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俊宏    攝影|王均峰 林育緯 機動組

大同公司經營權大戰出現重大變數!市場派龍頭大陸台商鄭文逸,涉嫌利用56個證券戶操縱大同股價,上週遭檢方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起訴,屬7年以上重罪,檢調這記重拳讓市場派措手不及。

本刊掌握,原本獲鄭文逸大力支持,要搶下大同經營權的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因受到鄭遭起訴影響,資金調度出現問題,除了大陸不動產交易不順外,連已承諾要挹注資金進場買大同的外資也可能臨時抽腿,讓王光祥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增加大同持股嚴重受阻,要打敗林郭文艷搶下大同已出現變數。

8月31日,台北地檢署偵結大同炒股案,依《證券交易法》操縱股價罪嫌起訴大同市場派龍頭、大陸台商鄭文逸等人。

 

炒股遭訴 打亂布局

根據檢方起訴的資料,對外口口聲聲說要搶下大同公司經營權的鄭文逸,利用56個證券帳戶,以左手賣給右手的方式,連續拉抬大同公司股價,從5.48元一路攀升至20元,卻在搶奪經營權的最關鍵時刻,反而大賣40萬張大同股票,獲取暴利達11億元,最後僅留下約17萬張股票擺給外界看,而且再也沒增加過。

大同召開股東會,由於經營權爭奪激烈,場內外管制嚴格,深怕被人趁機擾亂會議。
大同召開股東會,由於經營權爭奪激烈,場內外管制嚴格,深怕被人趁機擾亂會議。

鄭文逸目前持有17萬張大同股票的資金,不少都來自炒股獲利,等同無本生意,就攪動大同公司的經營權。最離譜的是,鄭文逸投入炒股資金共31億餘元,除了自己拿出5億元外,其他全是借來的,包括向永豐金證券融資5.75億元,及股市丙種金主墊款13億元,還有8億元是上海龍峰集團董事長任國龍的錢,坐實了鄭文逸的中資色彩,且當時任國龍也透過「永豐代理人」等5個帳戶,狂買十幾億元大同股票,等到股價炒上去後,鄭文逸卻趁勢倒貨給任國龍承接,讓任持股水位一度達18%,股價也再拉一波,2人的泛中資持股高達25%以上。

本刊多日直擊鄭文逸(右)在台身影,平常喜歡穿夾腳拖、著輕便服裝逛街。
本刊多日直擊鄭文逸(右)在台身影,平常喜歡穿夾腳拖、著輕便服裝逛街。

如今,任國龍被金管會下令限期釋出股票,加上鄭文逸因炒股遭起訴,已嚴重打亂市場派的布局。據本刊掌握消息,原本市場上傳得沸沸揚揚,指鄭文逸屬意出面要搶下大同的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已掌握大同的過半股權,隨時可拿下經營權,但因鄭文逸遭起訴,影響到王光祥的資金調度,海外籌資不順,要增加大同持股的資金無法即時到位,在經營權大戰要打敗大同公司董事長林郭文艷,已出現變數。

 

點燃戰火 展企圖心

本刊調查,王光祥增加大同持股的資金一直有問題,不僅處分三圓建設大陸子公司三圓青島開發公司股權進度不明朗,連由鄭文逸幫忙找到的英國及日本等外資圈承諾要支持的金主,也可能改變心意,王光祥非常擔心英、日等外資會因鄭文逸遭起訴而打退堂鼓,目前正在英國倫敦尋求資金奧援。

三圓建設董座王光祥(右)白手起家,近年來已開始布局由兒子王雅麟(左)接班。(周嘉華攝)
三圓建設董座王光祥(右)白手起家,近年來已開始布局由兒子王雅麟(左)接班。(周嘉華攝)

知情人士透露,王光祥最著急的是,大陸的多筆不動產需要靠鄭文逸的人脈才能處理,如果短時間內大陸的不動產找不到買家,土地賣不掉,根本就沒有現金可以增加大同的持股,海外潛在的金主信心就會動搖,更不敢冒然把錢投進來台灣。「很明顯地,鄭文逸遭起訴的骨牌效應正在擴散,這和今年中王光祥蓄勢待發的氣勢不可同日而語。」

對此,王光祥的長子、三圓建設總經理王雅麟接受本刊訪問強調,公司跟大同市場派沒關係,也沒請鄭文逸幫忙找資金,他們尋求的是各方資金支持。

在此之前,王光祥打著鄭文逸支持的旗號,5月17日曾對外公告,透過長子王雅麟名下的「羅得投資、競殿投資、三雅投資取得大同公司持股比率共10.01%…,不排除依法自行或與他人共同推動召集股東臨時會,以改選全體董事。」這紙公告點燃了大同經營權戰火,公告當天,王光祥還接受媒體訪問說:「我認為大同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充分展現搶下大同的企圖心。

依取得股票期間每股22.65元均價計算,王光祥短短不到7個月內,就砸下約53億元吃下大同逾一成股權,一舉躍升為最大股東,持股比率遠遠高出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與林蔚山夫妻的持股。只是,外界一直納悶,王光祥僅是一家資本額6億元的上市公司老闆,哪來那麼多資金投入大同經營權爭奪戰?

大同董座林郭文艷面臨經營挑戰,仍帶領公司積極轉型,從電力設備製造商邁向智慧能源公司發展。
大同董座林郭文艷面臨經營挑戰,仍帶領公司積極轉型,從電力設備製造商邁向智慧能源公司發展。

 

陸資漂白 疑假交易

就在外界都還不知道王光祥究竟是拿誰的錢打這場仗時,市場便盛傳這銀彈,來自他賣掉三圓建設子公司三圓(青島)開發公司(下稱青島子公司)的土地交易,經仔細檢查果然發現三圓建設的重訊有此巧妙布局,即去年12月14日,三圓建設公布重訊,表示要處分青島子公司27%股權,獲利約9.7億元,交易對象是上海仲盛建設。但根據中國CBI建築網揭露的資訊,持有上海仲盛建設8成股權的大股東,就是任國龍的上海龍峰集團。

三圓建設去年底才公布重訊,表示要處分青島子公司27%股權,獲利近10億元,交易對象上海仲盛建設,巧的是該公司幕後老闆是任國龍,今年5月卻突然再公告交易對象改成一家外資公司,被質疑欲蓋彌彰。
三圓建設去年底才公布重訊,表示要處分青島子公司27%股權,獲利近10億元,交易對象上海仲盛建設,巧的是該公司幕後老闆是任國龍,今年5月卻突然再公告交易對象改成一家外資公司,被質疑欲蓋彌彰。

巧的是,去年5月金管會查出任國龍違法繞道香港買進大同股票,被要求在6個月的限期內賣光手中股票,果然在6個月後,任國龍就和王光祥的三圓建設有此交易,王光祥也剛好從去年底到今年5月買進大約相同數量的股票,不免遭人質疑此為陸資漂白的假交易。

直到今年5月16日三圓建設公布的財報,都還註明「本公司經董事會通過與上海仲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訂處分子公司三圓建設(青島)開發有限公司部分股權轉讓協議書。」沒想到5月28日發布的重訊,沒來由地把處分青島子公司27%股權的交易對象,從上海仲盛建設改成紙上公司Casco Overseas Limited,還強調所有交易條件不變,令人質疑是否要刻意掩飾仲盛建設背後是任國龍的味道。

上海龍峰企業集團負責人任國龍(圖)挹注台商鄭文逸資金炒股,遭檢調查出。(翻攝網路)
上海龍峰企業集團負責人任國龍(圖)挹注台商鄭文逸資金炒股,遭檢調查出。(翻攝網路)

最誇張的是,6月5日三圓建設股東會上,王光祥向股東報告時,語出驚人地說,青島子公司的股權估值尚未完成,言下之意就是股權交易尚未進行,也就是三圓建設連9.7億元都沒拿到,結果去年發布的重訊到頭來竟是一場空,這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免啟人疑竇。

王雅麟對此則澄清說:「我們青島子公司在大陸屬外資公司,仲盛是內資公司,依規定不能買,所以才改成由純外資的Casco Overseas Limited來買,因為大陸審核比較嚴格,才會還在等股權轉換交割中。」對照所有交易條件不變的公告,有股東質疑這根本是透過境外紙上公司規避大陸官方審查。

對於王光祥在股東會的說明,有三圓建設的股東表示非常不滿,怒控王光祥財報不實,指2年前有媒體報導青島子公司持有的土地開發價值達百億元,且開發建案已進入收成期,但有股東實地調查,卻發現一片荒蕪,毫無動工跡象,痛批這分明在散布假消息,企圖混淆、坑殺投資人。

三圓建設強調,青島開發案還在進行中,基樁都已打好,6月是因為陸方高層視察,才會停工2個月。(三圓建設提供)
三圓建設強調,青島開發案還在進行中,基樁都已打好,6月是因為陸方高層視察,才會停工2個月。(三圓建設提供)

本刊問王雅麟,他強調,青島開發案還在進行中,基樁都已打好,六月是因為陸方高層視察,才會停工2個月,再說三圓只是賣部分股權,不會不做。只是股東言之鑿鑿,如果土地真是一片荒蕪,以目前市況顯然難以脫手,或許這也是王光祥為何需要鄭文逸大力協助的地方,因為只有鄭有能耐和交情找上任國龍,買下被王光祥視為燙手山芋的大陸不動產,有了錢才能增加大同持股。

 

大賣持股 坑殺散戶

但弔詭的是,市場派明明不斷釋出訊息,強調王光祥與鄭文逸相關人,已掌控大同過半股權,其中鄭文逸包括欣同(原名親中)、新大同公司在內,持有17萬張大同股票約占7%,加上香港渣打託管帕米爾斯資本等香港證券帳戶,總計約有24.7%。甚至有一說,光鄭文逸可掌控的大同股票就有82萬張,高達35%,如果消息為真,只要有鄭文逸支持,王光祥應該老神在在才對,為何還要四處籌錢增加持股打敗林郭文艷,除非鄭文逸支持王光祥又是一場戲。

前年初鄭文逸引陸資買大同,想爭經營權,曾由欣同公司負責人與前主計長韋伯韜找大同公司派代表出面談判,在飯局上欣同負責人囂張地嗆大同公司派:「我們有準備300億元搶大同,我後面那個人(暗指鄭文逸)拿起電話都可以直通中南海,我看你還可以就留下來(意續當董事留在董事會)…」

後來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作東找林郭文艷及鄭文逸談判,鄭文逸同樣聲稱要拿下經營權,林郭文艷和林蔚山只能留下一個,雙方沒共識,最後不歡而散,最後在檢調的追查下,鄭文逸表面上要搶經營權根本是喊假的,私底下卻大賣大同持股,坑殺不知情的散戶,這次王光祥在資金疑雲重重下仍不惜跳到第一線,背後到底暗藏什麼內幕?恐怕有賴檢調介入偵辦才能釐清。

台商鄭文逸(右圖)曾在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中)牽線下和林郭文艷談判,要林郭夫妻(左圖)只有一人能當董事。
台商鄭文逸(右圖)曾在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中)牽線下和林郭文艷談判,要林郭夫妻(左圖)只有一人能當董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