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浩子最近發行新書《流浪日記:世界,是我的信仰》,裡頭記載了他暫別演藝圈,2017年與太太帶著兒女,旅行世界13國的故事。

問浩子旅行中的神奇時刻是什麼?他回憶,「就是我們在多倫多時,我們住在一個地下室。有一天我們就買一些餅乾回去苦中作樂,吃的時候,我兒子謝臭寶就說,『我覺得我們這樣好開心,好像同學,一起吃糖果,一起吃餅乾』。那一刻我覺得,即使我們現在是在地下室,但是好像換了另外一個地方,我們在開同學會,這種感覺。」

浩子說本來想要很任性去流浪,不要記下或分享什麼什麼。但他旅程之初,在粉絲頁寫下一個小故事。寫著,兒子問他:「把拔,我今天要上課嗎?」他回:「你…今年都不用上課!」浩子以他獨屬的浩式語氣寫著,「原諒我驕傲的小宇宙一直翻騰。」

「因為粉絲覺得好像滿有趣,我內心默默有個決定,我想要每天都發一篇文。可是跟自己最初流浪的方針有抵觸,我最初就是什麼都不要做,不想聽到任何的聲音,我只要我跟我的家人。」

但浩子事後慶幸,自己一路上都堅持留下紀錄。「還好有留下。不然完全記不得這一年到底幹了些什麼事。我很難得每一年都很認真在過每一天,每一天都記得起來在幹嘛,還滿恐怖的。」

浩子之前帶一家人去流浪,酸甜苦辣現在回想起來都美好。(翻攝自浩角翔起臉書)
浩子之前帶一家人去流浪,酸甜苦辣現在回想起來都美好。(翻攝自浩角翔起臉書)

再想起一個京都的片刻。他回頭,看著太太牽小孩走在斑馬線,竟有了一些感觸。「我心想,現在爸爸媽媽牽你們過路,當爸媽行動沒辦法那麼行動自如時,你們會牽爸媽過馬路嗎?但我不太想把這件事講出來,因為人畢竟是要自己去面對,我也不希望老了時候是小孩的的壓力。因為國外沒有這樣的觀念,自己要為自己負責,不是我老了變成孩子的負擔,我心裡有點糾纏…。」

想想1年的旅程雖然是結束了,但感觸與問題卻依然停留在浩子的心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