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影音|李政達 甘政國

曾獲韓國「GLOCAL MUSICAL LIVE原創劇本大賽」首獎的音樂劇《光的來信》,劇本不但吸引香港名導王家衛投資,也吸引獲紐約短篇音樂劇部門新進作曲家獎的朴賢淑青睞:「看到劇本和歌詞十分感動,腦袋裡的音樂就會自動流瀉,尤其這部戲背景充滿文化與時代感,因此讓我主動爭取為它譜曲!」

目前活躍在韓國音樂劇的作曲家朴賢淑,是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音樂劇創作作曲課程碩士,2012年畢業後回到韓國工作,並致力於音樂劇人才教育養成。談到為音樂劇《光的來信》譜曲,她坦言有鑑於自己也是藝術家、文化人,希望能將自己的藝術透過這齣劇表現出來,並以優美的音符樂曲來感動觀眾。

《光的來信》背景為1930年朝鮮日治時期,文壇九人會的故事。朴賢淑表示,小時候會看書、讀詩、寫信、寫筆記,但這些以文字呈現的東西,隨著時代進步卻逐漸被電腦取代。「這齣劇表現出當年的復古懷舊感,期盼能影響現在年輕的觀眾外,也帶領年長的觀眾重溫過去寫信的回憶與感動。」

《光的來信》背景為1930年日治時期,講述韓國朝鮮時期九人會的故事。(LIVE製作公司提供)
《光的來信》背景為1930年日治時期,講述韓國朝鮮時期九人會的故事。(LIVE製作公司提供)

創作《光的來信》歌曲的過程中,朴賢淑還歷經生產、坐月子,讓她印象格外深刻:「只要一有靈感,可能在5分鐘、10分鐘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寫出歌曲,而且往往讓我很感動,但反而長時間苦讀研思寫的歌曲,我通常不太喜歡又放棄重寫。」透露因先生也學習音樂劇,「我常在寫完曲子後,立刻請他現場演唱錄音,即使是半夜3、4點有靈感創作出的歌曲也如此,如此才方便做修正。」

朴賢淑也推薦《光的來信》中由「七人文化團體」演唱的歌曲〈No.7〉,雖然描述的情境是日治時代文人們受壓迫,無法使用漢字的悲傷心情,但她卻讓曲子呈現愉悅的氛圍:「悲傷的歌詞,卻有著愉快明亮的曲子,是我刻意製造的反差感,這樣反而容易讓觀眾牢牢記住且有驚喜感。」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