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7.31 06:06

【新娘不是我二】她助人的起點 只是為了追隨前男友的腳步

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蔣月惠(前右)說,早年羅騰園成立時就沒立案,挪威傳教士離開後她與夥伴花了2年完成立案,但最後她不耐體制內的繁瑣運作,連理監事會都不想召開。
蔣月惠(前右)說,早年羅騰園成立時就沒立案,挪威傳教士離開後她與夥伴花了2年完成立案,但最後她不耐體制內的繁瑣運作,連理監事會都不想召開。

採訪這天,蔣月惠穿了一件頗典雅婉約的深藍色洋裝,領口的蝴蝶結卻沒打上,任由2條長長緞帶瞎晃著,典雅風成了剛起床隨興風。隔天是格子上衣,2邊袖口也是蝴蝶結設計,她卻照樣渾然不覺應該打結,只開心說衣服是買的,「議員每年有3萬元禮券,我用禮券買的,我平常都穿人家送到羅騰園的2手衣。」她素顏的臉笑起來有一種稚氣,加上145公分的嬌小身形,讓她看來比實際年齡年輕。

59歲的她,人生大半時間都與羅騰園相連,她20歲就到羅騰園前身當志工,33歲羅騰園面臨解散,她接手至今。不過,這一切起初無關愛心,而是一個「新娘不是我」的故事。

 

憤怒委屈慢慢長成毒蛇

她是屏東土生土長,家裡8個兄弟姊妹她排行第6,經常被母親打,「第1我會偷東西,第2我會頂嘴,加上我3歲被車子撞到腦震盪,做事都沒頭神(沒記性),做不好。」她7、8歲就煮飯做家事,但母親嫌她常將米飯燒焦,不時朝她後腦勺巴下去。

屏東產紅豆,國小2、3年級,「我想撿紅豆回去討好我媽媽,但撿不到,我就去偷,偷一大袋回來,結果我媽媽完全沒看在眼裡,無視我。」倒是阿公頻誇她厲害,「我印象好深刻喔,阿公肯定我,讓我覺得自己還有存在的價值。」鮮少被稱讚的她說,阿公的話像一盞燈。

不管她如何討好,母親總是怒氣一來就打她。若對小孩都一視同仁也就罷了,偏偏母親極疼愛么妹,「說我妹是仙女出世,反正很不公平啦。我妹長大後也問過她為什麼老是打我,她說跟我八字不合、個性不合,看到我就一股莫名怒氣。」

壓抑的憤怒與委屈慢慢長成毒蛇,想傷人或自傷,「其實我想過殺人,但不能殺人;我也想殺自己,但下不了手。」她說,國中時曾試著走入住家附近溪流,想沉下去溺斃,「小時候抓蝦抓魚被水嗆過鼻子,很不舒服,我就想用這個方法試試看,結果我頭沉下去,水嗆到鼻子真的好不舒服,又起來了。」

翔奕皮革廠長年排放汙水並散發惡臭,蔣月惠1年勘查345天,終使皮革廠於2015年遭勒令停工。(翻攝蔣月惠臉書)
翔奕皮革廠長年排放汙水並散發惡臭,蔣月惠1年勘查345天,終使皮革廠於2015年遭勒令停工。(翻攝蔣月惠臉書)

 

助人的起點只為前男友

讀鳳山商工時她與一名男生交往,「我被我媽打,所以渴望愛情,可是他考上大學到北部,我們就失聯了。」20歲,她輾轉得知男生已回屏東,在一個協助身障人士的組織當義務教師,那算是羅騰園的前身,「我就追過去,跟著當義工。」

那時她已在慈惠護校任會計,寒暑假時間多,她還學鋼琴、小提琴、插花、書法…,一圓兒時夢想。可是最後,「新娘不是我。」27歲時,男方另娶她人。

當年錢多時間多,蔣月惠到處嘗試刺激挑戰,包括去紐西蘭高空彈跳、去北歐自助35天。(蔣月惠提供)
當年錢多時間多,蔣月惠到處嘗試刺激挑戰,包括去紐西蘭高空彈跳、去北歐自助35天。(蔣月惠提供)
當年錢多時間多,蔣月惠到處嘗試刺激挑戰,包括去紐西蘭高空彈跳、去北歐自助35天。(蔣月惠提供)
當年錢多時間多,蔣月惠到處嘗試刺激挑戰,包括去紐西蘭高空彈跳、去北歐自助35天。(蔣月惠提供)

她四處旅行,「我錢多嘛,當會計1個月5萬多,假日幫人伴奏或插花,加一加有6、7萬。」日子無憂也無愛,輕飄飄虛幻極了,她去紐西蘭高空彈跳,還去北歐,那是1992年,台灣人剛開始跟團出國,蔣月惠卻自助,走在時代尖端。她一間旅館都沒預訂,就這樣獨自一人在瑞典、芬蘭、挪威隨興玩了35天。為什麼?「我什麼都挑戰過了,像高空彈跳,刺激的已經沒有了,就換成旅遊。」沒說出口的,可能還包括那顆生無可戀卻也不想死的厭世之心。在羅騰園,她就曾找院內的心理師諮商,「心理治療做很久,之前我很自卑、退縮,想放棄人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07.31 06: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