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思慧     攝影|王漢順

5月才掛牌成立的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考慮比照前東歐共產國家的「除垢法」,針對威權統治時期加害者及執法人員進行究責。

但本刊掌握促轉會內部會議談話內容,副主委張天欽8月曾2度召集幕僚會議,點名侯友宜就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讓促轉會儼然淪為執政黨選戰的打手。

8.24(五)下午

與會人員:副主委張天欽、主祕許君如、研究員蕭吉男、研究員曾建元、副研究員張世岳、副研究員吳佩蓉

張天欽:電台發了新聞稿之後,XX就來了,XX寫了以後,YY八點多晚上就打電話來,過了20分鐘再打一次確認,隔天就頭版了!

吳佩蓉:所以這些…沒有放在題綱裡面?

張天欽:沒有,本來是關心5大案,重要的不是人士清查制度,所以我們一轉就把它轉過去,那天完全脫稿,原本的cue根本不見了。重點是在那個被保護的位子跟你有擔任過可疑的位子,中評都是高手當然知道你在幹嘛,但是重點來了,你看侯友宜,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

 

張天欽:對促轉來說,我昨天有回應,我們是在談除垢,不是針對某一個人,但是後面一定有大的啦,我今天拜託大家來就是要討論大的,來世岳,你最聰明了,有什麼看法?

張世岳:這是個好消息,每天都可以釋放訊息出去

張天欽:你先不要管那個程序,拜託你明後天加班也好,要把你的責任區搞清楚,你是哪幾個國家?最好有小故事,有類似跟他一樣,多少是有,就算沒有也有類似的。

張天欽:如果侯友宜在那些國家會怎樣?

張世岳:叫他誠實把事情陳述出來。

張天欽:叫他說「我是去救援嗎?」

張世岳:叫他也不用擔心,這不是個案,這是整個歷史轉型正義必須要面對的問題,我們也還在…。

張天欽:還有人放話明年中就要完成。

張世岳:每天可以講一些比較正面的,這是好消息。

 

曾建元:從兩個方面,我們現在在討論制度,制度精神我們清楚,但是制度怎麼樣設計都還沒有完成,所以個案的責任認定,或是事實的調查都還沒有…

張天欽:我們不要談侯友宜,我們要談這樣某A國家會怎樣,做法是什麼,在某B國家會怎樣,某C國家會是怎樣,我不是談個案,是國際上,但至少我子彈準備好了。他就說南榕先生要自焚啊,不直接去講這個,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了。

張世岳:現在還有選舉考量,用字一定更辛辣。

張天欽:他就講兩個事情,一個是說去救援的,今天是說什麼問心無愧。

許君如:(笑)我問心無愧坦蕩蕩。

張天欽:他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之前有人提到以色列跟哪個國家合作,九十幾歲還是去訴罪。

 

張天欽:「主委幫我們定調我覺得很不爽,我絕對會把他翻案,我們應該走南非的和解,不應該德國的咎責,那法條白紙黑字不是都寫了,還什麼混種的,促轉會不接受這套,至少我副主委不接受這套,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人死了當然沒有辦法,沒有死的,不然什麼叫做轉型正義」,我還特別講兩個,如果很誠實地揭露表示懺悔,就不追究,一開始就說是去救援的,到底作為人的良知比較重要,還是接受威權,難道警察、檢察官被接受命令要刑求嗎?被接受指示是問出真相來,有要你一定要刑求嗎?如果那是你的親戚家人你敢刑求嗎?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要求,你今天回來說沒有關係,依法令要做,誰下的法令?

蕭吉男:可以到明年講,優先法案是下下會期,好處還是要回到個案講,引垢出洞(張笑)。

張天欽:我去民進黨立委每一個都問這個,我要是有10個例子,每一個人餵一個,國民黨一定罵一頓,說要操弄選舉,你以為你是民進黨員就…

蕭吉男:投侯友宜一票就等於是投汙垢一票啦,去備詢的時候,搞不好就有人送你好神拖,除垢要有拖把啊(大家笑),如果是問透露一題給我,你要作秀就送拖把給我。

張天欽:那個我不能講啦。

蕭吉男:包括侯友宜是不是汙垢,下禮拜各選委會就有人要用這個東西來做個點。

張天欽:我們就提前引爆,我承認原來沒有想那麼多,所以這個議題就是要掌握故事。

蕭吉男:準備故事跟搭配電影,這樣的電影也很多,讓大家討論迴響。

張天欽:我絕對是戴著鋼盔上了啦。

 

張天欽:怎麼去處理威權,讓促轉不進入侯友宜的個案,but把全世界那些良知的例子,做人最根本,民主跟威權最大區別,例子立委一個人餵一題,什麼療癒中心那不是重點。

許君如:兩蔣跟除垢是質詢的焦點。

吳佩蓉:我們的委外研究費可能被大砍。

許君如:他要更努力跟委員溝通、護航,有投票權就是那8個。

張天欽:那個我也不怕,被砍到幾乎沒有我也不怕(許君如:不會啦,但民進黨會說讓一點讓一點,不可能一毛不砍),我讓人來donate捐款,我特別費沒有這個我可以理解,那個不用擔心啦。

蕭吉男:管中閔被凍一年。

張天欽:那都沒關係,對我來說促轉會不會成功轉過去才重要,大家來討論到底是不是一個人,還是威權下面的一個點,我同意10個人有6個人講真話,有沒有可能本來只有做這一件,還有兩件沒破案,所以這件誠實講,那兩件就被蓋過了,就是打出來的。民進黨立委去問他啊,到底訓練,訓練難道不知道你要去衝他就是一定會自焚?問他嘛!

蕭吉男:藉這機會強化我們單位的正義形象。

張天欽:社會根本對什麼叫促轉沒有感覺,這是我們最大的失敗。

許君如:開議期間要有委員當我們的側翼。

蕭吉男:委員是指?

張天欽:民進黨那8個。

許君如:那些委員在質詢時都可以幫我們論述,我們要來一個公聽會或者論辯(笑),會有委員主張。

蕭吉男:不是只有促轉還有內政中選會每個都會燒。

蕭吉男:國民黨若開公聽會最好,這對選情他們來講加分。

張天欽:我們去就只有促轉,其它我就不碰。

蕭吉男:開完公聽會再審預算最好,他們開名單,我們也開出我們的名單。

張天欽:我為了主張正義而被砍預算,我心甘情願。

蕭吉男:在怎麼野蠻也不能砍正義,我們要操作這種意象,強化正義形象很重要。我們現在正義是一隻腳是奠基在東廠,本來是西廠跟南廠,現在變東廠。

張天欽: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

蕭吉男:國政基金會認證的。

張天欽:我們現在就來講國際例子,國內讓他們自由發揮。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