官方維護遲 古蹟如鬼屋

培蘭居正廳匾額恰是時任海山郡守李讚生所書,中西合璧風格及歷史人物真跡彰顯培蘭居的珍貴歷史地位,但多數後人無意保留,與建商簽訂合建同意書,而在拆除前一刻,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將它列為暫訂古蹟,但考量建築本體已不完整,且所有權人強烈表達抗議,最終決議不登錄古蹟,培蘭居在2016年6月被夷為平地。

暫定古蹟最終無法保存,市定古蹟的命運也沒好到哪去。板橋迪毅堂創建於1873年,是林本源家族為了紀念漳泉械鬥殉職的林家大隊長徐才與多位義士,設立的祭祝廟堂,因歷史價值被列為板橋四大古廟。

李建宏(右2)向神主牌擲筊祈願,希望與建商的公廳之爭能圓滿落幕。
李建宏(右2)向神主牌擲筊祈願,希望與建商的公廳之爭能圓滿落幕。

新北市政府在2013年公告迪毅堂為市定古蹟,至今5年仍未對迪毅堂進行修繕,古廟至今殘破不堪,屋頂和牆壁都嚴重斑駁,多處梁柱斷裂,蜘蛛網遍布,乍看之下宛如「鬼屋」。

去年九月,因滲水導致濕氣頗重的迪毅堂竟離奇失火,放在神明桌上的金紙因不明原因燃燒,跪拜用的小拜椅和神桌皆被燒毀,讓人懷疑是否老屋都逃不過「自燃」命運。

板橋迪毅堂被列為市定古蹟5年,至今仍殘破不堪宛如鬼屋。(議員何博文提供)
板橋迪毅堂被列為市定古蹟5年,至今仍殘破不堪宛如鬼屋。(議員何博文提供)

新北市議員何博文多次批評文化局任珍貴資產腐舊敗壞,新北市政府才在今年編列1300萬元預算,預計明年7月完成修繕。

古蹟老宅見證時代發展,也是歷史紀錄,但在現實利益面前,文化資產卻成為廉價口號,文化部和各縣市政府應研擬完整方案,在維護所有權人的合法權益下,將祖厝劃定為古蹟,別再讓極具魅力的老宅消失得莫名其妙。

信住建設回應:未聽聞建祠堂要求

信住建設公司表示,當年從仲介手中買來已整合好的秀才厝地權,並非直接跟地主接觸,也沒有聽聞「建祠堂」的特殊要求。

信住公司指出,之前曾接獲秀才厝後人來函要求建祠堂,但當時公司認為是利潤分配不均所致,若有公家單位願出面協調,站在文化資產和大眾利益面上,建立祠堂或是紀念館確有討論空間。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